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宗教婚喪禮儀被“中國化”,梵蒂岡被指為中共壯膽


一面中國國旗在北京王府井天主教堂前飄揚。 (2020年10月22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0 0:00

據熟悉中國宗教自由狀況的個人和組織介紹,中國當局為了推進宗教“中國化”的進程,把對宗教自由的打壓擴大到宗教信徒的葬禮和婚禮,對其實施限制,甚至加以禁止。一些教會人士認為,羅馬教廷對中共採取的妥協性策略,減輕了中共最大的外部壓力,助長了中國宗教自由的惡化。

宗教葬禮婚禮受限或被禁

自有人類歷史以來,婚喪嫁娶就是天經地義的事,舉辦相應的儀式在中國民間也非常普遍。然而,一旦帶上宗教色彩,就會遇到很多阻力。專門報導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寒冬”雜誌近日報導了數起宗教葬和婚禮被禁事件。

以河南為例,新野縣一名73歲家庭教會基督徒的葬禮隊伍8月27日遭遇警方騷擾,扛十字架等宗教物品的教友在墓地被抓上警車,其他信徒逃散。

同月,安陽市一個基督教家庭請唱詩班和樂隊為逝去的家人送葬,政府人員威脅說“教會的人來一個抓一個”,教友均被嚇跑。

同樣在8月,湖北省鄂州市一個三自教堂的牧師和10多名信徒為一老年信徒送葬,圍繞棺木唱詩,政府人員趕來後將他們驅散。

另外,道教信徒的超度也被禁止。據《寒冬》雜誌介紹,遼寧省有佛教居士4月和6月兩次因為死者念經被抓,當局僱傭近80人搗毀了他超度的房舍。

即使舉辦宗教婚禮不被禁止,也會受到當局的種種刁難。浙江溫州基督徒王先生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說:“在殯儀館舉行教會教友葬禮,就是不讓開音響,不讓你搞隆重活動,有時我們要租一個大廳,但是現在受到限制。不信耶穌的葬禮可以開音響,信耶穌的葬禮則不讓開。”

王先生還說,限制宗教葬禮在溫州農村很普遍,2018年下半年左右就開始了。殯儀館說有壓力,上面要求嚴格限制宗教葬禮規模,不得開音響,主禱會上說幾句聖經,也不能太大聲。

浙江台州的楊牧師對美國之音說,“我們這邊早幾年就有葬禮的時間限制,內容也有限制,以前不是按照教會的禮儀嗎?屬靈的不是都要播放詩歌嗎?當局不讓播放得太久。”

資料照:北京教區主教傅鐵山在北京的一座天主教堂內為一對新人主持婚禮。 (2007年4月22日)
資料照:北京教區主教傅鐵山在北京的一座天主教堂內為一對新人主持婚禮。 (2007年4月22日)

另外,宗教婚禮受限屢屢發生。據《寒冬》雜誌報導,3月份,河南洛陽一教堂負責人準備給親屬在教堂舉辦婚禮,村幹部說,必須先經宗教局同意,即使可以舉行,18歲以下的不得入內,所有參加者須實名登記。

5月1日,山西省臨汾市一基督徒夫婦請教會樂隊為兒子婚禮唱讚美詩,後遭警方傳喚。警察訓斥道,“誰說有天堂?政府不准唱讚美天堂的歌!”

去年中國國慶期間,河南新鄉市封丘縣有年輕基督徒想按基督教儀式舉辦婚禮,幹部聞訊加以乾涉,禁止用教堂樂隊迎娶。

美國國務院國際信息局網站ShareAmerica在一篇題為“中國壓制基督徒的婚禮和葬禮”的文章中也提到《寒冬》雜誌所反映的情況。該網站說,美國國務院自1999年以來一直將中國列入“特別關注國”(Country of Particular Concern),因為中國嚴重侵犯宗教自由。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10月27日在國際宗教自由日當天發表2020年“國際宗教自由日”聲明,指出世界上三個最嚴重的宗教自由侵犯者-中國、伊朗和朝鮮仍在加緊脅迫,讓他們的人民噤聲。更惡劣的是,中國試圖根除所有不符合中國共產黨思想的信仰。

中共的宗教“中國化”戰略

分析人士指出,中國對外來和本土宗教婚喪儀式的嚴控,同規管宗教場所、強拆十字架、審查宗教出版物、打壓家庭教會如出一徹,凸顯當局正在系統地推動宗教“中國化”進程。

宗教新聞媒體“教會領袖”(Churchleaders)說,中共日益強化對信仰者的迫害,努力讓宗教“中國化”,推動這些宗教更接近中國宗教,而不像西方宗教,落實習近平重塑中國宗教的五年計劃,其中包括清除學生教科書中的宗教語言,不讓人們在網上購買聖經,以及拆除教堂,等等。

據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報導,1月5日,該協會在北京舉辦了題為《堅持我國伊斯蘭教中國化方向五年工作規劃綱要(2018—2022)》的研討會。

中央統戰部十二局副局長馬勁在會上誓言要堅持中國伊斯蘭教中國化方向,“必須提高政治站位,始終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中國伊協會長楊發明也表示:“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是黨中央給我們伊斯蘭教界指明的正確方向,是我國伊斯蘭教事業健康發展的必由之路。”

半島電視台說,中國近年來展開激進的中國化運動,一些過去為官方包容的宗教團體,正在眼睜睜看著習近平掌政下,中國的宗教自由大幅萎縮,而習近平是自毛澤東以來中國權力最集中的領導人。

為推進宗教中國化,中國政府在2018年4月3日還公佈了《中國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實踐》白皮書,強調“把宗教工作納入國家治理體系,用法律調節涉及宗教的各種社會關係”。

地方當局聞風而動,有的自立地方新規。河南省新鄉市封丘縣一名三自教會教職人員向“寒冬”雜誌透露,2019年5月,該縣頒布關於宗教婚喪儀式的有關規定,禁止在公共場所舉行宗教式婚禮、葬禮,禁止教堂唱詩班和樂隊外出參加婚喪儀式,違者追究教堂教職人員和相關信徒責任。

針對中國嚴控宗教婚喪儀式的“實踐”,浙江台州的楊牧師認為,中共的干預“也許是在有些地方搞試點,就像以前一樣,你要是不反抗,當局就要全面推廣,這種可能性是有的,如果大家都不反應,當局就會進行推廣。”

據楊牧師介紹,陝西和山東等地曾經掀起的強拆十字架風潮,就是當局搞的試點,成功了就在更大範圍內推廣。強化限制宗教婚喪禮似乎是當局試點的又一個新的重點內容,河南和浙江等地情況突出。

不過,中國各地限制宗教婚喪儀式的力度似乎不太均衡。不知是不是因為“天高皇帝遠”,福建農村地區的張先生對美國之音說,與浙江等地的情況相比,他們那裡限制宗教婚喪儀的情況沒有那麼嚴重。

另外,北京天主教地下教會的教徒李先生說,他沒有碰到宗教葬禮和婚禮受當局限制的情況。教堂為逝者舉行追思、唱詩、安葬基督教墓地的事情常有發生。

一位在北京三自教會的基督徒對美國之音說,她所在的教堂牧師和唱詩班去年為她母親舉行了莊重的追思儀式,並為她在基督教墓地安葬提供了方便。

梵蒂岡為中共壯膽?

中國民間宗教人士注意到,雖然當局對宗教活動管制的力度,各地並不平衡,操作各有不同,但總體態勢日漸猛烈, 一些教會人士指出,就在中國宗教自由形勢日漸嚴峻的同時,梵蒂岡的羅馬教廷卻不斷改善與中國政府的關係,並在日前續簽了梵中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無疑是給中國當局壯了膽。

浙江省台州的楊牧師對美國之音說,這樣一來,中共面臨的世界上這個最大的政治壓力沒有了。他說:“這個問題最近我們一直關注。我覺得梵中關係改善只有壞處沒有好處,而且肯定是弊大於利。弊就是中共當局可以更好地管控。從政治的角度來說,梵蒂岡的勢力,使中共當局受到很大的一個壓力,現在他們妥協在一起了,我相信,這方面的壓力對中共來說肯定減輕了很多。這方面的壓力減輕了,中共肯定接下來就可以大幅度動作了。”

據楊牧師透露,有體制內維穩人員對他說:“我們為什麼不怕佛教?因為佛教在中國幾千了,怕什麼?基督教不好掌控,不僅它不是本土的,而且是全世界範圍的,這是我們最怕的。”

楊牧師說:“你看,梵蒂岡都和中國妥協了,中共還有啥可怕?近年來中共對基督教和天主教沒有利好消息,只有收緊,沒有放鬆,加上梵蒂岡一妥協,中共惡狼的面目就更加暴露出來了。”

對華援助協會(ChinaAid)10月22日說,中國對於續約的迫切性遠高於梵蒂岡,本來這是梵蒂岡督促中國改善宗教自由的絕佳機會,但梵蒂岡似乎沒有把握好這點。相反,情況顯得更加負面。該協會指出,中國當局對官方團體的監控,十字架被拆除,教堂被毀,禁止對未滿18歲的未成年人進行宗教教育等,以及對非官方教會的打擊,教堂被關閉,神父遭驅逐,墓地被毀,主教被隔離等等,均有增無減。

另外一方面,中國政府在《中國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實踐》白皮書中提出日常宗教活動的一系列管理原則,強調信教公民的宗教活動應“有序進行”,同時保障“公民在宗教活動場所內以及按照宗教習慣在自己家裡進行的一切正常的宗教活動”,而“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加以乾干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