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冠溯源近三年無果 專家目光轉向下屆國會


資料照:雲南醫護人員在與緬甸接壤的邊境城市瑞麗的一個居民區進行新冠病毒核酸檢測。 (2020年9月16日)
新冠溯源近三年無果 專家目光轉向下屆國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5 0:00

美國中期選舉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科學界人士和前國會調查員希望新選舉出的國會能夠進一步推動新冠病毒溯源調查,使真相早日公之於眾。

從2019年底新冠病毒疫情在武漢爆發至今將近三年的時間,國際社會對新冠病毒的起源仍然沒有結論。

美國國會眾議院共和黨人去年八月公佈的新冠病毒溯源報告更新版中,稱“有大量證據顯示病毒源自於武漢病毒研究所”,並認為“病毒有可能經基因改造過”,因此呼籲展開全面調查。

今年6月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最新新冠溯源報告也建議對實驗室洩露說進行更多調查。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報告發布後向成員國發表的講話中說:“所有假設都必須擺在桌面上,直到我們有證據使我們能夠排除某些假設。”

埃布賴特:新國會需立刻展開調查

由於中國一直拒絕對新冠溯源調查進行合作,國際社會的調查工作一直無法深入。此外,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認為,美國國會兩黨不能協同一致也是調查不能進行下去的重要原因。

他告訴美國之音,“國會中的一黨強烈贊成進行調查,而另一黨卻反對,目前處於僵局。如果11月的中期選舉改變任何一院的控制權,國會就會進行調查。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會好得多,無論在政策方面還是在政治方面都會好得多,立刻達成協議,立刻開始調查,”

“下一屆國會將有一個非常不同的觀點,情況就是如此。現在反對調查是徒勞的。反對調查不僅是糟糕的政策,也是糟糕的政治。多數黨領袖允許明顯對公眾來說很重要的問題被另一方抓住或壟斷,這是極其糟糕的政治。”他補充說。

前參議院調查員保羅·薩克(Paul Thacker)認為,接下去的溯源調查應當以法醫程序進行,也就是通過傳票和宣誓作證完成,而不是科學程序。

他在哈德遜研究所本週舉行的討論會上說,“這不是通過思考新科學,或比對數據庫查查這查查那。任何類型的藥品腐敗問題都不是這樣查出來的,它是通過刑事訴訟完成的。解決這些問題的是律師,而不是科學家。”

拉瑟姆:新冠溯源未傾盡所有可能

獨立進行新冠溯源研究的科學家在7月底在《科學》雜誌上發表的兩篇論文將終點定格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認為最初發現新冠病毒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就是疫情爆發的原點,而且病毒就是在這裡從動物傳播到人類身上。論文撰寫者還說,他們的研究已經到了盡頭。

悉尼大學世界領先的病毒進化專家愛德華·霍姆斯教授(Edward C. Holmes)是參與了兩篇論文的撰寫。他本週對《悉尼先驅晨報》說:“就我們可以合理地做的事情而言,憑藉現有的科學以及在可預見的未來我們將獲得的科學,坦率地說,我認為我們已經走到了盡頭。我能做的東西不多了。”

但是紐約伊薩卡的非營利科學機構《生物科學資源項目》執行主任、病毒學家拉瑟姆(Jonathan Latham)不認為溯源調查傾盡了所有的可能。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向一個叫做“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美國組織提供了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資金,該組織將部分撥款用於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研究蝙蝠冠狀病毒。

他告訴美國之音,目前為止,生態健康聯盟成員沒有人被要求出庭宣誓作證。

他說,“例如,生態健康聯盟的一些人可以被要求宣誓作證。 他們可能被要求通過傳票作證,他們可以在宣誓下作證。 這些研究人員與世界病毒學研究所關係,提出了什麼研究,完成了什麼研究,獲得了什麼結果,這些信息很多都沒有透露。任何美國公民都應該可以使用信息自由法,使用傳票權並要求人們作證,來獲得所有這些信息。絕對沒有理由無法收集到這些信息。”

埃布賴特也認為,在中國不配合的情況下,美國應當充分調查自己已經掌握的信息和線索。

美議員:美國應停止資助功能增益研究

今年年初,美國國會16位共和黨議員推出的《2022年新冠病毒法》,要求中國配合國際社會追溯新冠病毒起源的調查,允許國際調查進入在武漢的實驗室針對新冠疫情起源問題展開可信且全面的調查,否則將授權美國政府對中國有關人員進行製裁。

法案還將禁止聯邦資助用於任何美國個人或機構與在中國的對等單位進行新冠病毒的功能增益研究(gain-of-function virus research)。

增益功能研究是通過實驗提高病原體的致病性或傳播性,以便藉此研究和開發能有效遏制病毒並治療病毒所引發疾病的方法。

《生物科學資源項目》執行主任、病毒學家拉瑟姆(Jonathan Latham)告訴美國之音,“例如,我們現在知道,已經發現的蝙蝠病毒是天然存在的,似乎不會感染哺乳動物的肺部,所以這意味著即使它們的序列非常接近兩種SARS2病毒,這些病毒基本上是在野外的SARS-CoV-2病毒相關,它們沒有能力引起大流行。因此,病毒需要被做出很大改變,這些改變要么在自然界中發生,要么通過某種功能增益研究獲得,他們必須在這種情況下才能引起大流行。”

本週在由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舉行的討論會上,曾經是醫生的美國堪薩斯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羅傑·馬紹爾(Sen. Roger Marshall, R-KS)說,功能增益研究已經被當作武器。

他說,“在我看來,現在病毒功能增益研究只有缺點。除非我們能夠控制它,照我說,我們就把它停了。讓我們停止任何可能看起來像是給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的資金......如果它不是黑白分明的,我們就不碰它。所以我們需要放棄這種研究。我們需要停止為它提供資金,直到我們能看清所有的責任歸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