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民主人士陳雲飛看守所遭酷刑

  • 海彥

看守所中的四川民主人士陳雲飛

自2015年3月起被當局羈押的四川民主人士陳雲飛的律師星期二再次透露,陳雲飛在看守所再次遭受嚴厲的酷刑。同時,成都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的律師,星期三要求會見半年來毫無音信、但身患重病的黃琦,警方以會見可能會洩露機密為藉口,再次拒絕會見。

廣東維權律師隋牧青星期二發佈通報稱,他與郭海波律師6月12下午前往成都市新津縣看守所會見陳雲飛,再次震驚地得知,陳雲飛因不甘屈辱而再次遭到酷刑。

通報表示,陳雲飛5月7日因在看守所所長巡視時拒絕遵令喊“首長好”而遭酷刑處罰,連續14天不間斷地戴連在一起的手銬腳鐐,俗稱“龍抱柱”,期間吃喝靠餵食,走路幾分鐘便汗如雨下,躺臥時腰腿疼痛難忍,導致徹夜難眠。

通報還稱,雖然“龍抱柱”酷刑非常殘忍,但比起陳雲飛上次遭受“雞啄米”,即把手和腳銬在一塊兒還是舒服很多,至少上銬部位沒有潰爛,還勉強可以走路,腰腿疼痛感比上次輕一些。

隋牧青在通報中透露,由於30人的監倉只有20張床,陳雲飛目前仍睡地上,但因地面潮濕,每次睡醒都會感到腰酸背痛。談起被捕兩年多來所受酷刑、虐待,陳雲飛笑言非常嚮往渣滓洞白公館生活,畢竟那是相對文明的時代。

隋牧青律師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應該說,陳雲飛的酷刑遭遇並非專門針對他,而是看守所的普遍現象,不過是陳雲飛不甘遭受屈辱、堅持捍衛尊嚴而屢遭酷刑。

他說:“陳雲飛的酷刑並非特定針對他,它是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我問過他們那個看守所,他們說是照內部規範做,並不是因為陳雲飛異見人士這樣一個身份。惟其如此呢,這個就更可怕,說明它這個現象非常普遍的。你在那裡面,你必須要像狗一樣,有人格的羞辱。陳雲飛他不甘心接受這樣一個屈辱,他才被酷刑。”

隋牧青律師表示,陳雲飛兩次遭酷刑懲罰分別是在前任所長魯俊和現任所長張林管治下,將依法刑事控告這兩位所長。隋牧青說,今年1月他曾因為想拍照陳雲飛遭酷刑留下的傷痕,而遭看守所非法拘禁長達5個多小時,後又移交給當地派出所繼續扣押8小時,是他執業辦案中遭非法扣押最久的一次。

陳雲飛90年代初畢業於北京農業大學,曾參與八九學運,返回四川謀生後仍堅守民主理念,多年來堅持民主和維權活動。 2015年3月25日,陳雲飛與20多名成都公民為“六四”死難學生掃墓時遭近百警察圍堵,其後被刑拘,4月30日被以涉嫌“尋滋罪”、“煽顛罪”批捕。 2017年3月31日,被以“尋滋罪”重判4年,此案目前正在上訴中。

此外,同時代理堅持報導訪民維權信息的四川六四天網創始人黃琦的隋牧青,6月13日上午與黃琦母親蒲文清等人,前往綿陽市公安局,詢問被羈押在綿陽看守所近200天沒有任何消息的黃琦的情況。兩位負責國保以會見可能會洩露機密為由,再次拒絕律師會見。

曾兩次坐牢、幾次獲得國際人權獎的黃琦,長期堅持為底層公民服務,報導強拆、綁架、拘留、刑拘、失聯、軟禁、上訪等一系列人權問題。黃琦去年11月28日從家中被警方帶走,後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被正式逮捕。

黃琦身患多種疾病,需要多種藥品,尤其是2011年第二次刑滿出獄後,被檢查患上罕見的急進性腎炎,死亡率很高,醫生預估的存活期為5到10年。黃琦不僅沒有放棄天網,按醫生的要求休息,反而每天投入十幾個小時,有時近二十個小時,為民眾維權。但是,看守所沒有完善的醫療保障和黃琦所需要的藥品,律師為他申請保外就醫也遭到拒絕。

54歲的黃琦再次被捕引發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美國等國政府和大批國際組織表達抗議。國際人權組織“無國界記者”曾發表聲明,呼籲立即釋放他,並對他的身體健康狀況高度擔憂。國際特赦組織也呼籲各界公開致信中國公安部長郭聲琨及四川綿陽市公安局等部門,要求確保黃琦免受虐待,並遵循國際標準,提供適當的醫療救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