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澳美記者被逐 外國駐華媒體報導遭遇“寒冬”


澳廣駐京記者比爾·博圖斯(Bill Birtles)2020年9月8日抵達悉尼機場。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31 0:00

中國與美澳等國關係日益惡化導致中共當局加緊對外媒記者進行報復。澳大利亞最後兩名駐華記者在遭國安警察騷擾約談、被限制出境後最終於9月7號得以離開中國。此外,中國近期還驅逐美國媒體記者和暫停續簽外國記者簽證。這些都引發國際關注,令人擔憂外國媒體在華報導會更加艱難。

澳大利亞已無駐中國記者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常駐北京記者比爾·博圖斯(Bill Birtles)和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AFR)常駐上海記者邁克爾·史密斯(Michael Smith),在中國經歷“驚心動魄”的120個小時“人質外交”後,星期一(9月7日)晚得以緊急撤離中國,9月8日回到悉尼。

這意味著自1970年代中期以來,首次出現沒有一名資質認證過的澳大利亞記者派駐中國的境況。

據澳廣等媒體報導,這兩位澳藉記者都用"恐懼、"害怕"、"不再安全"形容離開中國前的最後5天。他們都對以這樣的結局深感“失望和悲哀” 。

9月3日午夜剛過,多名穿制服和便衣的國安人員分別出現在比爾在北京和邁克爾在上海的家門口,告知他們因涉入“國家安全調查”需接受訊問,並禁止他們離境。

第二天,兩人分別前往澳大利亞駐北京大使館和上海領事館並接受建議留在澳大利亞使領館受到庇護。隨後,澳方與北京展開多日外交交涉和談判,確保兩位記者在接受訊問後能安全離開中國。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駐滬記者邁克·史密斯(Mike Smith)2020年9月8日抵達悉尼機場。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駐滬記者邁克·史密斯(Mike Smith)2020年9月8日抵達悉尼機場。

兩人返回澳大利亞後接受自家媒體訪問時透露,在接受國安官員訊問時,都被問到關於成蕾的問題。比爾告訴中國國安官員他和成蕾只是一般交往,而邁克爾則說從未與成蕾交談過。

成蕾是澳籍華裔媒體人、被中國當局抓捕前是一位致力於“講中國故事”的中國央視英文頻道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的著名財經主持人。澳大利亞外長佩恩8月31日在一份聲明中證實,成蕾8月14日被中國扣押,目前處於監視居住狀態。澳大利亞官員幾週前通過視頻對成蕾進行了領事探訪。

邁克爾回到澳大利亞後在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撰文稱,中國當局對他和比爾·博圖斯的行動顯然是“政治性”的。

侵害媒體自由重大升級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9月8日發表聲明,就兩位澳大利亞記者“前所未有地”受到國安人員騷擾和恐嚇,引發外交對峙,最後被迫離開中國的事件向中國政府提出強烈抗議,指中國違背外國記者意願限制他們的行動,標誌著中國政府持續不斷的侵害媒體自由的“重大升級”。

聲明強調,駐華外國記者協會譴責這一導致外國記者擔憂他們可能成為中國“人質外交”目標的嚴重侵蝕新聞自由的行為,強烈反對中國把外國記者當作更廣泛外交糾紛中的“棋子”。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還表示,非常遺憾地注意到,隨著兩位澳大利亞記者的離開,澳大利亞媒體已沒有一位記者在中國從事報導。而僅僅今年上半年就有17位外國記者遭到驅離,這對希望了解中國的全球媒體受眾來說,是令人遺憾的損失。

停止續發美媒記者證

此前一天,駐華外國記者協會還發表了一則聲明,對中國當局停止為在華美國媒體的外國記者續發記者證感到震驚,批評中國外交部發出允許繼續使用過期記者證的信件,迫使駐華外國記者陷入不安全的臨時身份狀態。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華爾街日報、彭博社等4家媒體的至少5名不同國籍的記者受到影響。

聲明表示,中國政府明確說這是對美國處理中國官媒駐美記者簽證問題的回應。外交部官員暗示,這類發給駐華外國記者的信函可以隨時取消,將外國記者置於隨時被驅逐的威脅之下。

外國記者證通常有效期為一年,但今年許多外國記者證有效期被縮短到半年,甚至90天。外國記者只有獲得更新的記者證後才能在中國合法居住和從事報導。

四十年來最嚴峻時期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展江教授對美國之音表示,目前是改革開放40多年來,外國媒體在華報導所面臨的最嚴峻的時期。

他說:“中國實際上是在改革開放以前,特別是像澳大利亞這樣的國家,就有記者派駐中國。所以,現在這種局面應該說是最緊張,中外的媒體交流處於最低潮吧。確實,這個局面是多少年沒有見到過的。這和十幾年前,我記得,在新華社開了一次世界媒體峰會時候的情況應該說很不一樣了。當時國家主席胡錦濤說,外國記者越來越多地報導中國,是對中外的交流、外國了解中國是特別有幫助的。我那次特別注意到,中國最高領導人少有地正面肯定外國媒體在中國的作用。應該說,他講的外國媒體,主要還是歐美國家的媒體吧。所以,現在的情況確實比較嚴峻,對,相當相當嚴峻,這個局面確實讓人比較擔心。”

回到閉關鎖國毛時代?

前中國青年報冰點雜誌主編、敢言媒體人李大同表示,中國政府驅趕客觀報導中國的外國媒體記者,只能將自己的本性暴露於國際社會,用中國自己常說的話,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李大同說:“中國這個就是胡鬧,它拿著美國和西方國家這些貨真價實的新聞工作者來懲罰他們,以為是懲罰了這些政府。其實這些新聞機構跟政府什麼關係也沒有。本來這些新聞機構是可以客觀中立地報導這個國家發生的事情的,你現在把這些真正的新聞機構都驅趕走了,本身就是一個荒誕至極的事情,導致所有的媒體都與你為敵,都知道你是什麼性質的政府。這就是他們想要的嗎?只能證明他們的無知和愚蠢。”

李大同表示,中國政府的做法非常危險,讓外界認為中國在返回毛時代的“閉關鎖國”。

他說:“就是回到毛澤東時代,唯一的結果就是這個。你把所有的外國記者都趕走了,然後你作繭自縛,自己在那裡自己樂呵。你無非自己再把自己封閉起來,別的還有什麼作用?這就是開始新一輪的閉關鎖國嘛,你還有什麼。”

擔憂成為人質外交棋子

加拿大環球郵報駐北京分社社長萬德山(Nathan Vander Klippe)不願就外國媒體在中國未來的境遇發表評論性看法,只願講述事實性的感受。他表示,中國政府的舉動在外國記者中造成了恐懼,擔心他們可能成為中國“人質外交”的對象。

他說:“我們從在中國的外國記者那裡聽到,這在記者中造成了一種恐懼,就是中國的'人質外交'的做法可能擴大到在中國的外國記者身上。這造成的寒蟬效應是,目前能在中國從事報導的外國記者更少了。不過,許多離開中國的外國記者從其他地方繼續報導中國。我認為,你會發現,仍留在中國的外國記者,繼續盡最大努力報導中國,我不認為任何記者想改變我們在中國從事報導的方式。”

美中關係惡化的一方面

中國今年上半年前所未有地驅逐許多美國記者的媒體戰,展江教授表示,這是中美關係目前大局的一個方面。

他說:“我覺得中國向外國媒體越開放,對提升中國的國際形象越有利,而且這往往是一個成本比較低的做法。但是問題是,現在這種情況的出現,官方,包括中國官方可能都不會認為是自己造成的呀。所以,他的核心還在於中美關係。當然澳大利亞這次這樣被中國對待,可能也就是因為它在很多方面配合特朗普總統政府吧。”

今年4月澳大利亞政府呼籲國際社會針對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源頭展開“獨立調查”後,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立即警告,北京可以採取措施,讓中國人不買澳洲的產品,不到澳洲旅行。

中國隨後對進口的澳大利亞大麥加徵80%的關稅,還以檢疫為由禁止4家澳大利亞出口商向中國出口牛肉。再後,中國又對澳大利亞葡萄酒加徵進口關稅,並限制中國人前往澳大利亞旅遊和留學。北京否認加徵關稅的措施是對澳大利亞進行報復。

今年7月,澳大利亞政府修改了前往中國的旅行建議,警告本國公民在中國大陸可能會遭到“任意拘留”。

此次發生以澳大利亞記者為“人質”的前所未有的事件,令已經受到貿易、間諜活動、香港問題和新冠病毒疫情影響的澳中緊張關係進一步惡化。

而此次澳大利亞記者的事件也正值美中關係近期全面惡化,雙方就新聞記者的糾紛相互採取報復行動之際。

近年,在美國向中國包括“大外宣”的媒體敞開大門的同時,中國國內的言論控制和媒體控制卻日趨嚴厲。美國媒體網站幾乎全部遭到中共的封殺,美國及西方國家駐華記者越來越受到各種限制和刁難。中國官方通過各種手段對西方記者製造恐懼以影響他們的報導內容,比如縮短簽證期、拒絕給他們不喜歡的外國記者發放簽證,甚至在採訪期間扣押和毆打記者,或者直接驅逐記者等等。

美中媒體戰始於今年2月。華爾街日報一篇評論文章的標題使中共感到不滿。中國外交部要求正式道歉,而當該報的道歉不能令中共“滿意”之後,該報駐北京的3名記者2月19日被驅逐。

美國國務院3月宣布認定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國日報及人民日報5家官媒喉舌為“外交使團”。隨後美國國務院要求4家機構的人數從160人減至100人。

中國隨即進行報復,吊銷了美國3家主要媒體十幾名駐京記者的記者證,要求離開中國,而且不能前往港澳報導。同時,中國還要求對包括美國之音在內的幾家在華媒體所有人員進行財產等詳盡申報。

美國國務院5月宣布把中國駐美記者的簽證期限和續簽期限都改為90天。隨後,中國政府停止為多家美國媒體駐華記者續發記者證。中國外交部官員稱這是中國回應美國特朗普政府對待中國駐美官媒記者的“對等舉措”。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日表示,美國對中國宣傳機構的限制與中國打壓美國自由媒體沒有可比性,北京任何限制美國媒體記者的做法都將得到華盛頓的“對等”回應。蓬佩奧敦促中國政府立即信守其尊重言論自由包括新聞業者言論自由的國際義務。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今年3月發表報告,批評中國政府將把記者簽證當作“武器”,自2013年習近平上台以來,通過直接驅逐或不續簽記者簽證的方式迫使許多外國記者離境,以此加大駐華外國記者從事報導的壓力。

該報告是根據對114名外國記者的問卷調查回應撰寫的。報告指出,2019年外國記者在中國的工作條件顯著惡化,問卷連續第二年顯示沒有一個接受調查的記者說在中國從事的報導條件得到了改善。 82%的受訪者說,他們在進行報導的時候遭受到干涉、騷擾或暴力對待。

北京否認限制外國記者的新聞採訪和報導自由,還批評外國媒體對中國對待維吾爾少數族裔、香港抗議活動和中國高層領導人等問題的報導,稱那些報導帶有偏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