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自由之家呼籲改善美民主 “別讓專制政權藉此稱其制度更優越


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本週發布一份特別報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7 0:00

倡導和監督民主自由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本週發布一份特別報告,呼籲美國進行民主改革。報告指出了美國民主倒退的若干問題,並提出改進措施。有人擔心指出美國民主的缺陷會給專制政權送去攻擊民主的砲彈,但拜登政府強調,美國民主遭遇的最大威脅不是其缺陷,而是公民失去對民主糾錯能力的信任。專家也指出,歷史證明,來自外國的刺激,總會激勵美國變得更強大。

自由之家星期一(3月22日)發布的特別報告指出,美國民主當務之急的三大問題:有色人種遭遇的不平等對待、金錢在政治中的不當影響、黨派對立和極端主義。

美國民主三大問題

自由之家是1941年全球極權主義盛行時成立的倡導民主的非政府組織。這是該組織過去15年來首次發布針對美國自己民主缺陷的報告。

今年3月3日自由之家發布的年度《全球自由報告》顯示,2020年美國的民主得分下降3分,過去10年下降了11分,從2010年的94分降到2020年的83分,步入了與克羅地亞、蒙古、加納和波蘭這些新興民主國家為伍的行列。

報告指美國刑事司法制度中的歧視造成了有害的後果,使數百萬遭受警察虐待和長期監禁的人缺乏有效的補救途徑;美國選舉的公平性和包容性受到投票限制的極大損害,這些限制對有色人種影響尤為嚴重。美國採取的移民和庇護政策違背了替躲避海外壓迫的人們提供自由和機會的承諾,違反了國際人權標準以及美國憲法和聯邦法律所規定的保護。

報告指美國的民主制度無法解決社會最緊迫問題,那些沒有雄厚財力或精英聯繫的人缺乏接近民選代表的渠道。金錢在政治和政策制定中越來越大的影響力,導致公眾對政府缺乏信任。

報告說,2010年美國最高法院的裁決取消了對競選支出的主要限制。之後金錢影響力日益增大成為跨黨派問題:2020年大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獲來自227個億萬富翁的6億4500萬捐款;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獲132名億萬富翁的3億3600萬捐款。培育和爭奪捐贈支持者的需要,迫使民選官員進入永久性競選模式。

報告認為,美國社會陷於越來越嚴重的兩極化,要么是自由派要么是保守派,或者要么是民主黨支持者要么是共和黨支持者。黨派隸屬關係與種族和宗教身份的聯繫越來越緊密。

美國的選舉制度使得除了民主、共和兩黨外的任何第三方難以成為可行的替代選擇,從而為兩極化奠定了基礎。

黨派通過劃分選區使本黨篤定勝選的做法,即Gerrymandering,對美國政治產生了最具腐蝕性和最急劇的影響,這意味著立法者可以選擇選民,從而使得黨內初選成為現任民選官員的真正競爭,而出來投票的通常都是堅定的黨派擁護者。這種情況鼓勵候選人採取更極端立場,並逐漸偏離中間路線。日益加劇的兩極化和新媒體平台的出現,已將大量的陰謀論、煽動性觀點和虛假信息推入政治主流。

三項改革建議

報告提出了三項改進建議:

第一,降低投票障礙。建議各州通過各種措施促進所有公民的投票行為。

第二,嚴格競選財務法律,遏制金錢在政治中的影響力。建議聯邦和州立法者聚焦競選資金改革,改善政治廣告透明度要求,防止濫用競選資金。

第三,通過建立獨立選區重劃委員會以減少政治兩極化和極端主義。

這份報告是在1月6日國會騷亂前寫成的。作者表示,騷亂發生後,改善美國民主制度就更顯必要。

“仍然有很多理由抱持希望,”自由之家主席阿布拉莫維茨(Michael Abramowitz)說。 “儘管前總統在上次選舉中竭力推翻人民的意願,但最終在1月20日實現了和平的權力移交。”

自由之家的報告發表前一個星期,美中舉行拜登總統上任以來的首次高層會晤。中國最高外交官楊潔篪高調抨擊美國的人權紀錄,教訓美國官員沒有資格以實力地位跟中國談話,令人震驚。

美國精英為中共提供絞死美國的繩索?

週一(3月22日)《華爾街日報》發表前總編貝克(Gerard Baker)的評論《美國的文化精英正送出列寧說的繩索》,指責美國的精英為中共攻擊美國提供砲彈。

文章聯繫最近在阿拉斯加美中高層會談中國最高外交官楊潔篪以“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fe Matters)等為證據斥責美國的人權紀錄、制度性不平等,引用前蘇聯共產黨領袖列寧的話說,“資本主義賣給我們將會吊死他們的繩索”,指責美國精英的做法是在“自我毀滅”。

文章說,中共領導人目前在與美國進行的鬥爭中擁有的“最大意識形態武器”就是“對具有美國許多精英觀點特徵的自我毀滅的歡欣鼓舞”。

文章說,中國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在教訓布林肯時所引述的那些理由,“每一件都可以從民主黨總統競選綱領中拿到,也可以從獲普利策獎報紙的故事中選出,或是從聽頂尖美國大學每天講授的學生筆記中找到。”

文章指責那些控制美國精英機構和拜登政府的人,“一直在熱切地為中國製造意識形態的繩索,並且他們在過去一年中提高了產量”;是“摧毀美國在世界上權威的主要支柱背後的一股力量,” 他們跟中共一樣,稱美國的主張“是欺騙,僅僅是口號;其背後美國一直是、並仍然是施加壓制和剝削的力量。”

民主最大威脅是公民失去對美國民主糾錯能力的信任

就自由之家的報告是否會被中共宣傳所利用以及貝克文章的指責,美國之音採訪了自由之家報告作者雷普琪(Sarah Repucci)。她做瞭如下書面回答:

“正是專制政權的這種操縱手法促使自由之家呼籲改善美國的民主。民主需要不斷加以關注以防止其倒退。但專制領導人經常濫用這一事實,妄稱他們擁有更優越的製度。因此,對美國來說,發揮自身優勢、改善其民主就顯得尤為重要。”

去年8月,北京為報復美國製裁扼殺香港自由的11名中國和香港官員,宣布了製裁美國非政府組織和國會議員名單。自由之家主席阿布拉莫維茨也名列其中。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3月24日在布魯塞爾北約總部發表的演說中說:“對我們民主的最大威脅不是它們有缺陷——它們總是有的。最大的威脅是我們的公民失去了對民主政體糾錯能力的信任——對落實我們組建一個更為完美的聯盟的建國承諾的信任。使民主不同於專制的是我們公開面對自身缺點的能力與意願——不是假裝它們不存在、忽視它們、把它們遮掩起來。”

布林肯在美中阿拉斯加會晤中回應楊潔篪的指責時說,“承認我們不完美,我們會犯錯,我們會逆轉,我們會後退。但縱觀歷史,我們所做的就是開放、公開、透明地面對這些挑戰,而不是試圖忽視它們、不是試圖假裝它們不存在、不是試圖掩蓋它們。有時這是痛苦的,有時這是醜陋的,但每一次,作為一個國家,我們變得更強大、更美好、更團結。”

紐約大學法學院榮退教授孔杰榮(Jerome Cohen)說,如果外國對美國的人權批評是基於事實的話,“我們必須學會接受和回應。” 他認為,美國不應迴避短處,“難道像中國那樣箝制公眾討論和建議的做法會更好嗎?”

另一個美國的“斯普特尼克時刻”

孔杰榮認為,歷史上美國總能從外國的刺激中獲得奮發向上的動力。 “這是另一個美國的‘斯普特尼克時刻’(Sputnik moment),幸運的是,外國的刺激總會促使美國復興並兌現自己的承諾。”

“斯普特尼克時刻”指1957年10月4日蘇聯成功發射斯普特尼克1號衛星後,促使美國急起直追,展開與蘇聯的太空競賽,並製定阿波羅計劃,在1969年成功達成載人登月和返回地球目標。

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保障民主聯盟項目中國事務分析員白若詩(Bryce Barros)說,自由之家報告呼籲改革,顯示了開放社會的優勢,“就我們的民主狀況進行公開討論,也談到美國民主體制和進程的韌性,這些在中共這樣的專制政權中,會被視為是對國家安全和政治合法性的生存威脅。”

網友“春日漫語”認為,布林肯國務卿是以守為攻,“中方未能聽懂布林肯講的'三個試圖',其實都是在打中國的臉呀。沙利文後來還特地從正面補充了一句:'一個自信的國家能夠認真審視自己的缺點,並不斷尋求改進。這就是美國的秘訣。' ”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