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紐約殯儀業 應對新冠病毒死者激增


紐約殯儀業 應對新冠病毒死者激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1 0:00

在白宮警告美國人準備面對美國歷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個星期之一,殯儀館負責人和墓地正在為一波新冠病毒死亡患者做準備。

近半數的死亡病例發生在紐約州。 紐約市的四處火葬場已經在不分晝夜地運作,排期已經到了4月中旬。

一位不堪重負的布魯克林區

在白宮警告美國人準備面對美國歷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個星期之一,殯儀館負責人和墓地正在為一波新冠病毒死亡患者做準備。

近半數的死亡病例發生在紐約州。 紐約市的四處火葬場已經在不分晝夜地運作,排期已經到了4月中旬。

一位不堪重負的布魯克林區殯儀館的館長對美國之音說:「我們已經沒有更多抬遺體的擔架了。 "她不願意透露自己的名字。 他們的冷凍箱也已經滿了。

她說他們的家族經營的殯葬業務平時每天有四到六個葬禮,自從1月末以來,他們的數位很快翻番,現在每星期至少要經辦20個葬禮。

"我是祖傳的殯儀館館長,"她說,"由我來說'不'可不是自然而然的。 "但是她承認,到了某一時刻,她只能拒絕為死者家屬提供殯葬服務,而這一時刻並不遠了。

紐約州的醫生、護士和其他醫務工作者戰鬥在第一線,搶救病毒感染者生命。 殯儀館館長和公墓工作人員則形成了第二道戰線,料理那些大流行病的死難者。

在紐約風景最為如畫、歷史最為悠久的墓地之一綠林公墓(Greenwood Cemetery),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理查·莫蘭(Richard Moylan)試圖在為公眾服務與保護手下員工安全之間取得平衡。

他說:「如果我們能不斷得到口罩和手套,那我就開心了。 「他說的是防止感染新冠病毒所需要的個人防護裝置。

莫蘭讓盡可能多的員工回家工作,只在一組核心必要人員,包括辦公室職員、管理員和現場掘墓人。 為了保持他們的健康,他把他們分成兩人一組,所以一組中如果有一人生病,其他組不會接觸到患者,可以繼續工作。

他說:「整個局面一直真的是很困難。 "

紐約州殯儀館館長協會執行主任麥克·拉諾特(Mike Lanotte)說,他的組織上個月開始為館長們採購大量的防護裝置以及其它物資。

拉諾特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盡力了,但它來得太快了。 我們雖然很想積極主動,但有些時候,我們只能努力儘快地被動反應。 "

殯儀館館長從醫院和老人護理院接收遺體以及與死者家屬互動時,也有可能感染病毒。 有些人對在遺體防腐處理過程中有可能感染病毒表示了擔心。

由於執行限制集會和拉開社交距離的規定,大型葬禮已經沒有了。 莫蘭說,他在自己位於綠林公墓的窗外看到一次葬禮,參與者只有寥寥數人,彼此都保持很遠的距離。 其他人都留在自己的車裡。 墓前沒有擺放鮮花。

紐約有1700所殯儀館和3700名有執照的殯儀館館長。

在大流行病之前,紐約州平均每天死亡大約425人。 州長安德魯·庫默(Andrew Cuomo)星期三說,過去24小時來有779人死於新冠病毒,創下單日死亡人數記錄。

但是不清楚是否每一個新冠病毒死者都會納入記錄。 很多患者死在家中而不是醫院。 除非需要住院,人們不被鼓勵接受測試,死後病毒檢測極少進行。

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星期二說,他假定在家死亡的案例"絕大多數"都與新冠病毒有關。

他說:「這使其變得更冷峻,我們在失去這麼多的人,這麼多的家庭在蒙受痛苦,這場危機是多麼的真實。 "

白思豪說,紐約市有應對死亡激增所需要的能力,而且正在從美軍和聯邦政府那裡得到援助。

然而,布魯克林的那位殯儀館館長說,驗屍官辦公室已經聯繫了她和同事們,要求説明接收和儲藏遺體。

綠林公墓的莫蘭說:「驗屍官實際上問我們能不能直接把遺體送到我們這裡火葬。 我們不得不回絕他們,因為我們現在沒法儲藏這些遺體。 "

上星期,紐約州取消了對火葬的限制,允許火葬場實際上可以不分晝夜地運轉。

上星期,在各殯儀館開始抵達最大負荷之際,州殯儀館館長協定發出緊急求救,呼籲其它州的同事伸出援手。

拉諾特說:「甚至在我們提出這一請求之前,全國各地的殯儀館館長已經通過我們的全國組織,在鐘聲還沒敲響之前就回應了鐘聲的呼喚,志願花自己的時間提供他們的服務,前來紐約助力。 "

雖然還不清楚這場健康危機將如何過去,但紐約州的殯儀館館長們說,他們做這項工作是有內心的呼召,他們將繼續在悲傷的死者家屬最有需要的時候為他們服務。

殯儀館館的館長對美國之音說:「我們已經沒有更多抬遺體的擔架了。 "她不願意透露自己的名字。 他們的冷凍箱也已經滿了。

她說他們的家族經營的殯葬業務平時每天有四到六個葬禮,自從1月末以來,他們的數位很快翻番,現在每星期至少要經辦20個葬禮。

"我是祖傳的殯儀館館長,"她說,"由我來說'不'可不是自然而然的。 "但是她承認,到了某一時刻,她只能拒絕為死者家屬提供殯葬服務,而這一時刻並不遠了。

紐約州的醫生、護士和其他醫務工作者戰鬥在第一線,搶救病毒感染者生命。 殯儀館館長和公墓工作人員則形成了第二道戰線,料理那些大流行病的死難者。

在紐約風景最為如畫、歷史最為悠久的墓地之一綠林公墓(Greenwood Cemetery),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理查·莫蘭(Richard Moylan)試圖在為公眾服務與保護手下員工安全之間取得平衡。

他說:「如果我們能不斷得到口罩和手套,那我就開心了。 「他說的是防止感染新冠病毒所需要的個人防護裝置。

莫蘭讓盡可能多的員工回家工作,只在一組核心必要人員,包括辦公室職員、管理員和現場掘墓人。 為了保持他們的健康,他把他們分成兩人一組,所以一組中如果有一人生病,其他組不會接觸到患者,可以繼續工作。

他說:「整個局面一直真的是很困難。 "

紐約州殯儀館館長協會執行主任麥克·拉諾特(Mike Lanotte)說,他的組織上個月開始為館長們採購大量的防護裝置以及其它物資。

拉諾特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盡力了,但它來得太快了。 我們雖然很想積極主動,但有些時候,我們只能努力儘快地被動反應。 "

殯儀館館長從醫院和老人護理院接收遺體以及與死者家屬互動時,也有可能感染病毒。 有些人對在遺體防腐處理過程中有可能感染病毒表示了擔心。

由於執行限制集會和拉開社交距離的規定,大型葬禮已經沒有了。 莫蘭說,他在自己位於綠林公墓的窗外看到一次葬禮,參與者只有寥寥數人,彼此都保持很遠的距離。 其他人都留在自己的車裡。 墓前沒有擺放鮮花。

紐約有1700所殯儀館和3700名有執照的殯儀館館長。

在大流行病之前,紐約州平均每天死亡大約425人。 州長安德魯·庫默(Andrew Cuomo)星期三說,過去24小時來有779人死於新冠病毒,創下單日死亡人數記錄。

但是不清楚是否每一個新冠病毒死者都會納入記錄。 很多患者死在家中而不是醫院。 除非需要住院,人們不被鼓勵接受測試,死後病毒檢測極少進行。

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星期二說,他假定在家死亡的案例"絕大多數"都與新冠病毒有關。

他說:「這使其變得更冷峻,我們在失去這麼多的人,這麼多的家庭在蒙受痛苦,這場危機是多麼的真實。 "

白思豪說,紐約市有應對死亡激增所需要的能力,而且正在從美軍和聯邦政府那裡得到援助。

然而,布魯克林的那位殯儀館館長說,驗屍官辦公室已經聯繫了她和同事們,要求説明接收和儲藏遺體。

綠林公墓的莫蘭說:「驗屍官實際上問我們能不能直接把遺體送到我們這裡火葬。 我們不得不回絕他們,因為我們現在沒法儲藏這些遺體。 "

上星期,紐約州取消了對火葬的限制,允許火葬場實際上可以不分晝夜地運轉。

上星期,在各殯儀館開始抵達最大負荷之際,州殯儀館館長協定發出緊急求救,呼籲其它州的同事伸出援手。

拉諾特說:「甚至在我們提出這一請求之前,全國各地的殯儀館館長已經通過我們的全國組織,在鐘聲還沒敲響之前就回應了鐘聲的呼喚,志願花自己的時間提供他們的服務,前來紐約助力。 "

雖然還不清楚這場健康危機將如何過去,但紐約州的殯儀館館長們說,他們做這項工作是有內心的呼召,他們將繼續在悲傷的死者家屬最有需要的時候為他們服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