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關係變化下 中國學生傾向離開美國


一名從海外回到中國的留學生集中在山西省太原市的一家旅館房間裡隔離。 (2020年3月1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6 0:00

自從疫情今年3月在美國爆發,到最近秋季新學期開始,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的生活不斷經受衝擊:新冠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和高失業率加劇了勞工市場的競爭,同時,美中關係也在急速下滑。這些因素影響留學生的未來規劃,離開美國逐漸成為他們最終可能做出的選擇。

從享受在美國生活 到感覺不受歡迎

2019年夏天,來自北京的Alexandera落地肯尼迪國際機場,在紐約大學開始了為期兩年的留學生活,專攻媒體文化和傳播。她喜歡這裡多元的環境。

“有博物館,音樂會,有逛街的地方,百老匯的演出,”她說,那時她感覺非常放鬆和開心。

但事情逐漸起了變化。

2020年7月,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出台政策,要求學校秋季不提供線下課程的留學生離開美國。包括哈佛和耶魯在內的多所高校立即提起訴訟。該政策隨後被撤銷。已經在美國的學生可以不用離開,但尚未入學的國際新生還是無法入境美國。

儘管沒有受到政策影響,這一事件讓Alexandera相信學生群體成了目標。隨著開學在即,她形容自己現在的感受是“惶惶不可終日”。

“你完全不知道下一次的疫情是什麼時候,” 她在談到自己的擔憂時說道,“然後你也隨時有可能要回國,未知數太多了,一整個人就非常的緊張。”

本來打算明年畢業後在美國找實習機會的她,因為現在萎靡的工作市場而覺得這是難上加難。

“就是很焦慮,”她說,“覺得沒有什麼實習的可能了。這個留學的錢可能就是沒有預想的性價比那麼高了...從享受在這裡生活,變成了覺得自己在這邊留下非常不舒服。”

8月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指出TikTok和微信收集用戶信息,並可能在中國政府的要求下將其上交,要求從45天後開始,受美國管轄的個人與實體禁止與它們進行任何交易。該行政令可能意味著,從9月下旬起,中國留學生將面臨和家人聯繫上的困難。這加劇了Alexandera回國的意向。

和許多留學生一樣,她完全依靠微信與家人交流。和許多身在中國國內的家長一樣,她的父母不會使用VPN翻牆登陸被中國政府封禁的社交軟件。

Alexandera說,她的父母本來很支持她在留在美國發展,但現在,由於怕她感染新冠病毒,再加上愈發惡化的美中關係氛圍,父母迫不及待地希望她回國。

“因為我們家是只有我一個小孩,” 她說,“我爸我媽一下就改了主意了。一開始(他們)非常堅定,說你想留就留。現在就說,能回來就回來。 ”

沒必要不惜代價留在美國

黃同學去年從美利堅大學的國際傳播碩士項目畢業之後,她申請了喬治·梅森大學的博士,並被順利錄取。

本來,這個博士項目提供給了她擔任教職助理 (Teaching Assistant) 的機會,所給薪資可以幫她負擔一半的學費。但新冠疫情爆發後,項目稱由於財政狀況緊張,將不太可能提供她任何資金。另一個獲取獎學金的渠道則是通過她即將就讀的項目所在的學院。但作為公立大學,學院表示無法向國際學生提供獎學金。

“在那一瞬間,可能性確實跌倒谷底,”黃同學說。由於無法承擔全額學費,她放棄了今年秋季讀博士的機會,申請另一所學校的工商管理碩士(MBA),準備畢業後再繼續嘗試讀博。她透露這個項目同意給予她相當於一半學費的獎學金。

她說,沒有博士學位,將難以在工作市場上競爭。如果明年依舊無法申請到博士獎學金,她將選擇回國。

她說,這幾個月的疫情和惡化的美中關係讓她有了“此地不宜久留”的感覺。自從移民和海關執法局針對上網課的留學生後,她怕下一個目標就是留學生的工作機會。

“本來我們在這裡的選擇就很少,它如果再限制工作簽,或者是我們在這裡工作的門檻的話,我覺得選擇就更少了。對我自己發展來說,其實挺沒必要的,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工作就強行留在美國。”

除了黃同學,其他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幾位學生也認為離開美國發展並非不可。

在卡內基·梅隆大學紐約校區讀計算金融 (Computational Finance) 碩士的Catherine來自天津。將在今年12月畢業的她,屆時會有一個已經被安排好的實習機會。但美國工作市場的現狀,讓她不得不開始把目光投往香港和中國大陸。

在華盛頓的喬治城大學讀金融的劉同學今年大四。他也承認,如今畢業後在美國找工作會比以往更難,許多公司都表示,已經停止招聘,直到新冠疫情結束。

劉同學稱,自己身邊來自中國的留學生都想要回國。儘管他有綠卡,但考慮疫情以及美中關係如今發展的方向,他怕再過一陣子,回中國看家人後再返回美國時會遇到麻煩,如被迫隔離等。

他開始問自己:“留在美國對嗎?”

保持觀望 政治紛爭也許是暫時的

不過,也有不少學生認為,美中關係目前的狀況只是暫時的。

在波士頓大學讀金融的Jason即將開始本科的最後一年。他說,原本找工作就很難。疫情無疑於雪上加霜。有移民美國意願的他,因此申請了研究生,希望等美中當前的緊張關係過去,再繼續移民的步伐。

在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讀生物的大三學生邱同學也決定畢業後讀研。她相信,當前美中關係的動盪只是暫時的,等她研究生畢業的時候,情況就會好轉。

相當一部分中國學生覺得,緊張僅僅是在國與國的關係層面,他們在生活中幾乎沒有遇到不友好的情況。

在哥倫比亞大學讀計算機科學的周同學和姚同學坦言,經濟衰退並沒有影響到他們在計算機行業找工作的前景。周同學說,美國政府的立場和美國的社會環境有許多不同。他感覺在美國生活還是挺好的,而且相信大科技公司也會為受影響的員工發聲。

除了TikTok和微信,美國政府在愈來愈多的領域都對中國提高了警惕。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長期指責中國通過計算機竊取商業機密。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不久前發表聲明,稱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國家試圖在社交媒體上傳播虛假信息,干擾總統大選。 7月底,美國安全官員指出,中國黑客試圖竊取美國莫德納公司的新冠疫苗數據。早在5月,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已經提議禁止中國學生赴美學習理工類專業。

2019年,有近40萬名中國留學生在美國讀書,保持著向美國貢獻外來學生第一名的地位。今年的新冠疫情和美中關係惡化會給這個數字帶來什麼樣的具體影響,目前還不得而知。

國際教育協會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向美國之音表示,當前他們無法預測未來中國赴美留學生數量的變化趨勢會是什麼樣。

不過,在一份7月發布的報告中,國際教育協會的統計調查顯示,決定今年秋季入學美國高校的國際生數字,將與高校給予無法來到美國的國際生什麼樣的選項緊密聯繫在一起。

這些選項包括了提供網絡授課,允許延遲入學,以及全部或部分退還學費。

另一份數據顯示,過去10年來,赴美留學生的增長率持續下降。 2009年的增幅較前一年相比為近30%,而2018年僅為1.7%。

現在,這個數字更是出現了進一步大幅下降的可能。

週一,在一檔華盛頓特區的電台節目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暗示,特朗普總統正在認真考慮一項緊急措施,暫時禁止所有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前來美國就學和從事研究,理由是為了防止中共滲透。

蓬佩奧說:“雖然不是每個來這裡的中國留學生都在奉命為中國共產黨工作,但是特朗普總統已經在認真考慮這種措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