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公立學校族裔研究課程引發爭議

  • 亞微

美國公立學校族裔研究課程引發爭議

在被稱為“大熔爐”的美國,外來移民的子女在公立學校中除了接受美國的本土教育之外,還有機會接觸到他們自己民族和族裔的文化及歷史。但是,是把學生融合在一起提供一個綜合性的相關課程,還是把他們以族裔劃分,開設不同族裔的研究課程,以及以何種方式教授這一課程,是一個引起爭議的話題。最近,亞利桑那州一個聯邦上訴法院的法官就這個問題做出了判決。

*禁止族裔研究課程被判違憲*

設在亞利桑那州的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法官華萊士田島8月在一起訴訟中判決說,亞利桑那州禁止開設針對西班牙語裔學生的種族研究課程的法律是以種族歧視為動機,違反了學生們的憲法權利。

田島法官在判決中指出,這個法律的“制定和實施都具有種族仇視的動機。” 預計,法庭將在今後幾個星期就採取哪些法律補救措施舉行進一步聽審。

這起訴訟由亞利桑那州圖桑聯合學區的一些墨西哥裔美國學生以及他們的父母聯合提出,被告是亞利桑那州公立學校總監戴安道格拉斯,但實際上針對的是州議會通過的針對墨西哥裔美國人研究(MAS)計劃的一道禁令。

2010年,亞利桑那州參議院通過“HB 2281”法案,禁止公立學區或公款資助的特許學校教授宣傳推翻美國政府、鼓動仇視某一種族或類群的人,以及主要為某一族裔設計或主張族裔抱團,而不把學生作為個體對待的課程。

之後,圖森聯合學區被要求停止這門開設多年的課程,否則將失去州政府提供的10%,具體說就是1千5百萬美元的撥款,於是,圖森聯合學區理事會在2012年投票決定暫停教授這門課程,轉而推出一門“文化相關課程”。

亞利桑那州教育部發言人斯特凡斯瓦亞特表示,此案涉及前兩任州公立學校總監所實施的政策,與現任州立學校總監戴安道格拉斯幾乎沒有任何關係,她只是因為目前的職務所在,才被列為此案的被告。斯瓦亞特說,無論法庭作出甚麼判決,亞利桑那州教育部都將依照執行。

他說:“我們在這個案子中聽從我們的律師-亞利桑那州司法部長的安排。目前,學區總監還沒有同州司法部長會面並仔細研究這個判決。不過,我預計不會有任何形式的上訴或這類性質的行動。”

*原告律師力推族裔研究課程*

代表墨西哥裔美國學生提起訴訟的律師指出,亞利桑那州以歧視為動機禁止開設墨西哥裔美國人研究課程的法律,違反了美國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同時也違反了憲法第一條修正案的言論自由條款,因為言論自由不僅包括言論和表達的自由,也包括獲取或接受信息的自由,在這個案子中指的是學生們通過墨西哥裔美國人研究課程了解本民族文化的自由。

墨西哥裔美國學生的代理律師理查德馬提內茲說,亞利桑那大學諾蘭卡布里拉教授從事的一項研究表明,墨西哥裔美國人研究課程有助於消除墨西哥裔美國學生與其他同齡學生在成績上的差距。

馬提內茲說:“參加這個課程的學生更有可能繼續留校就讀,有更好的出勤率並取得更好的成績,還能完成畢業所要求的州級考試,並被大學錄取。除此之外,他們受到紀律處分的比率也有所下降。我們看到,因為開設這個課程,我們期望學生所具備的所有積極面,正在表現出來或者得到改善。負面的東西越來越少,例如曠課、肄業以及從事導致受到紀律處分的行為。”

馬提內茲律師說,依照法庭判決,亞利桑那州政府必須撤回針對圖森聯合學區實施的任何命令,允許它自行選擇是否要恢復墨西哥裔美國人研究課程。

圖森聯合學區從小學到高中共有4萬7千名學生,拉美裔學生佔大多數。

馬提內茲說:“亞利桑那州政府不能再在該州12年基礎教育體制中使用這個法律來調查,更重要的是不能再禁止這些領域的課程計劃,即墨西哥裔美國人研究和種族研究等,不能再以採取執法行動為要挾剝奪學區的撥款。”

*族裔研究課程被指煽動仇恨*

圖森聯合學區理事會理事長邁克爾希克斯說,他對墨西哥裔美國人研究課程本身並沒有意見,他反對的是這個課程的教授方式。

希克斯說:“我對全美各地任何教授有關不同文化的課程都表示支持,但我反對某些個人教導我們的孩子們去恨人。我認為,有些老師教授這個課程的方式非但沒有反映全面的教育,反而煽動學生去憎恨某一群體或種族,憎恨白人以及任何不屬於拉美裔的人。我認為不應該以這種方式教授課程。”

湯姆霍恩2003年到2011年期間擔任亞利桑那州公立學校總監,之後4年又擔任亞利桑那州司法部長,目前就職於該州的一家私人律師事務所。霍恩是倡導並推動結束墨西哥裔美國人研究課程的主要驅動力。

霍恩指出,美國憲法給予每位公民,而非每個種族或族裔以平等對待的權利。因此,公立學校的任務之一是把來自不同背景的學生作為個體對待。

霍恩說:“我反對圖森聯合學區把學生們按各個族裔劃分,讓有拉美裔或墨西哥裔背景的孩子分在一班,學習他們族裔的背景知識,又讓非洲裔孩子一班,亞裔孩子一班,土著孩子一班。我認為應該把所有孩子都放在一起,介紹有關各個族裔的背景知識。我們強調不同文化對美國所做的貢獻。”

霍恩認為,田島法官的判決助長了一個“以種族分裂學生並提倡民族沙文主義”的項目。他說:“我們所有人都是一個個體,有權要求依據知識和品格,而非正好出生的種族來判斷我們。我認為這是美國的一個根本理想。”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