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流行病學家:“武漢肺炎”可能比“沙士”更難控制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視察武漢新建醫院工地時講話。(2020年1月2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4 0:00

截至北京時間星期五(1月31日)上午8點,中國新型冠狀病毒已經造成213人死亡, 確診病例超過2003年的“沙士”(SARS),達到9720。全球18個國家和地區也發現了100多個病例。正因為上述的因素,星期四,世界衛生組織也宣布中國武漢新冠病毒是“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美國流行病專家說,世界衛生組織的行動將增加中國遏制“武漢病毒”的緊迫性,但是“武漢病毒”可能比“沙士”更難控制。

比“沙士”更難控制 輕症難辨認,在人與人之間傳播普遍

星期四,美國衛生官員宣布美國本土出現首例人對人傳染的病例,這也是美國境內第6宗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例。

美國哈佛大學流行病學教授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 星期四在接受《哈
佛大學報》(Havard Gazette)採訪時說,新型冠狀病毒與2003年爆發的沙士病毒相比,控制起來更有挑戰性。

他說: “我的確認為這個控制起來要比沙士更有挑戰性,因為看起來很多病例相對溫和,這讓確診變得更加困難。” 他解釋說,武漢肺炎的一些症狀比普通感冒或是流感嚴重,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有嚴重感染的現象。很多輕度的感染的患者肯定會被忽視。

據中國中央電視台報導,截至2020年1月29日24時,湖北省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千586例,目前仍在院治療4千334例,但是,尚在接受醫學觀察的人高達2萬6千632人。

利普西奇認為,造成武漢肺炎更難控制的另一個原因是病毒在人和人之間傳播比較容易。

他說:“專家的共同看法是,很明顯,(病毒)能夠在社區傳播。我們曾樂觀的認為,病毒來自動物,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比較溫和,但是這個說法已經不可信了。我們現在至少可以說,病毒是可以轉移,在人和人之間可以傳播。每天的狀況都更清楚地表明,這在人與人之間傳播比較普遍。”

還很難判斷武漢病毒是否比“沙士”更致命

武漢肺炎的死亡病例短短的時間內增加到213人,但是美國田納西州納什維爾市范德堡大學健康政策系預防醫院教授威廉•施夫納(William Schaffner)告訴美國之音,因為有大量輕病症患者的存在,現在還很難確定武漢肺炎是否比沙士更加致命。

“當一種新的感染出現時, 重症患者自然是最引起我們注意的。這些人病得很重,來到醫院。因此,我們最初的印象:'哦,這個新感染非常嚴重。' 基本上都是這樣。但是,後面的調查會發現,您不僅患有嚴重的病例,還有不嚴重的病例,甚至是非常輕微的病例,目前,我們還沒有足夠的信息來了解病毒造成的疾病的整個狀況,因為我們的重點依然在重症患者身上。因此,很難就這種病毒與沙士或是中東病毒做出比較明確的比較。”

他說,就目前的情況看,應該比沙士致命性輕,比普通流感嚴重。但是,他又說,他會根據具體情況修正自己的看法的。

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流行病專家布蘭登•布朗(Brandon J. Brown)告訴美國之音,從目前死亡人數和確診人數的比例來看,武漢肺炎的致死率低於沙士。他在給美國之音的電子郵件中說:”現在看起來感染確診的人數已經超越沙士的人數,不過,死亡的人數與確診人數相比,新冠病毒比沙士低,但是事情在變化中,我們還有很多並不知道。“

也有醫學人士指出,新冠肺炎病毒的重症率和致死率都低於SARS。最具有風險的年紀大的人和有病史的人。

杜克大學傳染病學教授格利高里•格雷(Gregory Gray)告訴美國之音: “很明顯,您知道的,老年人群和已經有病史的人群患病的風險增加,不過,我們還不能確定這增加的風險有多大。但這樣的觀察結果與其他呼吸道病毒是一致的,無論是流感病毒還是冠狀病毒)。有病史的人群,例如接受化療治療的人、孕婦、很小的孩子和年紀大的人是最關注的群體,也是最需要你照顧的。他們本身很難,他們的免疫系統也難以抵抗病毒。”

中國政府公佈的有姓名的死亡病例也顯示,患者中更多的是老年人和有病史的人。武漢肺炎疫情被指定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將迫使中國進一步控制疫情。

星期四,世界衛生組織(WHO)緊急委員會召開會議,宣布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世界衛生組織認為,做出這樣的決定並非不信任中國,而是因為目前在中國以外的國家和地區確診病例增加。

范德堡大學健康政策系的施夫納說,這將進一步增加中國控制疫情的緊迫性。

他說:“這實際上就是將中國隔離,不鼓勵進出中國。當然,它已經發生了,雖然不是太正式。進出中國的航班通常會取消。它給中國增加了控制疫情的緊迫性,因為這將對中國產生長期的經濟影響。”

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流行病專家布朗認為這將意味著”抗擊武漢肺炎將獲得更多的關注、更多的資源以及更充分的準備。”

1月23日,中國政府決定關閉有九省通衢之稱的武漢市。後來隨著疫情的惡化,湖北又有16座城市被封。中國大陸全面發布了I級(最緊急)應急響應。施夫納說,這是他所見到的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封城,希望對遏制病毒的擴散有幫助。

他說: “封鎖城市是一項巨大的公共衛生實驗。我稱它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公共衛生實驗。以前從沒有人嘗試過這種方法。我們會看到它是否有效。現在還很難評估其實際效果。但是,我希望它可以為限制病毒的傳播做出貢獻。”

不過,已經有不少分析人士指出“封城”的負面效果,特別是對最窮困和最沒有資源的地區造成打擊。另外,也有人認為,因為政府最初的瞞報和淡化事件的嚴重性,中國錯過了最佳的封城時間。

不能確定何時結束

1月28日,中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機制科研攻關專家組組長鐘南山在談疫情防控時說:“疫情什麼時候達到高峰,很難絕對地估計。不過我想應該在一周或者10天左右達到高峰,不會大規模地增加了。”

哈佛大學流行病學教授利普西奇認為現在還不能確定武漢病毒何時結束,但是他肯定了中國的努力。

他說:“我認為,中國的體系動員迅速。他們已經完成了許多相關的重要的科學研究。香港擁有全球最好的流行病學團體之一。他們在治療沙士時已經有了經驗,現在正在積極地工作。他們也做出了很多的很好的努力,但是,現在就斷定這個病毒是否像沙士,或是比沙士更溫和還是更持久,還為時過早。”

但是,利普西奇認為,現在全球的應對體係要比2003年好很多。他說:“病毒被更快識別,診斷測試也更快。相比之下,在2003年的這個時間,我們仍然處於SARS尚未被識別的時期,現在我們有了診斷程序和開始計算病例。我們甚至有專人從事疫苗開發工作,這非常快。這樣就很好。我認為,美國的醫療體系存在著10年前的許多相同問題,而且這些問題並沒有改變。但是全球醫學研究和反應系統要好得多。”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