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6.12事件後 抗爭者密切觀察當局動態


2019年6月9日在中國香港,示威群眾要求當局廢除擬議中的把犯人引渡到中國的法案。他們手持黃色遮陽傘,這是過去的佔領中環運動的象徵。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13 0:00

香港“6.12事件”後,局勢似乎平靜下來。不過,特區政府推動《逃犯修法》修法的立場沒有改變。與此同時,參加包圍立法會行動的學生團體,正在密切觀察議會何時復會的動向。

星期四香港島的金鐘地區,也就是政府總部、立法會以及行政長官辦公室所在地,已沒有昨日人山人海景象,基本恢復平靜。那裡的主幹道交通正常,輔路除部分地段外都已開通。特警依然把守香港上述政治地標前的道路。附近金鐘地鐵站關閉,列車在此不停。

香港民主黨星期四發表聲明,稱星期三是“林鄭月娥政權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日子”,並且將此事件和1989年的六四事件相提並論,稱“林鄭月娥政權向香港人開槍,鎮壓和平示威”。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發表聲明,指責香港警察使用催淚彈、布袋彈、警棍和胡椒噴霧。警察雖然有責任維護社會秩序,但是達到動用武力的“嚴謹限制”。

下一步情況動態如何?星期四上午,部分包圍立法會的學生依然出現在立法會外面,他們並無慌張,而是坦然有序地在清理和保管剩餘物資,其中包括急救藥品和器材,例如生理鹽水等。

記者問學生們下一步的打算,一位學生組織者對美國之音說:“我們今天收到的消息是,今天明天不會有這個會議,所以我們先把這些物資都收好,然後看政府下一步的行動,再決定我們下一步怎麼樣做。”

很顯然,學生們並沒有放棄,將會在立法會復會後,繼續採取相應的抗爭行動。一位特區政府保安說,星期四和星期五政府關門,也沒有聽說周末上班,立法會那邊情況類似。如此一算,原定6月12日進行的《逃犯條例》修法二讀,已被推遲了幾天。蘋果日報說,示威者用“血與汗拉倒首日審議”。

與此同時,輿論聚焦參加包圍立法會的香港年輕人群體。何式凝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學系教授,也是立法會外面絕食靜坐抗議活動的組織者之一。

談到2014年雨傘運動和6.12事件的關係,她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的感覺是,它是雨傘運動的2.0(版)。昨天整天,一早醒來我在這裡看到很多人已經來了。然後他(她)們就用了佔領的方式來抗爭。很多抗爭的年輕人,他們心裡對occupation (佔領)有一個深入到他們心裡面的概念。所以當他們在某一個地方,雖然說沒有誰來指揮做甚麼,做甚麼,完全沒有。但是,他們自然覺得,如果有這個機會去佔領某一個地方,我們就馬上要去,而且很快,很合作,完全不是那種從上至下的那種組織。”

另外一方面,這些年輕人對國際社會的支持,抱有一定期待的同時,又很現實。

那位沒有具名的學生組織者說:“雖然我們知道他們(國際社會)沒有很大的機會,以實際的行動幫助我們,可是我們也是抱著希望。我只能說,我們只有靠自己,不能依靠國際這一邊。”

他所指的國際支持,主要是從經濟上對特區政府施加外部壓力。他還提到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箝制作用。

在另外一方面,香港工聯會社會事務委員會的30人,下午遊行到美國駐港澳總領館,強烈抗議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希星期三的有關言論,稱她的言論“居心叵測,顛倒是非,破壞香港安寧”。

報導說,佩洛希表示,逃犯條例修法危及美國與香港繁榮了二十年的堅強關係。如果通過,美國國會別無選擇,只能重新評估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是否享有“充分自治”。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