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委內瑞拉動盪 中國在該地投資進退維谷


委內瑞拉反對派瓜伊多。

隨著委內瑞拉政治危機日趨升級,中國對盟友馬杜羅逐漸失去耐心。專家指出,中國正採取兩面下注的策略,但中國在委內瑞拉投資進退維谷。
中國外交部周三否認了《華爾街日報》報導的中國外交官在美國與委內瑞拉反對派會談。但據研究兩國關係的專家表示,中國政府對如何挽救其在委內瑞拉的投資和債務深感擔憂,中國可能在建立與反對派瓜伊多接觸的渠道。

荷蘭萊頓亞洲中心研究(Leiden Asia Centre)研究員陳懋修(Matt Ferchen)告訴美國之音:“中國希望通過與反對派瓜伊多保持開放的溝通,如果馬杜羅下台,中國的貸款換石油協議及其密切的外交關係不會受到危及。”

中國投資委內瑞拉

過去數十年,就在他國放棄與這個資金匱乏的國家開展業務之際,中國加大了對委內瑞拉的支持力度。中國和委內瑞拉在2007年達成“貸款換石油”協議,獨立研究人員估計,此後委內瑞拉從中國獲得了超過620億美元的貸款,佔中國向拉美貸款總額的53%。

兩國最初都得益於這筆交易。坐擁全球最大石油儲備的委內瑞拉對華出口飆升,獲得了發展的資金;中國對委內瑞拉直接投資大幅上升,中國企業贏得委內瑞拉項目合同,在美國的後院開闢了戰略立足點。

儘管中國的參與可能被其他拉美國家視為一條有吸引力的發展道路,但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的投資未能能給委內瑞拉帶來長期利益。報告稱,中資主要集中在自然資源和以中國高附加值產品換取拉美大宗商品,這使得委內瑞拉沒有理由開發更複雜的產品,實現可持續的工業增長。

中國的投資還缺乏最基本的透明度。中國的投資通常採取對外直接投資或通過中國政策性銀行放貸的形式,詳細信息很難追蹤。此外,中國拒絕加入為雙邊投資設定標準的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限制了國際社會了解中國在委內瑞拉投資規模的能力。

在馬杜羅於2013年掌權後,問題變得更加突出。由於產量大幅下降、原油價格暴跌和長期腐敗及管理不善,委內瑞拉無法輸送足夠的原油來履行其義務。自2015以來,委內瑞拉償還給中國的資金已經降至非常低的水平。目前中國擁有委內瑞拉價值230億美元的外債,是委內瑞拉最大的債權國。

中資進退維谷

馬杜羅執掌政府的情況下,中國在委內瑞拉的投資前途未卜。美國財政部上月對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進行製裁,目的是切斷馬杜羅的收入來源,此舉可能限制馬杜羅政府向中國償還債務的能力。

中國也承認,美國支持的瓜伊多政府可能會拒絕償還中國的債務。

《華爾街日報》引述中國商務部最新的委內瑞拉投資指導報告稱,如果委內瑞拉反對派掌權,新政府可以以“保護國家利益”為由與中方重新談判合同條款﹐甚至拒絕償還對中國的債務。

為了爭取中國支持,瓜伊多曾謹慎地保證,如果馬杜羅下台,他的政府將尊重與中國間的現有協議。

“所有依法與中國簽署的協議都將受到尊重。如果以前的協定是按照國民大會的適當批准程序簽署的,我國政府將接受並遵守這些協定,”瓜伊多在給《南華早報》的書面回复中寫道。

瓜伊多強調協議必須得到國民大會的批准,這可能會讓外界對馬杜羅自2015年以來簽署的協議產生懷疑。 2015年,反對派控制了立法機構。
同時,瓜伊多還呼籲和中國建立一種“透明的關係”,以結束“馬杜羅政府統治時期對我們資源的掠奪”。

特朗普政府可能會向瓜伊多施加壓力。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馬爾帕斯本月初表示:“中國一直是委內瑞拉最大的貸款方,支持該國糟糕的治理,一旦委內瑞拉恢復民主和經濟改革,結果會提高國際社會的最終成本”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皮科內(Ted Piccone)告訴美國之音,在查韋斯和馬杜羅執政期間,外國投資者基本上被擋在了委內瑞拉石油業門外。

“考慮到糟糕的經濟形勢,以及石油生產恢復所需的時間,馬杜羅下台後的政府將不得不要求北京方面減免債務。它還必須決定是否審查中國在委內瑞拉石油生產領域的合資投資,以便為其他外國投資者提供更多機會,” 皮科內表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