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防控新冠疫情的“台灣模式”是甚麼?


戴口罩孩童在台北一家鼎泰豐餐廳外觀看師傅包小籠包。(2020年3月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5 0:00

自新冠病毒肺炎從中國武漢爆發後現在已蔓延至全球200多個國家,4月10日的病例已高超過160萬,死亡人數超過接近10萬,確診和死亡病例還在不斷增加,但是在與中國地理位置相近的台灣,病例低於400宗​,死亡人數是個位數,至今大致維持正常的生活,沒有學校關閉。成功防疫的“台灣模式”使什麼呢?

由於台灣抗疫成效的突出,包括美國、歐盟、捷克及澳大利亞都與台灣簽署協議,在疫苗及篩檢試劑開發、防護裝備、信息交流等方面共同合作。上星期,美國國務院在一個美台網絡會議上將這個方程式稱為“台灣模式”,並表示將推動與全世界國家分享台灣防疫的成功模式。

究竟這個被美國稱為“台灣模式”的防疫內容是什麼?台灣又是如何做到有效防控疫情?近來許多媒體和科學期刊都有相關報導,來自台灣的醫學研究員邱貞嘉也有她自己的專業看法。

2003年薩斯病(SARS)疫情后來到美國,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擔任研究員的邱貞嘉,原先從事細胞抗藥性的臨床研究,目前的研究課題是肝炎與艾滋病。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首先表明她是以個人身份發言,不代表她的工作單位。

邱貞嘉(Christine Chiou)工作的單位有一個非常有名的主任,那就是近來經常在美國媒體上經常出現,在白宮每天關於新冠疫情記者會上站在特朗普總統旁邊向美國人民說明疫情發展的熟悉面孔安東尼·弗契(Dr. Anthony Fauci)醫生。

小兒科感染病醫師、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國家過敏與感染病研究院研究員邱貞嘉(邱貞嘉提供)
小兒科感染病醫師、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國家過敏與感染病研究院研究員邱貞嘉(邱貞嘉提供)

原先在台灣高雄榮民總醫院擔任小兒科感染病主治醫師的邱貞嘉告訴美國之音,由於當年有過對抗薩斯疫情的經驗,這次疫情爆發以來她每天都注意台灣的進展,也和台灣的前同事密切交流。她認為台灣之所以能在這次新冠病毒病(COVID-19)一開始即有效控制疫情擴大,最重要是“專業領導、重視科學數據、中央與地方協調”。

邱貞嘉說:“我想,我就是要強調,一個是專業領導;一個是重視科學和數據;然後另外一個就是不同機構和中央、地方的協調。我覺得基本上這3點都是台灣成功很重要的原因。然後我想,我非常需要強調的就是,這3點的前提,你仔細的想,這個都是在民主的國家才會做的到,因為在專制的、集權的國家裡面,只要你的領導人不相信某一個數據,那就不用講了。這也是為什麼一開始中國會隱瞞疫情的原因。”

此外,邱貞嘉提到,台灣的抗疫成效除了來自於政府的及時作為,更重要的是這些作為能夠得到“國民的配合”。

她舉例說,例如台灣每年3月舉行的媽祖遶境活動,今年在疫情中是否放仍然如期舉行,最後並非由政府決定,而是民意自己做出推遲舉行的決定,所以歸根究底,她認為民主體制才是台灣防疫有效的關鍵所在。

這種民主與威權體制抗疫的比較,在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星期四對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視頻演說中也被提出。吳釗燮說,台灣民主體制可以做到的防疫成果,正是對中國在國際上宣傳的威權治理才是最佳抗疫模式的最佳反證。

有分析人士說,在美中兩國為新冠病毒疫情的爭議而使彼此分歧更為加深之際,被美國讚許的抗疫模式也成為美台強化關係的新媒介。

“'台灣模式'提供與中國說辭不同的民主替代選項,證明民主體制也能夠成功防控病毒,無需採取威權體制的極端手段,” 華盛頓智庫全球檯灣研究中心研究員張倚維(Jennifer Chang)說,美國在表揚“台灣模式”之際,美台雙方也在加強關於新冠病毒的合作與雙邊關係。

張倚維在這一期(4月8日)的《全球檯灣簡報》中說,中國正在利用新冠疫情的機會強化它的全球地位,希望通過提供疫情嚴重國家援助及散佈假信息來轉移對它自己處理疫情不當的指責,因此在國際秩序因美中分歧而日益岔開的情況下,中國在全球宣示它在新冠疫情領導地位的做法反而促使美台關係更為緊密。

另一方面,對於醫療專業人士邱貞嘉來說,台灣應該將應對疫情的經驗與全世界分享,“不是為了要炫耀”,而是它不僅對正在抗疫中的國家非常重要,它“也是一種責任”。

不過在國際政治現實下,她說,多年來台灣卻“像一個紅頭髮的繼女一樣受到中國的霸凌”(Taiwan is like the red-haired stepchild bullied by China) (注:美國諺語“紅頭髮繼女”形容被忽視、遺棄或受虐待的孩童),被排除在國際衛生組織外,美國媒體在報導中大多只提韓國、日本和新加坡而不提台灣,因此星期二(4月7日),邱貞嘉將台灣抗疫做法發表在《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網站上。

文章提到,自從2003年薩斯疫情(SARS)爆發後,台灣就為下一個疫情做好準備,武漢發生的不明肺炎引發台灣超高度警戒(hypervigilant)並立即啟動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也因此能夠在監測、追踪與隔離之下,至今人們仍然能夠維持大致正常的生活,“沒有戲院、百貨公司,或更重要的--學校被關閉,雖然大型聚會還是不被鼓勵。”

邱貞嘉的結論是,台灣不僅是民主燈塔,也是一個“活生生的明證”,證明“要控制一個新出現病毒,可以通過科學、技術及民主治理來達到目標,不需要實施任何嚴厲的措施。 ”

與此同時,中國也在國際上加大宣傳抗疫有成的大國形象,並強力反駁任何關於中國在疫情初期隱瞞疫情、缺乏透明度的批評。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星期四在例行記者會上說,關於中國疫情的“隱瞞論、不透明論”毫無根據,疫情發生後中國在第一時間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疫情,與各國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也在第一時間開展疫情防控專家國際合作並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積極評價。

他說,中國已經向10個國家派出醫療專家組,中國從不向誰“輸出”中國模式,也從未要求誰“抄中國作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