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學生抗議院校合併轉設遭暴力對待 凸顯教育結構不平衡


資料照:中國南京一群學生在一個家具展上在一個墊子上躺下。
學生抗議院校合併轉設遭暴力對待 凸顯教育結構不平衡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38 0:00

2021年6月,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學生在校內舉行抗議反對當局擬將其學校與另一所職業學校的“合併轉設工作”,在校內高喊口號的學生遭受了警方的暴力對待,一些學生甚至流血、受傷。學生們的抗議換來了江蘇省教育廳以及相關院校下達的“暫停”、“終止”合併轉設的紅頭文件,但一些分析人士表示,當局表面上的妥協可能是為了維穩,這些學生們也可能會面臨當局的“秋後算賬”。還有分析人士稱,此次抗議事件反映出了中國教育結構的不平等以及教育政策推進中存在的問題。

2021年6月,“拒絕職本,還我本科”,莘莘學子在夜幕下的校園內高聲喊出了自己心中的不滿與訴求。拳打腳踢,撕扯頭髮,這群朝氣蓬勃本應遨遊在知識海洋的學生成為了最新目標,被警衛人員團團圍住。

2021年6月,在網絡上流傳的一則視頻中,一位學生被三名警衛人員從人群中強行拖出,隨後又有幾名警衛上前“幫忙”將這位學生打橫拎起扔到路邊,迅速將他圍起進行打罵。

“到底誰能來救救學生,”一位網友寫道:“2021年的中國,竟然安放不下一張書桌。”

抗議與鎮壓的背後是“合併轉設”

這次事件起因是教育部推進的獨立學院與高職院校合併轉設工作。中國教育部在官網發表聲明說,教育部去年5月印發了《關於加快推進獨立學院轉設工作的實施方案》,提出了“轉為民辦、轉為公辦、終止辦學”的轉設路徑,與此同時還針對“校中校”獨立學院,提出“可探索統籌省內高職高專教育資源合併轉設”。教育部進一步介紹說,《實施方案》印發後,各地獨立學院轉設進度加快,相關工作正在積極推進。

今年3月,江蘇省教育廳發表公示稱,按照教育部關於獨立學院轉設的有關要求,將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等共計五所獨立學院與其他五所江蘇省職業學院合併轉設為省屬公辦本科學校向社會公示。中國教育部6月4日公示的13所轉設院校的名單中,也包含這五所江蘇省的獨立學院。而網傳視頻中的衝突便是發生在五院之一的江蘇省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

中國重點大學下設的獨立學院有著與該重點大學截然不同的招生流程。獨立學院通常學費較高,但錄取分數較低。根據中國教育在線網站的數據,南京師範大學2020年在江甦的理科最低錄取分數線為382分,高出本科一批省控線35分。中北學院2020年在江蘇為本科二批錄取,理科最低錄取分數線為326分。

獨立學院的學生們擔心合併轉設會對自己畢業後的慢慢人生路帶來巨大影響。微博網友說,合併轉設後,學歷將由普通本科學歷轉為“職業本科”,“社會認同度不夠,職場求職可能會遭遇歧視”。網友還擔心政策變更影響考編,因為大都數崗位只招收全日制普通本科。

觀察者網站評論區的一名網友自稱是合併轉設所涉的五所獨立學院學生家長之一,這名網友說江蘇這次轉設造成巨大影響的根源之一便是“事前沒有與學生及家長充分溝通,採取欺滿的手段想造成既成事實”。

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楊大利對美國之音表示,這些學生在入學前有一定預期,但是現在政策的變化卻損害了他們的利益,所以他們才團結起來反抗政策的改變。他說,“這其實是在政策制定的過程中,沒有特別從學生和家長的角度來考慮問題。”

中國教育部對獨立學院轉設問題進行了說明,稱“合併轉設”後的“職業技術大學”在類型上屬於職業教育,在層次上屬於本科層次教育,培養國家所需的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學生畢業後取得本科學歷。教育部還表示,會本著“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的原則妥善處理。 “對於轉設前以獨立學院名義招收的學生,可使用該獨立學院的名稱註冊學籍、頒發學歷證書並註冊學歷,學生就業、升學按照原有獨立學院普通本科畢業生的身份進行”。

但種種解釋也似乎並不能打消學生們的顧慮,他們仍然認為轉設對於自己來說是不公平的,且依然擔心這種變更會影響今後的學習和工作。

根據網絡流出的視頻與圖片,在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校園內,抗議的學警們與警察與了了肢體衝突,有一名學生疑似頭部流血受傷。

對於學生抗議遭到警方鎮壓一事,旅美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對美國之音說,中共的口號是“穩定壓倒一切”,為了政權的穩定,他們可以動用包括法律及法律之外的一切手段。高校學生的抗議在當局看來比其他的抗議更敏感一些,因為歷次的民主運動當中,學生起到了非常突出且重要的作用,所以鎮壓也是中共的一貫做法。

除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的抗議外,南通大學杏林學院、南京中醫藥大學翰林學院等院校也發生了學生抗議。

“合併轉設”背後是結構的不平衡

楊大利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教育部要加快推進“合併轉設”工作是因為中國的教育有一些結構上的不平衡。他說,大多年輕人希望獲得本科乃至研究生的學位,但是最近這些年,本科畢業生的工作並不容易找,薪水現在有時候還不如在工廠工作的人多。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教育部可能希望分流年輕人,將高職部分加強。

他還說,工人階層這麼多年下來也確實比較缺乏,很多年輕人不願意進工廠,技工也相對來講比較缺乏。 “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政策制定者的考慮可能更多的是希望進一步增強職業技術的培訓。”

但他也提到,中國的家長和年輕人的看法有所不同,大家都希望獲得本科學位。

上海報業集團旗下的網絡媒體界面新聞刊登的由中國教育學者、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寫的文章說,此次事件折射出學生和家長對職業教育的認可度低。 “他們擔心自己被貼上職業本科的標籤,”他寫道,“社會公眾對職業技術大學的理解,依舊是低於普通本科院校一等的。”

熊丙奇還寫道:“因為長期以來,中國是採取舉辦層次教育的方式來發展職業教育。職業教育被作為低於普通教育一個層次的教育,中職低於普高,高等職業教育低於普通高等教育,而且,在'學歷社會'輿論環境中,職業教育被污名化,被渲染為是差生才接受的教育。”

中國近日擬立法規定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同等重要。中國官媒新華社官方微博日前表示,中國擬立法規定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同等重要,發展職業教育事關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全局。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已於6月7日初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

報導說,草案提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並希望解決職業教育領域突出問題,推動培養數以億計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這份草案還突出了就業導向,擬緩解就業結構性矛盾,並為進一步深化職業教育改革提供法律基礎。

中國教育部高校學生司司長王輝表示,2021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總規模909萬,同比增加35萬,再次創下新高。經濟日報說,與900多萬人進入勞動力市場不相對稱的是,一些用工單位招不到合適的勞動力。國家統計局一項包括9萬多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調查顯示,約44%的企業反映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招工難,尤其是一線普通工人、高技能人才以及技術工人最緊缺。

一位行業管理人士對美國之音說,裝修行業的木工、電工都不是非常容易招到,而且招到的工人年齡也偏大,幾乎沒有年輕人願意從事這類工作。

暫停合併轉設是勝利的曙光?

就在學生抗議遭到警方鎮壓之際,江蘇省教育廳星期一(6月7日)在官網發布了一則只有一句話的通告:“經研究決定,江蘇省暫停獨立學院與高職院校合併轉設工作。”南京師範大學亦發表了紅頭文件,宣布“終止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與高職院校的合併轉設工作,不再轉設為職教本科”,其他一些院校也相繼發表了“終止合併轉設工作”的公告。

江蘇省的“妥協”與一些高校的“終止”公告似乎並沒有令學生們放下高懸的心,一些人仍然對文件的永久性心存疑慮。

網友們對此則看法不一,有人說,江蘇省教育廳的妥協是因為有同學流血了,但也有網友表示學生的鮮血並不是妥協的根源。一名推特網友表示:“因為快七一了。地方官怕影響到自己的仕途先暫時平息下來。等七一後再說。”

滕彪律師說:“表面上教育廳做出了一些讓步,但中共首先考慮的並不是學生的並不是學生的權利,或是一些法律政策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他表示,中共為了維穩的需要,他們很可能考慮到了7月1日建黨一百週年乃至接下來的10月1日國慶節。

他提到,之前的經驗表明,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地方政府,他可能會做出一些讓步或是一些妥協,但他仍然會已某種方式繼續推行這個政策。滕彪還說,中共對於一些“組織者、參與者和積極的活躍分子會進行秋後算賬”。

丹陽市公安局星期二通報說,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部分學生因對合併轉設工作不滿,在校內長時間聚集,並將前來解釋說明工作的院長常某非法扣留,限制其人身自由達30余小時。在省教育廳和南京師範大學分別發布暫停與終止合併轉設工作的公告並現場宣讀解釋後,少數學生仍不聽勸阻繼續阻止常某離開。

丹陽市公安局稱其多次向學生喊話警告,開展法律宣傳,但遭到一些學生的圍攻謾罵、阻礙執法。公安機關隨後依法採取必要手段將被困人員帶離,並將其送往醫院救治。對該起事件涉及的違法行為,公安機關正在依法調查。

目前身在澳大利亞的華裔異見藝術家巴丟草對美國之音說,當局已經開始威脅學生的前途,他從一些流出的微信截圖看到校方通過班幹部、班長來對學生進行威脅,如果參加抗議,這些學生可能根本就拿不到文憑,將來甚至會留案,會被逮捕。

學生抗議在海內外引起關注

學生們為自己前途的吶喊與抗爭不但在國內引起熱議的同時,也在海外引起了廣泛關注。國內的社交媒體平台不乏支持學生的聲音,認為學生們是在正當維權。但是,也有一些聲音支持“人民警察”,指責中北學院的學生採取了激進做法,甚至“非法扣留”院長。

“支持警察,打的好!一幫廢青,不學無術,”一位微博網友寫道。在國際媒體開始關注此事並採訪抗議者時,一些中國網友還稱這些學生“勾結境外勢力”,將警察、政府乃至國家放在了對立面。

牆外的網友們對於學生抗議合併轉設也持不同看法,一些人對學生們的勇敢維權表示支持,但也有一些人嘲諷說:“估計當中有不少粉紅吧?現在嚐到鐵拳的滋味了。”

支持學生抗議的巴丟草說:“即便很多學生都有所謂的愛國主義的思潮,之前也發表過粉紅言論,我覺得這跟他們現在的抗爭沒有很大關係,粉紅就沒有人權嗎?粉紅就沒有權利去抗爭嗎?作為一個支持人權、支持維權的人,你就應該支持他們的行動。”

“店內一幫冷漠的看客,兜著包,扶著墨鏡。店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細品著女生的哭泣。”一位微博網友寫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