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防範第二波疫情 加州州立大學系統改為網上教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48 0:00
下載音頻

由於新冠病毒傳染的不確定性持續存在,美國最大的大學系統最近決定秋季班的課程將虛擬教學,這是由於擔心在未來幾個月會出現第二波感染而這麼做的第一批學校之一。

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表示,至少在秋季班結束以前,他們的二十三個校園幾乎所有課程都將上網。像海上學院之類在訓練船上上課的項目,可能是少數的例外。加州州立大學系統為四十八萬兩千名學生服務。

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系統發言人邁克·烏倫坎普說:“我要確定人們理解我們沒有關閉,校園沒有關閉。有些學生還留在校園裡,我們的一些住宿設施也還有學生。為了拉平疫情曲線,我們的作法之一,是要求有機會回家的學生回去和家人團聚,但如果你沒地方去,也歡迎你留下來。我們將盡力為那些學生提供最好的服務,這是另一個例外。”

美國各地的學院和大學都在為做出類似決定而糾結,但,加州州立大學宣布消息的時機卻讓一些人感到意外,其它學院和大學曾表示,他們要到夏天晚些時候才做出決定。

加州州大系統三月十七日改為在線課程,能回家的學生都被要求回家,那些不能回家的則獲准留在學校。

十八歲的伊莎貝拉·托雷斯將在今年九月開始成為加州州立大學的新生,學習刑事司法。她說,她無法獲得完整的校園經驗,這有些傷感,但她了解這可能是確保人人安全的最佳方法。

加州州立大學秋季班新生伊莎貝拉·托雷斯說:“我認為這是讓每個人保持安全的最佳方式,也許明年你可以擁有完整的經驗,而不必擔心和別人保持距離,所以我認為從長遠看,這樣會更好。”

有些學生現在和他們的家人一起住在不同的時區,這對固定時間的課程可能是個問題。

十九歲的奧弗·巴爾是加州州立理工大學聖路易斯奧比斯波分校機械工程專業學生,他已經搬回洛杉磯和父母住在一起。

巴爾說:“社交活動方面絕對是很好的解壓方式,可以不要總是為了課堂裡發生的事情而擔憂,我很懷念社交活動。我知道我的大學朋友即使不是來自全國各地,也是來自加州各地,因此就算這個情況沒有發生,他們大多數人我也見不著。除此之外,就像,我只離開六個月,我知道我的高中朋友也回到家鄉,而我還是見不到他們,所以說,社交活動方面好像已經全部消失,我非常想念它。”

要把一些課程虛擬化也有困難。二十一歲的威廉·亨特是舊金山州立大學的工作室藝術專業學生。

亨特說:“這會很奇怪,尤其因為我修的許多美術課是實習課,在工作室上課,因此許多指導是針對人與人而設計的。比起在沒有指導的情況下自己摸索著做,然後讓你的教授對最終成品評分,如果你有教授在場批評你的技巧和作品,將讓學習如何做事容易得多。”

對大學來說,改為上網教學代價昂貴。前不久,加州州大的董事會討論了新冠病毒對春季班所造成的估計為三億三千七百萬美元的新成本和收入損失。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