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召開民主國家AI峰會 集結力量遏制中國數字威權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左)、國家安全部問沙利文(中)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右)2021年7月13日在華盛頓出席全球技術峰會
美國召開民主國家AI峰會 集結力量遏制中國數字威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7 0:00

十多個民主國家和國際組織領導人星期二(7月13日)在一場由美國政府牽頭組織的數字峰會上承諾要集結資源,以協同一致的方式確保在人工智能科技革命中讓民主力量走在中國威權模式前面。美國政府多名高級官員和美國國會領袖參加了這場峰會。峰會上,多名現任和前任官員承認,歷史證明,西方未能認清威權政府在數字時代的野心、決心和能力。

美國安顧問:拜登政府將避免美國資本助長中國威權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說,民主國家必須作出抉擇,“集中意志、精力和資源來改變數字革命的進程。”

沙利文說,外界原以為,數字革命的第一波浪潮將會讓新技術推動民主和人權,但第二次科技浪潮卻見證了一場獨裁政權的數字反革命。

他說:“我們沒能看到專制主義復興的種子已經播下。中國正是因為擔心數字革命會成為一股民主化的力量,於是開始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讓互聯網為獨裁政府服務。'金盾計劃'催生了一個精密的國內審查機制和被防火長城封鎖的互聯網。”

上海一家商場懸掛的中國國旗和國旗前的監控攝像頭。 (2021年5月5日)
上海一家商場懸掛的中國國旗和國旗前的監控攝像頭。 (2021年5月5日)

“北京被稱為'天網'的大規模視頻監控網絡和其他項目正在將數億個攝像頭與高性能計算、面部和步態識別技術相結合,並試點社會信用系統,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在全國范圍內實施算法技術下的社會控制。”沙利文說。

他說:“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是否能夠推動第三次數字革命的浪潮,在其中打造了一個民主的技術生態系統,其特點是韌性、完整性、開放性、信任和安全,從而加強我們的民主價值觀和民主制度。”

沙利文說,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對自身的技術優勢的重要性和脆弱性認識不足,美國決策者迴避政府主導的產業政策,這些都在客觀上成就了中國的發展。

“我們在數字技術基礎層面,也就是芯片和電信設備的硬件基礎設施,優勢也受到了侵蝕。美國在(全球)半導體製造能力中所佔的份額減少了三分之二,我們也失去了製造先進芯片的能力。曾經佔據主導地位的北美電信(設備)企業萎縮的同時,華為的增長和全球影響力與日俱增。”

沙利文表示,拜登政府將考慮進一步審查美國對外投資是否助長中國的科技能力。他說:“美國資金向外流動可能會起到規避出口管制的作用,以損害我們國家安全的方式增強我們競爭對手的技術能力。”

美中數字之戰 軍事和外交並進

美國最高軍事和外交官員在峰會上表示,美國將聯合理念相近的民主國家,以符合自由、民主價值觀的方式打贏這場數字科技爭奪戰。

人工智能正幫助軍人提升作戰能力(美國國防部轉發ARL圖片)
人工智能正幫助軍人提升作戰能力(美國國防部轉發ARL圖片)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峰會上講話時說,中國打算在2030年前在人工智能領域佔據全球主導地位,這涉及監視網絡、網絡攻擊、自主武器等多項任務上,而美國有信心打贏人工智能這場技術之戰。

奧斯汀說:“我們正在提高努力,為這場未來戰鬥作好迎戰姿態。很明顯,如果這最終歸結成一場戰鬥,我們會打這場仗,而且我們會贏,我們會贏得很果斷。”

奧斯汀強調,美國將與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制定那些影響新興科技的規則和準則。他說:“這意味著,即使在發生巨大變化的時代,也要堅持民主價值觀。就像拜登總統所說的那樣,要確保人工智能這樣的技術是用來提升人民,而不是用來壓迫人民。”

他說,美國要為勝利而競爭,但要用正確的方式。 “我們不會在安全、保障和道德方面降低標準……我們將依靠我們的開放體系和公民社會的長期優勢以及我們的民主價值觀。這是我們成功的路線圖。”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在出席峰會時說,僅僅強調科技威權主義的恐怖、僅僅指出中國和俄羅斯等國的所作所為是不夠的,“民主國家必須共同通過這場科技的考驗。在這項努力中外交工作發揮著重要作用。”

布林肯說,各國政府必須幫助本國科技企業避免助長中國的獨裁。

他說:“我們正在重新審視出口管制、投資審查和簽證審查等工具,以確保我們的戰略競爭對手不會利用我們的創新生態系統來獲得超過我們的軍事和國家安全優勢。如今,很難確保美國的技術創新只用於商業目的。像中國這樣的國家並沒有以同樣的方式區分'民用'和'軍用'——而新興技術,包括人工智能應用,也模糊了這條界限。因此,我們需要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如何保護我們的創新和產業免受這種濫用。”

施密特:AI硬件優勢需要領先中國兩代

來自韓國、日本、印度、澳大利亞、新加坡、新西蘭、英國、意大利、瑞典、台灣、以色列等地的高級官員、以及包括歐盟、北約、經合發展組織(OECD)在內的國際組織代表以遠程視頻或親自出席的形式參加了這次峰會。

峰會由美國政府新成立的人工智能國家安全委員會(NSCAI)主辦。委員會主席、谷歌公司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說,中國已經在人工智能領域趕上了西方國家,民主國家必須正視這個“新的世界、新的問題、新的事實” 。

施密特曾在國會呼籲,美國未來5到7年期間,每年需要增加400億美元的投入,專門用於軍事和非軍事領域的人工智能研發。

他說:“我們需要建立一個領先中國的體系,在硬件方面領先中國至少兩代。”

施密特還說:“民主國家之間需要建立一個廣泛的聯盟網絡,根植於我們共同關切的價值觀——尊重法治,承認基本人權。我們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事,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這樣認為。”

此次民主峰會還播出了台灣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事先錄製的視頻講話。唐鳳說:“在台灣,數字民主的意義是,透明是國家對公民透明。然而,在數字威權社會,‘透明’一詞意味著要公民對國家透明。”

她說:“這種透明的基礎是相互信任——當數字專制政權使用數字工具,如國家審查制度來監視自己的人民時,我們台灣的社團卻在積極地創造數字公共基礎設施,使普通公民能夠就有效的政策改革提出建議和發表意見。”

她還說:“不信任人自己也不會被信任。所以台灣的數字民主總是從政府信任人民開始。”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