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武漢病毒所與美軍德特里克堡基地及“陰謀論”中的生化研究


美軍德特里克堡基地病毒實驗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29 0:00

新冠疫情已經在全球造成360萬染病,超過25萬人死亡,但是病毒的源頭至今還不清楚。與此同時,美國和中國的生物安全病毒研究室都被捲入了可能是病毒源頭的說法。雖然美國官員表示,有證據顯示新冠病毒並非人造,但是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完全排除病毒從實驗室洩露的可能。無論如何,可以確定的是,由於生化防禦研究的雙重性,生物研究的安全、甚至生物戰的可能性已經引起了世界足夠關注。

新冠病毒爆發地點至今不明

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Mark Milley)5月5日在五角大樓的記者會上對有關新冠病毒的三個關鍵問題--病毒是否為人造,病毒是否為故意釋放以及病毒爆發的地點作出了說明。這應該是美國官方迄今為止對新冠病毒源頭及其調查的最新和最為清楚地表述。

他說:“有力證據—並非結論性的--表明新冠病毒源於自然界,而不是人造的。” 同樣的,米利說: “有力證據(也是非結論性的)顯示,新冠病毒可能不是被故意釋放的”。

關於新冠病毒爆發的地點問題,米利說,“至於病毒是出現在武漢的實驗室還是海鮮市場,抑或是在其他地方出現的?答案是我們不知道。”

米利又說,美國的多家民間和政府機構繼續在調查病毒的起源問題。

米利星期二的說法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星期日的說法有所不同。蓬佩奧星期日表示,有“大量證據”表明,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於中國武漢的一個實驗室,而不是附近的一個市場。他也拒絕說美國是否認為病毒是故意洩露的。

美國阿肯色州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 就一直相信,病毒來源於武漢的兩個實驗室。

科頓5月5日表示,有關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的所有調查證據均指向中國武漢的兩個實驗室。他還強調,病毒自然產生和病毒來自實驗室並不矛盾。

科頓在接受福克斯新聞節目“America's Newsroom”採訪時說:““現在,所有證據都指向這些實驗室--它們使用蝙蝠,研究冠狀病毒,它們有不良安全做法的歷史,感染這個病毒的零號病人沒有接觸海鮮市場--所有這些都是可以肯定的間接證據。 ”

星期三,蓬佩奧再次敦促中國做到透明、開放。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星期四要求蓬佩奧拿出證據,證明他最近有關新冠病毒來自中國一家實驗室的說法。這是中國政府首次正式回應蓬佩奧的上述言論。這也是北京方面駁斥特朗普政府將疫情爆發歸咎於中國的最新努力。

漩渦中的武漢病毒所

美國官員提出調查武漢的實驗室,並認為實驗室的病毒洩露可能是疫情爆發的源頭,讓一度深陷漩渦中的武漢病毒所再次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

其實,有關中科院武漢P4病毒研究所是病毒來源的傳言自疫情開始後就一直不斷,如“新冠病毒源於人工合成”、“病毒是從P4洩露的”、“某研究人員因病毒洩露死亡” 、“某研究生是'零號病人'”、“某研究員實名舉報所領導”等等。

隨著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2月14日和3月2日兩次強調要“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網絡世界更認定武漢病毒所除了問題。

不止是距離病毒重要來源地華南海鮮市場30公里的武漢病毒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0米的武漢疾控中心也成為懷疑對象。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生物防禦系教授格利高里·柯伯倫茲(Gregory Koblentz)認為,新冠病毒在擁有兩家病毒所的武漢爆發,對這樣的兩家病毒所進行調查還是有必要的。

他告訴美國之音: “這兩家病毒所,其中一家還是生物安全級別最高的4級,而且以前他們也從事冠狀病毒的研究。這就令人不得不聯想到有這麼一種可能。 新冠病毒在一個擁有曾經研究冠狀病毒的P4 實驗室的城市首次爆發,是可能還是巧合?需要進行調查,才能更好地了解病毒的起源問題。 ”

他還說,考慮到中國的生物實驗室以前發生過的事故,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露成為疫情爆發的源頭還是有可能的,因此需要調查。

針對“新冠病毒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洩露”的說法,中國科學院武漢分院院長、武漢病毒所研究員袁志明4月19日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表示,武毒所有嚴格的管理制度和科研行為準則,對這一點充滿信心。病毒絕不可能從武毒所洩露。他還批評,發出這樣陰謀論的人出於政治目的。

被指責的美軍德特里克堡基地

在美國要求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徹查的同時,中國官方媒體也拋出問題,要求美國回答美軍德特里克堡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去年被短暫關閉的問題,潛台詞是有可能是美軍病毒研究所發生了洩露,從而引發了疫情的爆發。

中國官方的《人民日報》網站5月1 日發出10大追問,要求美國必須回答。在這個題為“這10個追問,美國必須回答”的文章中,作者發出第二問,“美軍生物實驗室一度關閉停產,真相是什麼?”

文章說,“在美國,有人認為有多個證據表明,德特里克堡去年8月緊急關閉的原因非常蹊蹺,認為那裡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源頭,並在美國造成了秋冬季節流感大流行,之後病毒通過參加武漢軍人運動會美國軍人運動員傳到中國,病毒發生變異後再次暴發。請專家解答。”

事實上,德特里克堡被捲入新冠疫情傳播源頭最初源自克里姆林宮支持的加拿大全球研究機構(Global Research Canada)。該機構2001年建立,以推出“陰謀論”見長。據美國獨立的事實調查網站的消息,這個機構也曾就911、疫苗以及全球變暖等議題發布過陰謀論。

該網站三月刊登了一篇題為“新冠病毒:更多的證據顯示病毒源自美國”的文章。文章聲稱新型冠狀病毒起源於美國,新冠病毒的原始來源可能是位於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國軍事生物戰實驗室。現在這篇文章已經被刪除,無法在網站上找到。德特里克堡是一家能夠處理埃博拉等危險傳染病的4級生物安全實驗室。

這篇文章之所以得到廣泛關注應該得益於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 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爆發大流行的第二天,趙立堅在推特上發出的“可能是美軍將病毒帶到中國”的推文,並轉發了這篇文章。趙立堅的推文很快被中國十幾個使館的外交賬戶用推特轉發。

根據實驗室自己的說法,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實驗室去年被關閉,是因為“德特里克堡的蒸汽消毒工廠出現了故障”,並沒有“足夠完善的系統對其最高安全等級實驗室的廢水進行淨化”,因而未能通過美國聯邦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安全檢查。

美國聯邦疾控中心已經在3月27日批准德特里克堡基地德三級和四級生物安全實驗室全面恢復傳染病毒的研究, 目前,他們正在加緊新冠病毒的研究。研究院一個月前從聯邦疾控中心拿到了第一批新冠病毒的樣品,已開始進行病毒的基因序列排列。

《人民日報》的文章還說,“美軍欲重啟位於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研究基地,那裡很多居民得到消息後,開始外逃。美國之音記者查詢的結果顯示,並沒有任何有光德特里克堡重啟後,當地居民逃離的報導。

雖然如此,中國官方的媒體還是熱衷於“起底” 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黑暗歷史”。美國學者認為,美軍生物防禦項目建立在原來的生物武器項目的原址上,確實有助於別人撒播不實消息。

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突然關閉到底出於什麼原因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為何事故頻出?美國在全球範圍建立了多少用途不明的生物實驗室?

武毒所和美軍病毒所故意洩露,都是“陰謀論”

除了中國之外, 俄羅斯和伊朗也在不遺餘力地撒播病毒是美軍製造和故意洩露的陰謀。

伊朗官員和官方媒體都大肆宣傳陰謀論,新冠病毒是美國製造的針對伊朗的生物武器,或者美國正在利用這場危機使自己的製藥業受益。

俄羅斯也啟動自己的“虛假信息生態系統”,進一步擴大伊朗對美國的指控,試圖將病毒起源與美國政府聯繫起來。

在中國、俄羅斯以及伊朗的病毒源頭敘說中,除了美國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病毒研究所之外,格魯吉亞第比利斯的美國資助的盧加爾實驗室也被當作病毒來源的地方。

人民日報“這10個追問,美國必須回答“文章的第十個追問就是有關美國的海外實驗室的。 《人民日報》借俄羅斯媒體和官員的話說,”美國這些生物實驗室所從事的工作從不向外界透露,並且這些實驗室引發了大量的問題,在實驗室所在地就曾爆發過大範圍的麻疹等危險的傳染類疾病”。文章繼續問道,“美國建立的這些生物實驗室到底在進行什麼研究?美國為何對這些生物實驗室的功能、用途、安全係數等三緘其口?”

安德魯·韋伯(Andrew Weber)是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國防部副部長,專門負責監督美國的生物防禦項目。他告訴美國之音,美國在這些國家幫助建立這些海外公共健康實驗室就是為了防止大流行病的發生。

他說:“事實上,我們從來沒有對此'三緘其口'。這是公開的研究,是在雜誌上公開發表科學研究報告,並得到同行審議的。美國國防部資助的海外實驗室裡沒有任何秘密。全部都與公共健康和全球衛生有關。 我們的研究人員到那些大流行病可能對其人口造成高風險的國家進行研究非常重要。我們需要把人員派向那裡,我們需要了解疫情並為他們研發疫苗。”

現在在美國智庫戰略風險理事會擔任高級研究員的韋伯說,聲稱美軍德特里克堡基地為病毒的源頭完全是中國的陰謀論,是為了轉移實現,避免承擔責任。

他說: “這種病毒是由美國客人以某種方式帶進(中國)去的想法,是令人髮指的。我沒有看到絲毫這樣的證據表明這是可能的。這本質上是一種犯罪,當我們在調查犯罪時,您需要動機。美軍提供這種病毒並將這種疾病傳播到世界各地的動機是什麼?尤其是因為沒有治愈方法,疾病正在廣泛傳播,而美國遭受的苦難最大。”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生物防禦系教授柯伯倫茲認為,無論是說武漢病毒所有意洩露還是美軍病毒所有意洩露都是陰謀論。

他說:“說中國,或是美國研發並傳播新冠病毒,把它當作生物武器這樣的說法都是陰謀論。這完全是胡說八道。不幸的是,兩國政府一直在為國內政治目的散佈這些虛假信息。“

他說,現階段這樣的互相指責其實分散了精力,讓各國不能專注更重要的問題, 那就是如何擊敗新冠病毒。

柯伯倫茲甚至不認同武漢病毒所是中國生物武器實驗室的說法。他說,僅憑這個實驗室在國外有諸多合作者的事實,他認為,它不可能從事中國的生化武器試驗。曾在國防部任職的韋伯也認為,武漢病毒所是一個合法研究與公共衛生相關項目的研究所。

韋伯在戰略風險理事會兩位同事娜塔莎·巴吉馬(Natasha Bajema) 和克里斯汀·帕薩墨(Christine Parthemore)在防禦第一( Defense One)網站發表文章認為,對任何國家來說,有關新冠病毒是生物武器的任何陰謀論都存在明顯錯誤。巴吉馬專注研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帕薩墨為美國國防部負責核項目、化學武器和生物防禦武器項目的助理部長的高級顧問。

兩人寫道: “對任何國家來說,掀起將使世界經濟癱瘓並導致數百萬人喪生的全球性大流行是一個真正可怕的戰略。即使生物武器對某些國家具有吸引力,這種高度可傳播且幾乎不可能控制的病毒也是最不理想的選擇。“

兩人說,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研發了生物武器,但因為可能在戰場上引發的問題而從未使用過它們。美國擔心一旦傳染性疾病被釋放,就無法控制並可能適得其反。後來,美國的(研究)計劃主要集中研究可能在戰場上讓士兵喪失能力的病原體上,而不是研究如何用病毒在戰場上殺死殺死士兵。

也是因為上述的原因,對生物武器缺乏軍事用途的認知,促使尼克松總統在1969年放棄了生物武器,致力於銷毀美國庫存,並談判了《生物武器公約》(BWC)。在嘗試了生物武器計劃三十年之後,中國也於1984年加入了《生物武器公約》。

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國防部副部長韋伯還回答了《人民日報》發出的第三問,有關美國去年進行傳染病演習的情況。文章說,2019年1月至8月16日舉行,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HHS)發起組織了一場代號為“赤色傳染”(Crimson Contagion)的推演,演習以中國最早出現病毒為模擬情景。文章問道,這是不是只是巧合?暗示可能是美國研製了病毒。

韋伯告訴美國之音:“不,不是巧合。根據我們的對薩斯、中東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和流感的認知,我認為進行這樣的演習非常重要。這是科學家們一直以來來警告我們的,特別是來自中國和其他地方的病毒疫情可以蔓延到全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