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女子稱中國在杜拜有黑牢 與她同監者有維吾爾族人


中國異議人士王靖渝的未婚妻吳歡在烏克蘭一處安全屋接受美聯社採訪。 (2021年6月30日)

中國異議人士王靖渝的未婚妻吳歡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透露,她今年6月曾經在阿聯酋的迪拜遭人綁架並被投入中國在當地的一座“黑牢”,而且當時同監的還有至少兩位維吾爾族人。吳歡的指控有可能是中國在海外設有秘密拘留所的第一例證據。

現年26歲的吳歡和其19歲的未婚夫王靖渝目前為躲避中國警方的抓捕,正在荷蘭尋求政治庇護。王靖渝因在社交媒體批評中國政府而遭到重慶警方的網上追緝。

吳歡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表示,她今年6月在迪拜的一家旅館中遭人綁架,然後被押往中國在當地用一套別墅改裝而成的秘密監獄中,並受到中國官員的盤問和威脅。吳歡說,她在被關押期間曾看到或聽到兩位其他的被拘押者,兩人都是維吾爾族人。

美聯社在其報道中指出,雖然“黑牢”在中國很普遍,吳歡的指控則是專家所掌握的中國在海外設立秘密拘留所的唯一證據。吳歡的指控說明,中國正在利用其國際影響力將其公民拘捕或押送回國。這些被拘捕或押送回國的人包括異議人士、貪官或像維吾爾族人這樣的少數民族人士。

吳歡在受訪時表示,她在“黑牢”被關押期間,受到中國官員的盤問和威脅,並被強迫簽署了一份指控她的未婚夫騷擾她的法律文件。她後來在被關押8天之後,於6月8日被釋放。

美聯社在報道中表示,美聯社無法獨立證實或否認吳歡的指控,吳歡也無法準確說出“黑牢”的位置,但是記者看到或聽到一些輔助的相關證據,例如她護照上的印章、一位中國官員在電話上問她問題的錄音,以及她從監禁處給幫助她和她未婚夫的牧師發出的簡訊。

美聯社引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針對此事的回應稱,“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這人所說的情景是不真實的。”

美聯社也曾多次打電話給迪拜當局查詢,但是一直未獲回應。

專門追踪中國國際執法行動的台灣中研院助理教授陳玉潔在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表示,她從未聽說中國在迪拜設有秘密監獄,而且在國外做這種事會非常不尋常。但是這的確符合中國近年來竭盡所能將某些公民帶回國內的做法,有些通過簽署引渡條約走官方管道,有些則通過吊銷護照或對家人施壓走非官方管道。

陳玉潔指出,維吾爾族人特別會被遣返,原因是被懷疑從事恐怖主義,包括毫無害處的祈禱行為。

美聯社引述相關人士的話指出,迪拜的確常常有維吾爾族人遭到盤問並遣返中國,而且迪拜自己也參與秘密審訊。

維權組織“迪拜被押”創辦人拉德哈∙斯德玲(Radha Stirling)向美聯社表示,她本人就曾接觸過十幾位據稱在阿聯酋的別墅中遭到拘押的人,不過這些人包括加拿大、印度和約旦公民,沒有中國人。

“阿聯酋毫無疑問會幫助與其結盟的外國政府拘押人,”斯德玲說。 “對一個超大的友邦提出的要求,他們是不會置之不理的。”

不過前美國駐卡塔爾大使、目前擔任海灣國際論壇戰略顧問的派崔克∙特羅斯(Patrick Theros)告訴美聯社,這些指控“完全不符合(阿聯酋的)行為規範”。

吳歡向美聯社表示,她5月27日在她下榻的旅館遭到中國官員的盤問,然後被迪拜警方帶去警察局關了3天。她說,第3天的時候,一位自稱名叫李旭航的男子來看她,並告訴她他是中國駐迪拜總領館的人。李旭航問她是否有拿外國團體的錢從事反華活動。

美聯社曾多次打電話去中國駐迪拜總領館尋求評論並與李旭航直接通話,但是均未獲回應。

吳歡說她被帶上手銬塞進一輛黑色豐田汽車。半個小時後,她被帶進一棟三層的白色別墅,別墅中的各個房間都被改裝成單獨的監房。

吳歡說她被帶進她的監房,監房有一個沉重的鐵門,一張床,一把椅子和一盞24小時開著的日光燈。她說曾有人好幾次用中文盤問威脅她。她說她在等廁所時碰見另一位被拘押者,是一位維吾爾族女子。後來,她又聽到一位維吾爾族女子用中文高喊,“我不要回中國,我要去土耳其。”吳歡說,她可以從特別的相貌和口音上確認,她們是維吾爾族女子。

吳歡說,看守給了她一支電話和一張電話卡,讓她給她的未婚夫王靖渝以及幫助他倆的美國基督教人權團體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牧師打電話。

美聯社的報道說,王靖渝證實吳歡曾打電話詢問他所在的地點。傅希秋說,他在這段時間接到至少四五通電話,包括來自一支不熟悉的迪拜號碼的電話,在其中一次通話時,吳歡在哭,而且說話也有些顛三倒四。美聯社記者查閱了吳歡當時送給傅希秋的簡訊,內容雜亂無章,語焉不詳。

吳歡說,她的挾持者要求她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簽署一份證詞,指控王靖渝騷擾她。

“我真的嚇死了,是被迫簽署那些文件的,”她告訴美聯社。

吳歡被釋放後先飛往烏克蘭與王靖渝相會,後來聽到中國警方威脅要把王靖渝從烏克蘭引渡回國,兩人又逃往荷蘭。吳歡說,她很想家。

“我發現欺騙我們的人都是中國人,也就是說同胞傷害同胞,”吳歡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