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伊斯蘭教中國化”之火燒至偏遠海南三亞穆斯林社區


資料照:中國國旗在新疆烏魯木齊一所清真寺的外面飄揚。 (2019年1月3日)
中共“伊斯蘭教中國化”之火燒至偏遠海南三亞穆斯林社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9 0:00


在中共當局以防止“極端主義、恐怖主義”名義對新疆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穆斯林實施多年鐵腕整肅的同時,近年也悄聲地在中國最南端的海南省,對三亞一個人口僅有1萬人的穆斯林社區清理整治。這是中共在全國推行的“伊斯蘭教中國化”行動的一部分。

紐約時報近日報導,中國政府鎮壓新疆穆斯林少數族裔的政策近年擴展到其他地區,包括海南三亞天涯區被稱為“回新”和“回輝”的兩個社區的“三亞佔族”穆斯林。

限制“泛伊斯蘭化”

報導表示,儘管這個有千年曆史的穆斯林社區表面上沒有大的變化,但三亞當局近2年來限制當地穆斯林的宗教信仰,關閉了2所伊斯蘭學校,兩度試圖禁止女學生戴伊斯蘭頭巾進入校園。而以往商店和家居貼的阿拉伯文“真主至大”(Allahu akbar-God is greatest)的標記,被換成“中國夢”的官方宣傳標語。飯館招牌和菜單也刪除了“清真”(指符合伊斯蘭教規條的食物)的字樣。

當局還要求不能將召喚信眾禮拜的喇叭裝在塔頂,只能放在地上,最近還要求必須降低音量。而新建的清真寺也被要求縮小規模,並因帶有阿拉伯清真寺圓頂和塔尖的建築風格被勒令停工。當局還禁止18歲以下的兒童學習阿拉伯語。

記者致電三亞回輝區的多位商家,一家清真餐館的人確認,招牌和菜單上的“清真”字樣被要求取消,而家居和商店所貼的“真主至大”標記被要求刮掉或遮蓋。此人還表示,當局確實曾禁止女生戴頭巾入校,但是民眾反對,不過現在可以戴了。

一位來自吉林、在三亞穆斯林社區開住店的女士不願多談,只是表示她們還是可以去清真寺做禮拜,還是比較滿意。

從鼓勵逆轉到嚴控

紐時援引專家分析表示,加強對三亞佔族穆斯林的控制,顯示了中共打壓地方宗教社區的真面目,是為了強化政府管控,是對伊斯蘭教的打壓。 報導表示,多年前,官方還鼓勵這個穆斯林社區積極擴展與東南亞和中東穆斯林群體的交流。不過,近年政策出現逆轉,使這個社區也成為中共反對外國勢力和宗教的最新目標,以推動以漢族為核心的中國大一統文化。

實際上,三亞這個平和的遜尼派穆斯林的社區所經歷的不過是中國近年來推動的“伊斯蘭教中國化”的一個縮影。

政府下令限期整治

2020年2月,設在歐洲、專注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在線雜誌《寒冬》,獲取一份三亞市天涯區委辦公室和人民政府辦公室2019年下發的《關於加強回新社區,回輝社區綜合治理的工作方案》文件,要求從紀律、社區、標誌標牌、學校醫院、強制財政審計及違規拆遷等方面,限期全面展開整治這個具有濃厚的伊斯蘭教文化穆斯林社區。

文件顯示,“紀律整治”規定,禁止穿長袍、裹頭巾上班,工作場所禁止有穿長袍,裹頭巾的照片,要摸清回新、回輝社區信教黨員情況,派黨員進駐寺管會,並在回輝、回新村安排統戰專幹。

在標誌標牌整治上,規定對所有住宅、餐廳、旅租等場所排查,拆除阿拉伯經文、麥加禱告圖案及有宗教內容的標語,以及帶有“清真”的標牌,禁止出現“沙化”、 “阿化”、“清真泛化”方面的書籍、照片、圖案、標誌。

違規拆遷則要求禁止出現“沙化”“阿化”風格的建築。財務審計則是要求查清當地每一座清真寺資金來源。

限制女生戴頭巾入校

2020年9月,三亞幾所公立學校還禁止女生配戴遮蓋頭髮、耳朵與頸部的穆斯林式頭巾等宗教服飾入校。網上一個視頻顯示,許多戴穆斯林傳統頭巾的女學生,在警察注視下坐在回輝小學校門口看書朗讀,周圍有許多家長。

還有網上圖片顯示,回新逸夫小學的一些女生因不許戴頭巾入校,向老師請假罷課。

還有報導說,三亞市二中、四中、鳳凰中學2019年10月8日開始不許女生戴頭巾入校。家長和校方在經過一個月的溝通後,學校暫時准許入校,但不能進入課堂。校方把戴頭巾的女生集中在一間辦公室進行“思想教育”,要么摘下頭巾回課堂學習,要么無限期接受“思想教育”,直到摘下頭巾。

記者聯繫文件上所列整治領導小組辦公室聯繫人手機,接電話的男子表示無法證實記者的身份,要求記者周三假期結束後的上班時間打電話到天涯區委宣傳統戰部。不過,辦公室的電話一直聲音斷斷續續。後來,一位接電話的女士表示她不了解記者詢問的情況,而領導一上午都在開會。

古懿:逐步滅絕回族文化

本身是穆斯林的獨立時評人士古懿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的一千多萬回族散居在全國各地,不存在中共打擊新疆維族穆斯林藉口的所謂“分裂主義”和“恐怖主義”。因此,當局在三亞和其他地方所推行的“伊斯蘭教中國化”,實際上就是要逐步滅絕“回教文化”。

他說:“他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回族作為民族學家所說的'熟悉的陌生人',擁有自己的信仰體系,有自己的社會組織結構。對於中國共產黨這樣一個極權主義政權的政權來講,是一個嚴重的威脅。他們不能夠容忍與他們的想法不一樣的力量,不能夠容忍沒有被他們徹底'原子化'的力量。所以,他們一定要對回族社會進行這樣一個文化滅絕。 ”

獨特的穆斯林社區

三亞佔族(Chams)也稱“海南迴族”或“回輝人”(Utsuls),是中國未識別民族之一,主要居住在三亞的回新和回輝村,人口1萬。他們是約一千年前宋元年間從占婆古國(今越南中南部,又稱占城)外逃海南島的佔族人的後裔,而當時佔婆國國王已皈依伊斯蘭教。

他們被中國政府歸為回族,而實際上他們與回族關係不大,相貌、服飾、文化、飲食等都與回族有非常大的區別。血統上,他們屬於阿拉伯人種,文化上屬於伊斯蘭文化,使用的佔語與國內任何一種民族的語言、方言都不同,與東南亞佔族(Chams)的語言及馬來文相近。

1966年文革開始後,紅衛兵拆毀了當地人的清真寺,燒毀了《古蘭經》,宗教活動被禁止。 1978年後,三亞佔族人恢復了正常的宗教活動,開始恢復清真寺。至今已有6處清真寺,3處清真女寺。

90年代三亞的旅遊業興盛後,回輝村和回新村作為三亞的穆斯林社區,成為全國各地來三亞旅遊和長期度假穆斯林的首選地。

而隨著中國在1980年代初改革開放,三亞佔族人開始復興伊斯蘭傳統,與馬來西亞、印尼等許多家庭失散多年的親戚重新建立聯繫。有些回輝年輕人則前往沙特阿拉伯等阿拉伯國家進行伊斯蘭研究。

直到2017年,當局還曾自豪地宣傳著當地的“回族文化”,鼓勵擴展與東南亞和中東的穆斯林群體的交流,稱三亞的穆斯林社區“是南海各國人民之間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

新疆七五事件轉折點

中國改革開放的幾十年來,隨著中外各種交流的增進以及中共相對寬鬆的宗教民族政策,伊斯蘭和基督教有了很大發展。但在2009年新疆烏魯木齊爆發“七五民族衝突”事件後,中共當局開始以反對“極端主義”、“分裂主義”及“恐怖主義”為名, 大力整肅新疆維吾爾人穆斯林。

而近些年,中共體制內外圍繞與伊斯蘭教相關的清真、頭巾、長袍、鬍鬚、阿拉伯文字、清真寺建築、族教關係、恐怖主義、“沙化”(沙特阿拉伯占主導地位的基本教義派)、 “阿化”(阿拉伯化)等問題,出現激烈論戰。

2017年年中,中共當局通過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2018年2月1日起實施,從整體上加劇對宗教的嚴控。

推動伊斯蘭教中國化

同年4月19日,中共下發《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伊斯蘭教工作意見》的機密文件,要求遏制和糾正在伊斯蘭教領域“去中國化傾向”,遏制在伊斯蘭教活動場所建築、服飾、宗教禮儀、經學思想闡釋、阿拉伯語使用等方面的“沙化”、“阿化”苗頭,並要求新建、擴建的伊斯蘭教場所突出“中國風格”。繼“基督教中國化”之後,中共對“伊斯蘭教中國化”的各種爭論一錘定音。

隨後,中共控制的中國伊斯蘭教協會2019年1月5日召開堅持中國伊斯蘭教中國化方向五年工作規劃綱要(2018—2022)研討會,工作報告把伊斯蘭教中國化列入未來5年的工作綱要,提倡各族穆斯林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分析:切割穆斯林與伊斯蘭教

古懿表示,“伊斯蘭教中國化”的目的就是斬斷回族等穆斯林與伊斯蘭教的聯繫,斬斷伊斯蘭教對穆斯林的心理凝聚力。

他說:“打擊泛清真化這種名義,事實上他們要做的是把回族和伊斯蘭之間的關係斬掉。把回族和回族的民族傳統之間的聯繫斬掉。使得這樣一個少數民族成為他們所能夠放心的、溫順的中國人。伊斯蘭對大多數回族來講不僅是宗教信仰,也是一種文化、民族傳統。回族的許多習俗、心理認同等和伊斯蘭是分不開的。”

在中共高層加速推動“伊斯蘭教中國化”之後,各地紛紛出台具體文件措施,包括關閉伊斯蘭學校,寺內必須升國旗,去除伊斯蘭特色建築,尤其拆除清真寺的圓頂和尖塔,推動中國化的清真寺,更換清真標誌,18歲以下未成年人不能進寺學習,登記宗教人士戶籍、詳細住址及相關證件,禁止高音喇叭播放和微型電台傳播等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