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吳弘達去世四年後 美公認的勞改產品進口商開罰單


居美國的人權活動人士吳弘達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17 0:00

已故人權活動人士,勞改研究基金會成立人吳弘達生前向美國政府提供的信息,多年後幫助執法機關完成了對進口強制勞動產品公司的替代。

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宣布,8月13日該局在對進口商譜賽科美國公司(Pure Circle USA)採取民事執法行動後,已經彌補了57萬5千美元的罰款。這是“自2015年《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行法》(TFTEA)簽署成法律以來對使用強迫勞動產品的首次標註。”

海關與邊境保護局說,這項民事訴訟是根據該局收到一家非政府組織的指控後發起了對中國內蒙古恆正集團保安沼農業貿易有限公司生產的甜葉菊的調查,“該調查導致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於2016年5月發布了暫停放行令(保留釋放令)。”

2016年4月30日日美國之音報導了勞改研究基金會向美國海關提供了數個有關中國勞改產品進口美國的涉嫌的新聞,其中包括了內蒙古一家公司向美國出口的甜葉菊及其衍生品是監獄囚犯所生產的。

根據自由百科,甜葉菊(Stevia)一種可以替代糖的植物,其甜度是糖的30至150倍,但卡路里為零。

原勞改基金會工作人員戴安娜·劉說:“ 2015年7月就完成了(對譜賽科公司的)報告,先給了美國國土安全部,然後給了美國海關。海關在2016年2月給我們回覆的,但真正採取行動還要晚些。”

美國海關當局2016年4月21日給吳弘達的回函說,“截止2016年4月20日,海關已在全美各港口扣留了20批符合此一命令的貨物,並正對這些貨物進行評估。 ”在信中,美國海關向勞改基金會提供的信息表示感謝。

譜賽科美國公司位於中國江西的中國和馬來西亞合資的譜賽科生物科技公司設在美國的子公司。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在對譜賽科美國公司從內蒙保安沼氣進口的甜葉菊進行的調查,證明了該公司進口的至少20批從甜葉菊葉中生產的甜菊粉及其衍生物,是在中國使用監獄勞工生產的,違反了美國法律,並因此進口商處以罰款。

案子進展並不順利

2016年4月26日吳弘達在洪都拉斯突然神秘死亡,這一對譜賽科公司的據稱成為他生前做過的最後一批勞改產品追踪案之一。

譜賽科的貨物在美國海關被扣後,譜賽科中國母公司委託在巴黎擁有近200年歷史的調查公司Bureau Veritas,並於2017年1月成功獲得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撤除對它的暫停放行令,放行了2016年被扣留的貨物。

在一份僅一頁的報告裡,Bureau Veritas說,該調查公司派了一位“有經驗的中國審計員”在兩天時間裡到位於江西贛州的譜賽科母公司現場核對了記錄和文件,發現“在過去12個月裡不存在向內蒙古恆正集團和保安沼農貿公司採購的記錄。在供應商清單上自2015年4月以來未發現這一系列公司的記錄。”

2016年4月26日吳弘達的突然去世導致勞改研究基金會陷於停擺。原勞改基金會工作人員戴安娜·劉說,原先做此勞改產品追踪案,向美國海關提供報告的這種古德里奇( Nicholas Goodrich)已經離開了基金會。原勞改基金會理事安·奴南(Ann Noonan)說,當時已經準備聘用的一名會中英雙語的博士原因因為勞改基金會資金被凍結而不得不放棄。

2017年初,當第三方獨立調查證明了“過去12個月裡”譜賽科與內蒙古的勞改產品沒有貿易關係後,美國海關便放行被扣的貨物。

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向美國之音解釋,2017年1月26日雖然該局恢復了對譜賽科美國公司甜葉菊及其衍生品的暫停放行令,“但這並不影響該公司2016年換言之,懷疑的是譜賽科2016年以前進口勞改產品的行為。

但是,,譜賽科美國公司否認2016年前進口了強迫勞動生產的產品,表示之所以認罰是因為“伴隨進行曠日持久,需要在新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前往中國取證以挑戰勝任的訴訟,譜賽科不如與美國政府達成和解,況且罰金不足海關和邊境保護局要求的7%。”

但根據勞改基金會前員工的信息,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應該握有譜賽科美國公司之前進口了內蒙古勞改產品的證據,“我們拿到了他們(進口商)的合同,是2014年的,給了海關,”戴安娜·劉說。

4年後對這起案子的執法,點明了吳弘達執著於消除勞改產品的不懈努力。現任勞改研究基金會執行主任夏明告訴美國之音:“吳宏弘達一生最重要的貢獻就是一直盯著這個事情(勞改產品)不斷地做。”

夏明表示,吳弘達的神秘死亡與他鍥而不捨的工作可能不無關聯。“我相信他的死和他受到的很多的威脅…都是因為跟隨其中工作觸及到了很多人的奶酪是有關係的。”

美國對中國強迫勞工產品增強執法力度

自從今年以來,美國執法機關正對各方面來自中國的涉嫌使用強制勞工的產品增加了監督力度。對純圈公司的標籤是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去年採取的針對強制勞動的行動之一。 2019年9月以來,該局發出了11個禁止強制勞力產品進入美國的暫停放行令,其中4個是來自中國的產品。

美聯社週一報導,為美國公立學校供應手提電腦的聯想公司(Lenovo)在中國的一家製造商涉嫌強迫勞動被納入美國商務部的制裁名單,雖然因此可能導致聯想公司為美國學校的供貨物延遲數週,但美國商務部說:“我們都應該同意美國的學童不應該使用中國強迫勞動生產的電腦。”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說,美國商務部使用“實體清單”,海關和保護局使用“暫停放行令”,雙管齊下針對著受美國出口管制條例約束的產品和使用強迫勞動生產的進口商品。

“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積極調查美國供應鏈中涉嫌強迫勞動的指控。強迫勞動是令人髮指的侵犯人權行為,使用強迫勞動製造的進口商品損害了美國製造產品以有競爭力的價格出售的能力。貿易界有責任確保其供應鏈免於強迫勞動,”該局稱為說。

8月11日,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向美國所有入境口岸發布了對中國的服裝公司英騰集團進口的商品發出的暫停放行令。該集團包括上海英騰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河南英騰服裝有限公司,岳西英騰服裝有限公司,英瀚國際有限公司,以及英騰加拿大公司。

6月17日,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向美國所有入境口岸發布扣留全部或部分由中國新疆羅布縣美新髮製品有限公司生產的髮製品製成的進口商品的暫停放行令。

7月1日,紐瓦克港的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官員扣留了一批涉嫌用人髮製造的產品和配件,這些產品和配件來自中國新疆,表明有可能侵犯強迫勞動和監禁的執法。這些產品是近13噸,價值超過80萬美元的護髮品的一部分。

針對美國執法當局的密集行動,海關和邊境保護局貿易辦公室的官員告訴美國之音,拒絕強迫勞動生產的商品是該機構具有數十年歷史的職權。

“該機構貿易辦公室執行助理專員布倫達·史密斯(布倫達·史密斯)(Brenda Smith)告訴美國之“音。

“因此,從本質上講,這意味著當貨物到達入口口岸時,我們已經確定其很可能是使用強迫勞動生產的。”史密斯補充。

獲取信息合理懷疑

史密斯說,暫緩放行令是“基於對使用強迫勞動的合理懷疑所進行的調查發布的。”而這些信息主要來自美國國務院的財務報告,非政府組織的調查,以及新聞報導。積極地發布暫緩放行令。”

匿名的人權組織表示,他們掌握了上海英騰公司向國家買家提供的對在上海一家監獄工廠生產產品的驗貨單,並提供給了美國海關。

在紐約的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告訴美國之音,美國海關的“合理懷疑”就是先扣下商品,“只要你公司的產品進來我就要先扣押先調查你,你就要提供證據證明你不是強迫勞工。”

李強表示,這給那些涉嫌使用強制勞力的公司設置了自證清白的障礙。“現在一些跨國公司必須加強他們供應鏈的管理,防止訂單流到那些使用強迫勞動的地方。”

美聯社的報導說,7月底,聯想在給其客戶的信中說,商務部的“貿易控制”會導致再度延遲。這封信列出了它的中國供應商合肥寶龍達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生產的23種聯想樣品,並說,“立即生效,我們不再委託寶龍達生產這些樣品了,”信中還說,聯想正把生產線轉移到其他廠家。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貿易辦公室執行助理專員史密斯說,作為美國的進口商,避免強迫勞力製造的產品進入美國,既自己要遵守法,而且要看好自己的供應鏈也要遵守美國法律,確保供應鏈所生產的商品不是用強迫勞力生產出來的。

“因此,如果有多餘服裝進入美國,而將其進口美國的進口商完全要看好誰製造了這批服裝,還”,“他們一定要看好他們購貨的直接供應商,還要看好供應商的供應商。要看清誰製造了面料,以及誰生產了織成面料的棉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