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醫學專家:英國新冠病毒變種不會影響疫苗效果


2020年12月14日威斯康星州麥迪遜市一名護士準備註射新冠狀病毒病疫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4 0:00

英國最近發現的新冠病毒變種引發世界各國民眾恐慌。醫學專家說,新出現的新冠病毒突變,不會影響目前美國正在推廣的兩種疫苗的防疫效果,民眾無需過度擔心。

新冠病毒變異毒株在英國被發現之後,已經開始在倫敦及周邊地區迅速蔓延。英國首相約翰遜已經下令實施自3月份以來最嚴格的封城令。封城令導致倫敦的民眾紛紛設法逃離倫敦。

與此同時,意大利和澳大利亞宣布,已經在各自國家發現了感染英國新冠病毒變種的病例。歐洲一些國家以及開始對來自英國的旅客實施入境禁令;在亞洲,香港和印度也表示,將停飛英國入境的國際航班。

病毒突變是否可怕?

美國公共衛生專家正在密切監測在英國發現的這種新冠病毒的新病毒株。美國疫苗研發項目“曲速行動”的專家蒙塞夫·斯勞伊(Moncef Slaoui)日前在電視媒體上表示,目前還不清楚在英國發現的這種病毒變異體是否已經進入美國。

不過,美國頂尖傳染病專家、白宮新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顧問、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弗契醫生週一表示,美國目前“必須假設這種突變的病毒已經進入美國”。考慮到這種變異病毒已經在像英國倫敦這樣的地方開始流行,加上國際旅行的因素,“如果變異的病毒已經進入美國,我不會感到驚訝。”

民眾普遍擔心,變異的新冠病毒到底有多可怕。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科學與全球安全研究員勞拉·卡恩醫生(Laura H. Kahn, MD)告訴美國之音,“核糖核酸”(RNA)類的病毒,如當前的新冠病毒(SARS-CoV-2)和各種流感病毒,都因其突變率高而聞名。

卡恩醫生說,這類病毒如果產生突變,一般來說不外乎發生兩種情況,“其中的一些突變,會產生沒有傳播功能的病毒;而另一些突變則使得病毒更適應於其宿主。 ”

阿梅什·阿達利亞醫生(Amesh Adalja)是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衛生安全中心的資深專家。阿達利亞醫生對美國之音表示,新冠狀病毒類所包括的所有病毒都會發生變異,而這種變異是自病毒在人類身上出現以來就開始了。

阿達利亞醫生說,大多數的這種突變並不令人擔心,但也有一些突變可能給會使得病毒更容易傳播。

普林斯頓大學的卡恩醫生認為,對於新冠病毒(SARS-CoV-2)這樣的病毒來說,人們的擔心是它會變異,變得使其更容易在人類之間傳播,或者變得更具有殺傷力。“英國目前發現的病毒突變,似乎使得病毒在人類之間更容易傳播了,”她說。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阿達利亞醫生則認為,英國的病毒株確實包括了可能會增強其傳染性的幾種突變。“而這一變異病毒成為英國部分地區的主要病毒株這一事實表明,它已經在人類中變得傳染性更強了;但是目前還不能下定論,”他說。

針對當前英國新發現的新冠病毒變種,(WHO)表示,這是新冠病世界衛生組織毒疫情發展和演變中的一環,無須過度擔心。該組織負責公共衛生緊急計劃的麥克·萊恩醫生(Mike Ryan)日前在一次簡報會上說,向大眾清楚地解釋病毒變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非常重要。

“能夠在第一時間如此密切、謹慎與合乎科學地追踪病毒,對全球公共衛生而言,確實是正面發展,” 萊恩醫生說。

世衛組織官員引述英國的相關數據說,儘管病毒變種後確實看似更易傳播但是沒有證據顯示變種病毒會讓宿主症狀更加嚴重,或是比目前主流病毒株更致命。

旅行禁令是否有助於防止病毒傳播?

英國出現了拒信可能具有高傳染力的變種新冠病毒之後,首都倫敦已經採取了封城措施,英國此舉引發歐洲各國的恐慌,並針對英國出台旅遊禁令。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阿達利亞醫生擔心,實施旅行禁令的做法可能會事與願違。他說:“然而,旅行禁令會產生自相矛盾的效果,導致人們急於離開倫敦,反而使得所有病毒更廣泛地傳播,無論是變異過的還是沒有變異的。”

阿達利亞醫生認為,同樣可能發生的情況是,如果只是英國在積極尋找病毒的突變體,而其它國家卻沒有這樣做,“這樣也不能保證,那些實施旅行禁令的國家就不存在這種病毒株”。

普林斯頓大學的卡恩醫生表示,旅行禁令是否能夠有效地阻止病毒的廣泛傳播,也取決於旅行禁令的實施速度。“如果在檢測到新的變異病毒後才實施,則可能早已為時已晚,”她說。

專家共識:新冠病毒突變不會影響疫苗的療效

英國和其它一些國家發現新冠病毒變種的時機,正值美國接連批准“輝瑞”和“莫德納”兩款新冠病毒疫苗,正在醫務人員和緊急救援人員中施打之時。民眾普遍擔心,新冠病毒突變的出現是否會影響或者降低疫苗的防疫效果。

針對這些疑問,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阿達利亞醫生對美國之音表示,人們的確有理由擔心,目前美國正在推廣的兩支疫苗是否還能夠預防這個新的病毒株。

但是,阿達利亞認為重要的是要知道,目前所研發出的疫苗所誘發的不僅僅是一種類型的抗體,而且也會誘發T細胞;而病毒產生對疫苗的抗藥性需要很長時間和很多複雜的因素。“因此,我不太擔心這種新的病毒株會對疫苗構成挑戰,”他說。

醫學專家們認為,人類應該感到幸運的是,人體本身的免疫系統是病毒需要面對的一個更強大的對手。目前美國正在推廣的兩種疫苗“輝瑞”和“莫德納”,僅僅是對新冠病毒表面的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誘導免疫反應。但是每個感染病毒的人自身都會針對這種蛋白產生大量、獨特而又復雜的抗體“武器庫”。

紐約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醫學院的病毒學家卡蒂克·錢德蘭(Kartik Chandran)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形像地說:“事實上,這就好像你擁有上千支機關槍,向著病毒掃射。”

錢德蘭認為,無論病毒如何變異交錯,它們都無法輕易地覓得一種基因解決方案,以真正能夠抵抗所有這些不同抗體的特異性,更不消說人類還有其它免疫反應的兵器。

普林斯頓大學的卡恩醫生說:“因此,目前的共識是,新冠病毒的這種突變不會影響疫苗的療效。當然,只有時間會告訴我們是否如此。”

與此同時,研發出新冠病毒疫苗的製藥商表示,如果有必要的話,他們最快可以在六週內重置疫苗設計,以應對新的新冠病毒株。因為“信使RNA”技術的優點就是,可以直接開始設計新的疫苗,以適應於這種新的變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