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為何韓戰終戰宣言難以達成?


南韓總統文在寅與北韓勞動黨總書記金正恩2018年9月21日會面資料照片。
為何韓戰終戰宣言難以達成?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1 0:00

南韓總統文在寅日前在澳大利亞訪問時表示,南韓與美國、中國和北韓“原則上已經達成一致”,同意正式宣告1950年爆發的韓戰結束。另據報導,美國和南韓就終戰宣言的文本制定也進入了尾聲。中國也表示會發揮建設性作用,然而,分析人士指出,由於北韓和美國之間的嚴重分歧,要把“原則上同意”變為現實,難度依然很大。
文在寅迫切希望推動終戰宣言的發表
12月13日,南韓總統文在寅在同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南韓與中、美、北韓三方“原則上同意正式宣告韓戰結束”。不過,他承認,由於北韓把美國取消“對北韓敵對政策”當作先決條件,因此有關磋商尚未啟動。北韓所說的美國“對北韓敵對政策”通常指的是美國在朝鮮半島的駐軍以及美韓的聯合軍演等。
文在寅還表示,南韓將努力實現終戰宣言的發表,並認為這樣做有助於重啟南北韓,以及北韓和美國的對話。只有終戰宣言才能結束戰爭狀態,消除敵對關係,才能為朝鮮半島的和平鋪平道路。
韓戰1950年6月25日爆發,1953年7月27日,中國、北韓和“聯合國軍”三方的軍事統帥在板門店簽署了停戰協定,戰事結束。但是,時隔71年,戰爭所涉及各方並沒有簽署終戰宣言或是和平條約,因此從法理上講,韓戰並沒有結束。值得一提的是南韓並沒有在停戰協議中籤字的一方。南韓當時希望繼續戰鬥,希望整個半島都在其政府的控制之下。
在過去的幾十年時間中,北緯38度南北韓分界線地區仍是世界上軍事化程度最高的地區之一。附近部署了超過百萬名士兵。南北兩方小規模南北韓軍事衝突不時發生。
文在寅還表示,“終戰宣言”本身並不是終極目標,但發表終戰宣言不僅具有結束持續70多年的停戰體制的意義,還可為美、南韓、北韓對話重啟注入動力。
9月21日,文在寅在第76屆聯合國大會上提議應宣布正式結束韓戰。他說:“當韓戰有關各方團結起來宣布結束戰爭時,我相信我們可以在(半島)無核化方面取得不可逆轉的進展,並開啟一個完全和平的時代。”
南韓外交部朝鮮半島和平安全事務特別代表魯圭德(Noh Kyu-duk) 曾將宣言描述為一種“象徵性”姿態,以表明首爾和華盛頓對平壤沒有敵意,並為迫使平壤恢復對話提供動力。
文在寅12月7日在由南韓政府主辦的2021首爾聯合國維和部長級會議上再次表示,終戰宣言是朝鮮半島邁向和平與無核化的第一步。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文在寅這麼迫切推動終戰宣言的發布是因為文在寅政府明年5月即將卸任,他需要在對北韓關係上留下有意義的、完整的政治遺產。不過,美國和平研究所朝鮮問題專家弗蘭克·奧姆(Frank Aum)文在寅是真的認為終戰宣言可以幫助達成他的施政目標。
他說:“他在力推終戰宣言是因為他相信他可以幫助重啟談判。你知道他整個執政期間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改善與北韓的關係,緩解半島緊張局勢,努力實現最終的和平。所以推動終戰宣言是一種幫助實現這些主要目標的方式,即使在他有限的時間內。
有報導分析,南韓宣布不抵制北京奧運會也是出於這個原因,因為文在寅希望北京冬奧會會像2018年的南韓平昌冬奧會那樣成為南北韓關係改善的突破性契機。
南韓方面也不止一次公開表達過希望藉北京冬奧會契機展開同北韓方面互動的期待。文在寅今年9月就在會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時曾表示,希望北京冬奧成為改善南北韓關係的“另一個轉折點”,為東北亞和平和世界和平作出貢獻。
不過,即便是文在寅總統任內推動了終戰宣言的發布,他的政治遺產能否經得住時間的考驗也是一個問題。目前,來自南韓保守黨的強硬派尹錫烈在即將舉行的選舉中保持民意領先,尹錫烈反對“終戰宣言”。
終戰宣言的關鍵在於北韓和美國
美國和平研究所的奧姆認為,相關各方最終能否達成終戰宣言關鍵既不在南韓,也不在中國。 (中國已經表示會在發表終戰宣言等相關事宜中同各方保持溝通,發揮建設性作用),而在於美國和北韓。
他說:“ 現在是美國和北韓對終戰宣言表現的非常矛盾和懷疑。從北韓的角度來看,他們擔心這樣的宣言並不能解決他們的擔心,也不會終止美國對北韓的“敵視“的政策以及他們一直以來尋求解除的制裁措施。”
平壤一直強烈反對美軍駐紮南韓、韓美每年舉行軍事演習、美國為首的針對北韓武器計劃的制裁。但是華盛頓多次重申,北韓必須首先放棄核武器,才可能解除制裁。
就在文在寅在聯合國大會發出簽署終戰宣言呼籲後的第三天,北韓外務省副相李泰成9月23日專門公開回應說,現在簽署終戰宣言“為時尚早”。李泰成強調,朝鮮半島當前“最優先課題”是“撤銷美國的雙重標準和對北韓敵視政策”,否則,即便簽署了也沒有任何意義。
9月24日,北韓勞動黨副部長金與正也對終戰宣言發表講話。她說,南韓提出的終戰宣言是十分有趣的提案和好想法。金與正稱,如果南方真的與動輒刺激我們,拿出雙重標準來無理取鬧、吹毛求疵、無事生非的過去一刀兩斷,做到今後謹言慎行、不搞敵對,我們願意重新保持北南密切溝通,而且對恢復關係及發展前景進行建設性討論。
她也提到了美國和南韓對北韓的“雙重標準和偏見、敵視政策和敵對言行”。她說,在這樣的背景下,宣布終戰宣言,“這是根本站不住腳的說法。”
9月29 日,北韓勞動黨總書記金正恩稱,在宣布終戰前,有關各方應相互尊重,摒棄偏見和有失公正的雙重態度,取消敵對政策。這無疑不是在向南韓總統文在寅提議的宣布韓戰正式結束潑了冷水。
和平研究所的奧姆說,美國也有自己的擔心。他說:“同樣地,美國有點擔心終戰宣言不一定會帶給他們一直在向北韓尋求的去核承諾。另外,終戰宣言的另一個潛在風險是令人對駐韓美軍、聯合國軍司令部的存續產生質疑。”
他說,假使終戰宣言生效,中國、北韓甚至俄羅斯都會對美國駐南韓美軍的合法性提出質疑。
華盛頓保守智庫傳統基金會的亞洲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布魯斯.克林格納(Bruce Klingner)11月撰文說,過早地宣布終戰宣言只是一種友好的姿態,並不會提升朝鮮半島的安全環境。他說,真正保障朝鮮半島和平的不是停戰協議,而是美國和南韓的駐軍。
美國對終戰宣言態度謹慎
在文在寅在聯大作出終戰宣言的提議後,南韓派高官前往美國和中國為推動這一提議展開外交活動,但拜登政府對待終戰宣言的態度是謹慎的。
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傑克·沙利文10月份在被問到美國究竟如何看待文在寅提出的用終戰宣言啟動與北韓的新的會談時說,美韓一致認為必須通過外交和對話才能在北韓問題上取得有效進展,但是,對發表終戰宣言的順序、時間和前提條件可能略有不同看法。
儘管如此,有關討論仍在繼續。 11月23日,美國《政治家》網站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美韓有關終戰宣言的文本的制定其實已經接近尾聲,最大的分歧時如何將“去核化”加入進去,如何措辭才能讓北韓接受。
除了政府之外,美國國會也強調朝鮮半島“無核化”是終戰宣言的前提。 12月7日,金映玉(Young Kim)等美國35名共和黨眾議員向聯邦政府致函,表示“反對沒有北韓無核化和尊重人權前提的終戰宣言”。
此前,金映玉等也向國務卿布林肯、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和對朝特別代表金成發去信函,強調“終戰宣言不會促進和平,而是會嚴重損害韓半島安全,有關終戰宣言的明確危險性需同南韓方進行協商”。他們認為,終戰宣言也會給駐南美軍和地區穩定帶來嚴重危險,在北韓完全無核化之前,考慮撤離駐韓美軍的可能性,將給美國安保帶來慘重後果,危及美國、南韓、日本人的生命。
美國目前在南韓部署大約3萬名士兵,韓戰爭後期設立的“聯合國軍司令部”現在也繼續存在。
拜登政府近日的做法無異於給文在寅的提議潑了一盆冷水。 12月10日,拜登政府宣布對北韓制裁,美國政府10日宣布對北韓制裁名單,理由是“人權”問題。終戰宣言阻力越來越大”。
和平研究所的奧姆說,終戰宣言要想成功必須包括以下一些重要內容,第一,各方必須同意,終戰宣言只是政治性的,並沒有約束力,並不能涉及停戰協議中有關聯合國司令部的問題。第二,終戰宣言必須包括雙方的一些讓步的條款,包括北韓所關注的解除制裁以及安全保障等。他說,只有這樣才有可能重啟談判。
以前的終戰宣言努力均告失敗
這不是第一次南韓第一次提出終戰宣言。 2006年11月,當時的南韓總統盧武鉉在與美國總統小布殊在會談時提出了終戰宣言的構想。 2007年10月,盧武鉉政府將“終戰宣言”寫入南北韓第二次首腦會談後發表的《南北關係發展與和平繁榮宣言》。這是終戰宣言首次被明文提出。 2008年,隨著盧武鉉卸任以及北韓不斷進行核試驗,“終戰宣言”不了了之。
2018年4月,文在寅與金正恩在板門店宣言中重提終戰宣言。同年6月,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北韓勞動黨副委員長金英哲會面並表示朝鮮半島有提出終戰宣言的可能,但是,隨著2019年2月朝美河內會談的失敗,半島局勢再次陷入僵局,終戰宣言也破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