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外送員維權被抓 人權組織促中國當局放人


勞工活動人士、微信群“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的盟主陳國江 (中國人權捍衛者推特)
外送員維權被抓 人權組織促中國當局放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05 0:00


設在美國的中國人權捍衛者近日發表聲明,要求中國當局立即釋放勞工活動人士、微信群“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的盟主陳國江。陳國江因關注外送員的工作環境,組織和幫助外送騎手互幫互助及維護權益,2月25日遭警察帶走。家人至今未收到任何拘留通知書,也沒有他的消息。

不知罪名 無拘留書

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在3月17日的公告中表示,據信陳國江被關在北京朝陽區看守所。他的父親陳萬華在一封公開信中對兒子的狀況感到憂慮,表示至今未收到本應在24小時內發出的拘留通知書,也不清楚是何罪名。陳國江的妹妹致電朝陽警方,被告知拘留通知書早已寄出。

中國人權捍衛者敦促中國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陳國江,並要求在其被拘留期間,應當允許他與家人聯繫,會見家人或他家人委託的律師。

該人權組織還要求中國政府確保公民結社、表達及通訊的自由,以及組織起來保護勞動權益的權利。

自建微信群組為外送員維權

“外送江湖騎士聯盟”是由幾年前開始做外送的陳國江創立的微信群及公眾號。他使用過網名熊焰和陳天河。陳國江此前從事過多種工作,也開過餐館。他外賣過程中發現大量外送員生存環境惡劣,權益往往得不到保障,便創建了以互幫互助為主旨的微信平台,除記錄日常遇到的問題外,還提供維權支援,受到極大關注。一年多來,平台已發展到至少16個微信群,好友超過1萬4000人。

今年 2月18日,陳國江和其他騎手抱怨“餓了麼”等外賣平台推出的獎勵騎手春節期間留京的活動有欺騙嫌疑。 2月19日,“餓了麼”在官微致歉,承諾增加補償活動。目前外界難以確定這次事件是否與陳國江被抓有關。

早在2019年10月,陳國江便因發動外賣員通過拒絕接單來維護權益,被警方拘留過26天。

據網上消息,陳國江被抓前一天曾在微信群表達擔憂說:“明天下午我不說話,就證明我有事啦,我能說話就沒事。”

陳國江被抓的同時,其他多位外送員也被帶走或問話。有幾位後被釋放。隨後,各地一些外送員準備舉行“三八大罷工”聲援,但因當局各種強力維穩措施而未能實現。同時,號召聲援陳國江的“工號51”的微信公眾號、小編微信號和防失聯QQ群等全遭封殺。

網友捐款支持外送群體維權

不過,陳國江的父親陳萬華3月15日在“外送江湖騎士聯盟”微信公眾號發出求助信,表示家境貧困無力為陳國江聘請律師,希望關注“盟主被捕案”的熱心人為第一階段5萬律師費提供資金支持。

求助信發出後,迅速被“工號51”的電報(Telegram)頻道轉發,並號召網友通過微信、微博、QQ、知乎、B站等一切牆內平台擴散並捐助。

儘管募捐迅速遭到各種抹黑、限制、屏蔽等打壓,但陳國江家人3月16日下午在“外送江湖騎士聯盟”微信公眾號發出完成籌款、停止募捐的消息,其中支付寶收到了5萬5千多元,微信收到6萬8千多元,並已找到律師約好3月24日進行會見。隨後,“外送江湖騎士聯盟”微信公眾號被關停。

記者通過一個社媒群組多方試圖聯繫採訪外送員,最終一位因擔心聲音被警方收集的外賣員只同意文字表述。這位外賣員表示,他相信“盟主”陳國江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只是為外送群體爭取點權益。

他說:“我也是很震驚的,他所有的活動都是公開的,沒有任何違法的地方。網絡上傳盟主被抓是由於揭露了'餓了麼'對騎手的欺騙,我認為他做的沒錯。'餓了麼'平台春節設定的獎勵條件太苛刻,而且存在想故意剋扣外賣員福利的情況。由於單個外賣員完全沒有和平台談判的權利,要么被平台肆意剝削壓榨,要么就是自己團結爭取權益,指望不上別人。為了騎手的利益得到保障,所以我覺得盟主向媒體反映這個事情是正義的。但是這也破壞了資產階級的美夢,所以他們就把這樣一個騎手聯盟的組織者抓起來了。”

抱團取暖是當局之大忌

有群組裡的評論表示,“盟主”被抓,絕不是因為他犯了什麼錯誤,而是因為他的正義感,因為心懷正義的陳國江在騎手中已經具有一定的影響力。而這樣的影響力,有可能轉化成騎手們團結起來抗爭的動力和紐帶。而這正是當局忌諱的。

維權網上一篇署名龐守義的特約評論則表示,在陳國江被帶走後,微博上和公眾號上一旦有關於他們或罷工的消息,很快就會被刪除屏蔽了。這一跡象表明,數量龐大的外送騎手組織起來維權,已引起當局的極度不安。陳國江的遭遇說明,當局希望通過抓捕組織者來嚴打民間維權團體,以收到殺雞儆猴之效。

一位擔心被認出聲音,只願以文字接受采訪的長期關注中國勞工狀況的獨立評論人士也表示,當局一向害怕勞工形成組織,威脅到資方利益和政權穩定。這與幾年前打壓深圳佳士工運是一樣的思路。

他說:“其實盟主這次被抓不僅僅是因為之前他替騎手質疑'餓了麼'春節期間獎勵方案欺騙騎手並迫使'餓了麼'道歉,'餓了麼'就聯合警方報復他,更是因為他之前搞的騎手互助組織外賣騎士聯盟已經有了外賣員工會的雛形,而不受中共管制的獨立工會是中共最為忌憚的,他們就想著要擒賊先擒王、殺雞給猴看。”

這位獨立評論人士表示,這個“外送江湖騎士聯盟”之前發的視頻和做的事情大多是和外賣員身邊事相關,沒有什麼政治上的表達和意圖。不過他還是擔心當局會找藉口給陳國江定罪。

他說:“我覺得這次中共很可能會用尋釁滋事這個口袋罪來給盟主定罪,但這顯然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腳的。畢竟盟主質疑'餓了麼'只是行使了一個公民的言論自由,且他質疑的問題連'餓了麼'自己都承認並道歉了。中共給盟主定罪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外賣行業維權難 騎手抗議事件增加

近年來,中國各地城市的外賣行業迅速崛起,尤其在源自武漢的新冠病毒疫情期間,很多人選擇外賣或外送,尤其在平台上點餐既經濟又便捷。 “美團”和“餓了麼”堪稱兩雄,生意火爆。

匿名外送員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外賣騎手的工作很難,艱辛是多方面的。除在福利、外賣配單、誤單、被投訴、被罰款、被剋扣、被扣車、車禍等方面經常遇到問題外,外送這個行業在普通人眼裡也不是什麼光彩的工作。多數外送員往往只是在沒得選擇的時候才會選擇去送外賣,掙得都是辛苦的血汗錢。

據中國人權捍衛者的數字,中國各地各類快遞、外送員約在700至1000萬人。有分析表示,在無法成立工會的情況下,他們只能利用網絡平台自發互助。而幫助他們建立一個更加公平的勞動關係需要社會的關注。

據設在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統計,近年收錄的騎手罷工抗議事件有所上升,由2017年10起增至2019年的45起,2018年收錄的騎手交通意外則有121起,其中19起騎手送餐身亡事件。

該通訊表示,在2020疫情年,由於外賣業成為大量就業不足工人賺取收入的少數渠道之一,許多外賣員被迫忍受平台各種不合理的規定和持續下滑的工資,而集體行動只有3起。 2021年收錄的兩起外賣員抗議分別發生在廣東深圳和浙江桐鄉。兩地的“美團”騎手3月1日發起罷工,抗議配送費下降。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