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重審土改’專集出版 宋永毅稱毛思路危害當今


宋永毅參加香港大學在舉行的文革爆發50周年研討會(宋永毅提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08 0:00

加州州立大學教授、文革研究專家宋永毅主編的《重審毛澤東的土地改革:中共建政初期的政治運動70週年的歷史回顧》一書,近日由台灣和香港聯合出版。該書通過四十多位專家的專題論文,以超過一千頁和近百萬字的篇幅,從橫向和縱向剖析中共七十年前的所謂土地改革政策,揭開其前所未有的暴力性和荒誕性,及其對中國延續至今的傷害、對全體中國人所烙下的、沒有癒合的傷疤,以及對當今中國的後患。美國之音記者雨舟就該書出版引發的關注專程採訪了宋永毅。

記者:中共的所謂“土改”其實也分為幾個時期,那麼它到底前後進行了多長時間?

宋永毅:中共的“土改”分為三段,全國性土改從1949算。但是,早在30年代,中共就做了類似的事情,不過那時叫“土地革命”。而土地革命以失敗告終,因為中共被民國政府軍隊從瑞金趕走而被迫進行長征。此後,也就是1945年開始,國共兩黨開戰,中共於是不搞減租減息了,但實際上到49年之間也並沒有停止土地改革。但那還不是全國性。

1949年中共掌權後,一部分解放區土地改革或者已經完成,或者還在進行中。中共49、50年開始頒佈了土地改革法。我們現在說的是新區土改,就是包括四川和雲貴等新打下來的地區,還有江南等。這就是全國性的。所以,我們說的土改70年,其概念是從1949年算到2019年。中共的全面土改從50年開始到54年結束。

記者:土改研究者說的關於土改是謊言的提法到底是甚麼意思?為何說土改是謊言?

宋永毅:中共一開始信誓旦旦地說,要把土地給農民,說農民佔有土地將是長久的,這就是所謂的新民主主義。但是,1950年年底,中共開始在會上說,要辦合作社、要辦互助組,要把土地從農民手裡收回來。

我們說的謊言的意思,就是土改從理論基礎、執行方法到後果全部都是謊言,而且長期以來沒有被揭穿。理論基礎方面,土地改革法說,整個中國土地70-80%被地主富農佔據,這是要搞土改最主要的論據。而今天大陸學者收集到大量證據,證明這個比例並非事實。民國政府當年的調查和今天研究人員做的調查都顯示,其實地主只佔有30%的土地。但是,中共如果承認這點的話,便無法把土改進行下去。

事實上,當時中共也是心中有數的。中共的土改專家杜潤生當年在華中和華南地區進行土改工作,回到北京見到了毛主席。杜告訴毛,

地主、富農佔有的土地僅有30-40%,與你們宣佈的相差很遠;如果要按照70-80%的比例進行土改,只能把中農的土地也拿出來分了。毛說,你們在基層工作,當然知道情況,但是,這個比例到底是多少,我們不清楚,需要將來再認真調查。你看看,這麼重要的國家大計,最高領導人竟然可以如此不負責任。

其次,在土改的執行上,《土改法》明確規定,不准使用暴力手段,要給地主保存一部分房屋、家具和用品。但實際執行則完全是另一套。葉劍英在廣東進行土改被毛撤了職,因為他搞的是和平土改,不符合毛要的暴力土改的意圖。葉劍英被調回北京。土改官員方方也被撤職。陶鑄被派往廣東繼續土改,三個月之後自殺的地主便多達數萬。

最後,土改的結果也是謊言。以廣東為例,土改之前貼出的告示說,土地分下去之後將永久屬於農民。事實上,這些土地馬上便被收回。

更重要的是,這些謊言長期以來沒有被揭穿,以至於一般人都認為,中共把土地分給農民總是好事,為甚麼要加以指責呢?

記者:那麼,中共進行土地改革的目的究竟是甚麼?

宋永毅:去年剛剛逝世的人大教授高王凌曾經說過,中共土改不是為了改朝換代,而是為了改天換地;幾千年來中國的皇權對國家的改換最多只到縣一級,從來沒有觸及到村一級;中共的改天換地是要從村一級開始全面摧毀鄉紳文明,換上它的民兵和它的黨支部,甚至連它奪取政權時依賴的農會都予以取締了;中共這麼做的目的並非土地,所以,走的第一步就是劃分階級。這也是我們這本書的論文所指出的,土改就是為接連不斷地搞階級鬥爭而製造的藉口。

記者:應該從哪些方面看土改被用作中共統治的工具?

宋永毅:我在導論中概括了三個方面:第一,土改為搞階級鬥爭奠定理論基礎,中共從此得以對人民劃階級和成份;遇羅克文革遭槍斃就是因為他發文稱人人平等,儘管人們出身不同但是擁有同等的權利;第二,土改開啟了暴力革命、利用群眾法外殺人的先例;第三,土改開動了政府直接對人民群眾私人財產進行掠奪的國家機制。

眾所周知,毛的政治運動第一是土改,二是文革。文革中的大規模屠殺基本發生在農村,而且都是打著第二次土改的旗號。這是我研究文革所發現的一個非常突出的現象。最著名的一個例子發生在1966年8月,北京郊區一千多人被殺害。這些人都是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屠殺者都是貧下中農以及民兵。後者打的旗號是消滅土改中的階級敵人;第二個例子是殺死數萬人的湖南道縣大屠殺,原因也是要搞第二次土改,於是要殺地富反壞右。而所謂的貧下中農和人民法院都是土改的產物。第三個例子是廣西大屠殺,大約二十萬人被殺害。廣西負責指揮殺戮行動的革命委員會主任韋國清自己的統計則承認,“殺害了五六萬人”,而且其中85%以上是土改中的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他說,這是填補第一次土改沒有清算乾淨的空白。

還有其他地方,比方說內蒙古的“內人黨”事件也使無數無辜者慘遭殺害,理由也是重新搞土改。因為內蒙古是少數民族地區,當年的烏蘭夫腦子還算清醒,僅僅搞了溫和土改。而內蒙古軍區司令、解放軍將領滕海清到任後則是要推翻過去的路線,重新在蒙族中劃出地主,將上百萬人定性為“內蒙古人民革命黨”,製造了駭人聽聞的冤案。根據民間上訪受害人的統計數字,估計致死4萬多人;傷殘14萬多人;被抓、被迫害的人數大約有70萬。

此外,同為邊境地區的雲南也類似。那時,毛的腦子還有點清醒,認為雲南這樣的地方既然還有蔣介石時期留下的軍人在,應該溫和些以便拉攏他們。 1968年調任昆明軍區政委、後任革委會主任的工


程兵政委譚甫仁,公開提出搞第二次土改,導致雲南出現挖心、割頭、數千“站錯隊”群眾幾天內逃亡四川的悲情。

記者:繼續評估土改的現實意義是甚麼?為甚麼說土改直到今天還在傷害著中國人民?

宋永毅:說到今天,迄今為止,中國農村依然沒有出現發展的突破,比方說眼前,豬肉仍然要進口,原因就在於土地不屬於私人。土地屬於國家,政府大收紅利,得以不停販賣土地以達到不斷牟利的目的。中共腐敗的第一桶金就是從土地起步。這就使得中國這樣一個農業大國現在依然解決不了自己吃豬肉的問題。這樣的後果就是土地改革留下的。

我們這套書收集的文貫中教授的研究指出,中國經濟其他方面都可以發展現代化,唯一的問題是被土地所拖累。他在中國講學時也大力提倡把土地還給農民,當然,習近平當然不會這麼做。

土改是中共階級鬥爭的源頭,也是阻滯中國經濟進一步發展的源頭。如果不反思土改,我們就很難解釋,為甚麼毛時代那套阻礙發展的思維至今還能夠在中國有市場?也很難了解,那套思維對中國的危害在哪裡?

打個比方,現在很少有人會相信,韓戰是美帝開了第一槍,因為國內很多學者做了大量工作,從蘇聯和北韓挖掘了大量資料,乘著中國與北韓關係不熱絡的時機,發表了大量論文,釐清了人們心中對那場戰爭起因的迷思。所以,現在很少有老百姓會把“美帝”稱作始作俑者。

我們現在在土改問題上所做的也是這樣的工作。雖然我們不敢說能夠做到怎樣的程度,但是要一直做下去。一個民族如果沒有健康的歷史記憶、如果不了解歷史真相,其機體是不可能健康的。

記者:中國對土地控制的執著,究竟是出於經濟目的還是政治目的?

宋永毅:中共這麼做當然有經濟上的考慮。你想想,他把地主手裡的土地一下全部收回,同時把地主家的金銀財寶也掠奪一空。而且,金銀財寶是現鈔,也沒有全部分給農民,而是絕大部分都裝入了中央政府的口袋。同理,中共通過三反五反也掠走了很多資本家的錢。毛在1955年發表的一篇文章稱,那些錢“夠打一年半的韓戰了”。文革的抄家也讓中央政府“斬獲頗豐”。我的計算是,抄家收穫的金銀美朝佔了1966年GDP的20-25%。這個數字是驚人的,而且是現金啊,一下就讓文革能夠繼續進行下去了。

當然,更重要的是,中共這麼做是為了鞏固政權、建立自己的長久專政。所以,土改是一個政治行動,就是我們說的“政治運動”。這樣一來,往前看去,只要獨裁專制不改變,中國的土地制度是不可能改變的,尤其從目前習近平走在回頭路上的架勢來看更是如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