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藐視世界人權日 中國開審“維權戰士”郝勁松


中國知名法律人士郝勁松。 (民生觀察推特賬戶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19 0:00

山西知名法律人士郝勁松一案於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在山西定襄縣法院開庭審理。因推動公益而法治被譽為“維權戰士”的郝勁松被當局指控犯有尋釁滋事、誹謗及詐騙等罪名。與此同時,北京多位“政治敏感人士”也在世界人權日前夕被監控和“上崗”,不許出門。

從中共認可的維權人士到刑事拘留犯

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CHRD)在轉發郝勁松案開庭消息時表示,中國當局特意選定在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的日子開庭審理一位推動人權進步的法律人士,是展現一種蔑視和挑釁。該組織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郝勁松案的審理。

生於1972年的郝勁松2019年12月10日、11日連續兩天遭到戶籍地山西省定襄縣晉昌鎮派出所以外界所稱的口袋罪“尋釁滋事”為由傳喚。 12月17日,他再被以在網絡發表“涉恐言論”涉嫌“尋滋”罪為由,遭行政拘留15天。但期滿後,今年1月2日被轉為刑事拘留,羈押在五台縣看守所。

2020年1月17日,郝勁松被定襄縣公安局正式逮捕。他案件的偵查期被延長了2個月後5月16日到期,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涉嫌罪名增加到3個,“尋釁滋事”、“誹謗”和“詐騙”。

郝勁松是山西忻州人,大學學習化工,曾任職銀行,後在中國政法大學獲法律碩士學位。因不願受司法局和律所限制,沒有參加司法考試獲取律師執業資格,但以公民方式從事法律工作,擔任幾家公司的法律顧問,並成立“郝勁松法律公益網”。

郝勁松最早被公眾了解,是始於他對中國一些公共事件的介入。郝勁松自2004年開始先後7次提起帶有公益性質的訴訟,針對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地鐵運營公司、北京鐵路局等國家部委和壟斷集團。其中因索要發票未果,4個月內連續3次把“鐵老大”告上法庭,並最終勝訴,迫使鐵道部向全國各鐵路局發出《關於在鐵路站車向旅客供餐及銷售商品必須開具發票的通知》,結束了中國火車不開發票的歷史。

郝勁松因對“打破行業‘霸王條款’起到了一定作用”而入選“2004年構建經濟和諧十大受尊崇人物”。郝勁松還被提名為2005中國法制新聞人物,2005年度十大法制人物,並以“維權戰士”的身份寫入《2005中國法治藍皮書》。

郝勁松還因推動鐵道部春運不漲價案而入選《2006中國法治藍皮書》,並當選2006中國十大消費維權人物,2008年因介入陝西華南虎騙案和北京青年楊佳怒斬上海警察案被《南方人物周刊》評選為“中國魅力人物——公義之魅”。

2009年,郝勁松介入上海警方“釣魚執法事件”,代理兩位受害者。郝勁松當年還成立山西定襄縣勁松法務諮詢中心,2017年向定襄縣環保局實名舉報當地的誠泰紡織印染公司涉嫌污染空氣和水源。

2017年,郝勁松還介入了轟動全國的中國乒乓球隊總教練劉國樑被罷免事件,要求體育總局公開信息。

胡佳:人權日變審判日 “我是強權我怕誰”

中國人權活動人士、歐盟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以往在六四、兩會等敏感時刻會“被旅遊”帶到外地異地監控,而世界人權日則都是“被當局上崗”,不許出門。不過,胡佳今年則是在世界人權日幾天前第一次被帶到南方某地“維穩”。

胡佳12月9日午夜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當局以往都是趁著西方國家進入12月聖誕季節期間而關注度減少來抓捕和審判異見或維權人士等。不過,山西定襄縣選擇在世界人權日當天開庭審理通過公益訴訟為推動中國公益、人權和法治做出過重大貢獻,並且被包括央視在內的中國官媒認可的郝勁松,表明當局有意藐視和抗拒人權。

胡佳說:“恰恰他們把這一天變成一個審判人權、打擊人權,去傷害人權的日子。那這次它以郝勁松來祭旗。他會在2020年這個艱難的人權日成為一個特定的具有歷史意義的案例。他們在人權日做這樣的事情,不是巧合,特意地把人權日列為一個表現出他們手中掌握著判官筆、掌握著生殺大權的日子。等於是反擊或是壓制,你們不是大談人權嘛?選擇世界人權日來審判人權,就是一個言論自由的案件,就是嘲弄、藐視、蔑視,就是我是強權我怕誰。”

因代理709律師大抓捕案而遭受打壓和生命威脅的人權律師陳建剛2019年與家人逃離中國。陳建剛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當局完全是跟世界主流價值觀對抗,已經不再像以往還顧及一些“國際形象”。

他說:“這個政權完全是跟人權、民主、法治相敵對的。生活在習近平的新時代,習近平幾乎是公開地和普世價值相敵對。郝勁松案件作為一個敏感案件,因為他是一個要求人權、要求法治這樣一個非常典型的人物,把這個開庭時間設在世界人權日,共產黨就是要與普世價值相敵對,不要再遮遮掩掩,是公開的對普世價值的嘲弄。”

胡佳表示,郝勁松作為一個守法公民,在體制內運用法律推動和捍衛法治,卻被當局羅織幾個罪名治罪,並在世界人權日開審,充分令外界領略當局在壓制人權方面的凶險。他呼籲外界聚焦和關注郝勁松案。

非孤立事件 敏感之日多名維權人士被控制

北京知名獨立媒體人、資深異見人士高瑜12月9日晚向美國之音表示,去年和今年的世界人權日前夕她就被“上崗”堵在家裡,不讓出去參加歐盟和美國使館的活動。而她前年還能出去參加類似活動。

高瑜還說,北京知名維權律師王宇打電話說,她被公安帶走控制,防止她去組織和參與歐盟和美使館的人權日活動。

據維權人士在推特上發送的消息,人權律師包龍軍、王宇夫婦12月9日被天津國寶強制從北京帶回天津,國保表示“讓王宇休息一段時間”。

在2015年當局大規模拘捕維權人士和律師的行動中,王宇和丈夫是最先被抓的,並遭受酷刑。被放出來後一直無法正常執業。今年11月30日,王宇接到北京司法局通知,她的律師資格被註銷。據報導,王宇相信當局突然對她採取行動,與她聲援因“煽顛”罪成被判刑的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有關。

此外,網上視頻及消息顯示,709大抓捕案被關押幾年的北京維權律師李和平、王全璋和謝燕益,以及目前在押的709辯護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等全家人都被禁止出門,包括禁止孩子上學、去醫院看病和上街購買食物。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發推說:“早上七點起來遛狗,門外站了黑壓壓一片人,不讓出門!遛狗都不行!今天是大日子嗎”? “孩子收拾整齊,準備去上學,但是房門被從外面卡住了,出不了門”! “昨晚住我家的孩子的同學被允許出門去上學了,但是佳美不被允許去上學。同學的家長送也不被允許。”李和平被逼得爬到單元門樓頂上和維穩人員講理,仍無濟於事。

709案最後一個才有消息的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也發推說:“凌晨6點我家門鈴響起,打開門一看,一群人堵在門口,說不准出門”。視頻顯示,李文足要求堵住家門的人亮明身份,但為首的人堅持說不跟她說話。李文足還發推說:“昨天帶我爸去醫院做全身檢查,心臟彩超結果顯示異常,需要今天再去醫院做個心電圖。但是門口的一群人堵著不讓我們去。”

被當局秘密判刑4年、仍等待上訴的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發推說:“世界人權日,早晨6點鐘,我正要送孩子上學,7人把我堵住樓道,不讓出門。說12月9日、10日肯定都不讓我出門。說阻止我去歐盟使館、美國使館參加世界人權日活動”。許艷發的視頻顯示,2名國保警察乘機進入許豔的家裡,許艷多次要求他們離開都遭拒絕,國保警察態度明顯狡辯。

此外,人權律師唐吉田12月9日在北京某處被一群公安帶走,去向不明,理由不明。

《馬格尼茨基法案》出台令人欣慰

中國人權狀況近年來急劇惡化,當局對維權人士、律師、上訪者、異見和批評人士、網上發表言論者的監控和打壓達到空前的程度。中國當局一向否認打壓人權,並每年發布美國人權白皮書,反稱美國有許多打壓人權的情況。

北京維權人士李蔚發推說:“一個國家如果把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認定為敏感日,那麼在這個國家人權不可能進步,甚至其人權狀況很可能有進一步惡化的趨勢”。

多年來一直為人權發聲的胡佳還呼籲外界繼續關注中國國內日益惡化的人權狀況和所有的維權人士、言論自由倡導者等。此外,他對歐盟幾天前通過歐盟版《馬格尼茨基法案》感到欣慰。

歐盟27國12月7日通過歐盟版的《馬格尼茨基法案》,建立全球人權制裁制度。歐盟依據這個框架將制裁嚴重侵犯人權的個人、實體、機構及國家,包括參與酷刑、奴役或系統性性暴力,當事人也將被禁止入境歐盟。這個法律通過前,歐盟難以對侵犯人權的現像做出迅速有力的反應。此後,歐洲理事會將根據成員國或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的建議,制定、審查和修訂製裁名單。

美國國務院當天發表聲明,歡迎歐盟通過這個“全球人權制裁框架”,“這一突破性成就將進一步保護全世界的人權”。

歐盟版的法案以美國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為基礎。該法案由美國國會在2016年通過,以制裁要對俄羅斯律師和經濟審計專家馬格尼茨基(Sergej Magnitski)死亡事件負責的個人。 2009年,馬格尼茨基死於俄羅斯一所監獄中,他曾遭受虐待,得不到足夠的醫療。該法案也適用於其他國家嚴重侵害人權的情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