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限期強拆“小產權房” 業主斥政府“古今中外空前絕後


北京昌平區崔村鎮香堂文化新村網站首頁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19 0:00

中國首都北京市一些地方正在發生針對“小產權”住房的大規模強拆、迫遷活動,數以千計的居民在隆冬季節即將或已經失去被定為“違章建築”的家園房產。反映遭受圍困的業主們維權抗爭、指責地方官員“違法執政、禍害百姓”以及“暴殄天物”的大量音像和文字信息正在廣泛傳播,引發輿論高度關注。

最新一波強拆漩渦捲入了位於與天安門、故宮同一軸線上的昌平區崔村鎮的香堂文化新村。

據這個文化新村的網站主頁介紹,香堂村因其濃郁的文化內涵而聞名遐邇, 2007年被評為 “北京最美的鄉村”之一,也是2008年“北京奧運旅遊接待村”之一。目前仍然可以打開的網頁把香堂文化新村描繪成一個充滿濃郁文化馨香的山村,一個遠離塵囂的世外桃源,一個上佳的天然氧吧,一個令世人陶然於文化之中的美好家園。

然而,互聯網上湧現的大量文字和現場視頻顯示,在擁有3800多小產權房屋的香堂文化新村,目前有五百多幢住宅被有關部門定為違章建築,相關業主表示他們還未獲准行政復議就被告知,法院下令限7日內搬離,明年春節前拆除。

業主:地方政府毀約害了“善意第三人”

日前有業主對美國之音表示,這蓋著跟購房合同上同樣的村、鎮政府公章的告示讓作為“善意第三人”的業主們感到受騙上當,被村官們“給坑了”。業主靳先生把地方政府毀棄承諾的做法稱為“政府合同欺詐”。

有視頻顯示,在一個到處掛著“守住好山好水好生態”和打擊黑惡勢力之類的橫幅標語的香堂村居民小區,一位業主從樓上向樓外看守的一群黑衣人高聲呼喊說他是合法居住在自己的房內,而地方政府是在違法行政,必須立即糾正。他問道,“古今中外有這樣的政府嗎?”然後接著說,“古今中外空前絕後啦。”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楊玉聖也是香堂村面臨強拆的業主之一。他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局執意對五百多戶房產出手強拆,很難理解。 “既不合法,也不符合程序, 也不符合國家穩定,這種安定團結這個大局,也不符合一切為了人民這個執政理念。總而言之,沒有一點好處。不知為啥要這麼幹。”

不久前,楊玉聖在給中國政法大學主要領導的一封公開信中寫道:(他目前居住的住所)“是香堂村的宅基地所在地,故其土地性質無問題。所簽訂的《購房合同》 ,不僅有村委會的公章,而且有崔村鎮人民政府的公章,還有昌平區國土局頒發的《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故依法應當受法律保護。”

風口浪尖上的鎮黨委書記

崔村鎮黨委書記冉灝與楊玉聖教授同為中國政法大學校友,去年調到崔村鎮。楊玉聖在與崔村鎮一名官員對話時提醒來自重慶到北京讀書做官的冉書記要依法執政,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不要禍害老百姓。

具有諷刺意義的是,據昌平區政務信息,冉灝曾以鎮黨委書記身份帶隊在東小口鎮開展節前安全檢查,以“確保全鎮人民過一個平安、祥和的春節。”

四年多前,位於該鎮的東小口派出所一名副所長帶領多名警察暴力執法,製造了震驚海內外的中國人大校友雷洋“被嫖娼”命案。

美國之音週一撥通了香堂村委會的電話,詢問有關強拆活動的情況。對方表示,他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你們記者直接上村里了解。

北京市派下的“拆違”任務

據記者多方了解,中國各地近年來拆除被定為“違建”小產權房屋的活動頻頻發生。僅北京市過去一年來就以“保護生態環境”為由相繼對昌平區、懷柔區等多個“違章”建在鄉間的別墅區展開強制拆遷,並且不給補償,有些情況下,官方會協助同意配合遷離的業主搬家或臨時安置。

香堂文化新村是目前北京最大的小產權房集中地,有 3800多戶家庭共有上萬人口,其中許多人來自北京市各界的精英層,具有廣泛的社會活動能力和影響力。另外,有大約三分之一被視為違建的房屋是業主的唯一房產,有些業主年事已高,部分老人有病臥床。

據悉, 有到現場逼遷的官員對業主承認,香堂村的拆遷任務是北京市上面壓下來的。而時值隆冬,當局限令業主7日內搬出並有拆遷隊員威脅斷水斷電的消息激起起香堂村民憤怒和公眾輿論強烈譴責。

維權業主上傳的另一段視頻裡,一位拄著拐杖、自稱八十多歲老共產黨員的山西籍業主在小區院內朝著戴著紅袖標的保安人員哭訴,大意是為了安度晚年,他用了一輩子的心血買了這個鎮政府出售的房子,現在卻要被強拆,這處境被日本(佔領)時期還難受。

盛洪:前所未有的人道主義災難

盛洪教授曾擔任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這個具有自由派和改革派思想傾向的民營研究所一年多前被迫關門。他長期關注中國土地問題和小產權房問題,並對對強拆問題深有研究。

盛洪自己在懷柔區水長城老北京四合院的小產權房三個月前被強拆。他不久前對美國之音說,建立經營一個家園需要幾十年,而拆毀它只需要一刻鐘。他認為,地方政府打著保護生態環境和拆除違建的旗號逼迫業主接受不合理不對等的拆遷協議,在疫情和水災等天災人禍持續肆虐人類之時動用大量人力物力去拆居民用心血和汗水建成的家園,是反人類和反文明行為。

在上週發出一篇推文中,盛洪呼籲“昌平區政府立即停止非法強拆。”

盛洪寫道:現在已是寒冬,晚上零下8度。它們在這時要非法強拆香堂業主的家園,這真是欺人太甚。據我所知,香堂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唯一住宅。如果強拆,就是古今中外從未出現過的人道主義災難,也在摧毀“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中華傳統。

這位經濟學家指出,居住權是憲法權利,但是這些當權者不尊重憲法和法律。他說,“他們完全是自說自話,連對話都沒有,連行政復議對簿公堂都沒有,就這麼幹,而且又是大冬天,疫情嚴重的時候,這是非常令人憤慨的。”

業主悲憤抗爭 警察抓人

一位要求匿名的原體制內學者對美國之音表示,違法行政、破壞民生、毀壞業主家園的強拆行為讓他和其他業主一樣感到悲憤,儘管他在香堂村的住房目前還未劃入拆遷範圍,因為唇亡齒寒,現在不拆遲早也被鉤機鉤成廢墟。

這位學者還表示, 業主們被告知強拆的時候只有7天的期限,而村委會主任兼黨支部書記簽字畫押的日期是9月,已經錯過了行政復議的時機,而且這位村官現在躲藏起來。

紅色詩人郭小川的長女、原中央電視台新聞電影厂編導郭嶺梅一年前開始抗爭時就寫了遺書,以示維護在香堂居住權益的決心,此舉獲得不少業主聯名聲援。 12月5日,昌平公安分局以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罪名將郭嶺梅刑事拘留。警方打電話通知她女兒,此前她的家屬並不知道警方抓走她。

武漢肺炎爆發一周年、世界仍在遭受新冠疫情荼毒危害之際,中國一些地區再度出現多起本土感染病例,北京昌平當局此時抓捕維權業主,又派出大隊人馬闖入民宅執行強拆,在社會上和麵臨失去家園的業主當中加劇了緊張氣氛。

業主:用法律大棒搞法西斯式強拆

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身穿黑衣的拆遷人員和臂戴紅袖標的保安隨著大型機械車輛進入香堂村,據說有上千人。

在現場觀看的業主靳先生告訴美國之音,香堂村的9區、10區和4區已經被封鎖,他正在目擊見證這場他所說的法西斯式的強拆,黑衣人闖進兩戶家裡沒有人的房子開始往外搬東西,準備拆了。他說,“就是不想給錢(賠償),扣一個違建的說法,拿著法律的大棒,然後進行法西斯式的強拆。”

家住香堂村、已從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退休的邢小群教授寫道:“我感到自己和鄰里們就像待宰殺的羔羊;就像當年德國和波蘭的猶太人被驅使著排上隊,被驅使著上了車,被驅使著拉向集中營,又被驅使著走進焚屍爐。”

兩年前的冬季,北京市在一些城鄉結合部展開了激起強烈公憤的驅逐低端人口和強拆運動。有網友將兩張照片把當時的場景與二戰前納粹黨員與黨衛隊襲擊德國全境的猶太人的“水晶之夜”事件相比。

拆違運動此起彼伏

過去一年在北京開展的強拆違建運動中,昌平區小湯山鎮的居民小區九華農業科普示範園、昌平區瓦窯、懷柔區橋梓鎮雅園和水長城老北京四合院、青島涵碧樓、河北野三坡等小產權房社區均遭清理,涉及人口數以萬計。有網民形容北京西城區白紙坊一帶進行的強拆運動是“一半暴力,一半暴利。”

不甘失去家園的業主由於反抗強拆而造成死傷的案例時有所聞。最近在上海曾發生一起業主在強拆人員衝入家門之際點燃煤氣罐自殺的悲劇。

中國各地發生的一系列清理“違建”事件中,最著名的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六次批示才最終推倒的秦嶺北麓別墅群。該事件引發了陝西省官場地震,原省委書記趙正永鋃鐺入獄,被判死緩,個人財產全部充公。

學者譴責非法強拆

2020年4月,中國疫情稍微趨緩,一些地方當局就恢復了所謂的清理整頓強拆行動。當時,郭道暉、張千帆、賀衛方、盛洪、郭於華五位在北京的知名學者聯名致信中國總理李克強,“譴責違憲非法強拆運動”,呼籲制止“以非法手段強拆公民家園”的恐怖行為。

這封聯名信說,“近年以來,北京等地出現了以“拆違”為名義侵犯公民住宅權和財產權、大規模非法強拆事態。2019年以來,這種事態因北京等一些地方政府以運動方式,制定大面積強拆計劃,利用各級政府組織,將官位及晉升與強拆“成績”掛鉤,造成更為負面的重大的社會衝擊,住宅權被嚴重侵犯,住在唯一居所的公民被從家中趕出,流離失所;所有被非法強拆的公民遭受相當於數年全部年收入的巨額財產損失;他們的憲法權利遭到踐踏,他們的人格尊嚴掃地。”

2020年6月,北京環鐵藝術區、008藝術區、宋莊藝術區、水坡藝術區、黑橋藝術區及崔村流村等大片房產遭強拆,遭到原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撰文痛批。他寫道,這種“到處強拆,雅曰增加土地儲備,而實則指向土地增值,再於上下其手中倒騰牟利。'一房東'、'二房東',權錢之間,勾肩搭背,環環相扣,盆滿缽滿,苦的是萬千住戶。 ” 文中指稱北京的強拆和驅逐低端人口是“喪心病狂”,又把江西的平墳和焚燒棺木以及山東的“合村並居”等運動斥為“傷天害理”,“不僅違犯實在之法,更且悖逆普世公理。”

中國官媒:小產權房問題考驗政府智慧和能力

備受違建清理和強拆困擾的中國小產權房現象由來已久,其產生原因與城市住房市場價格不斷攀升和農村土地資源配置制度密切相關。

中國官方媒體《法制日報》引用的一份數據顯示,包括小產權房在內的中國所有城鎮住房面積為298億平方米,其中小產權房面積為73億平方米,佔比達到24%,僅次於佔比38%的商品房面積。

該報分析指出,“專家認為,在普通商品住宅價格高企的今天,小產權房因成本和價格較低廉受到歡迎,但與現行法律相悖。然而,如果將小產權房項目都拆除,不但浪費資源,還會激化矛盾。如何妥善對待和處理小產權房問題,成為各級政府亟須解決的一個難題,考驗政府管理智慧和執政能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