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TikTok母公司前高管:中共利用公司數據識別追踪香港示威者


北京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展示中心的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的展台。(2022年2月10日)

中國著名科技公司字節跳動美國分公司一位前主管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證實,公司黨委的一些官員曾經利用該公司擁有的TikTok這個在全球都備受年輕人歡迎的短視頻社交程序所提供的數據識別與追踪香港的示威者。

曾在字節跳動美國分公司擔任工程部主管的餘印濤表示,同一批中共官員也可以獲取美國用戶的數據,但是字節跳動公司否認這一指控。

餘印濤2017年8月至2018年11月期間曾為字節跳動美國分公司工作。他今年5月12日在舊金山高等法院對字節跳動公司提起訴訟,指控公司當年對他不當解僱。餘印濤在向法院提交的訴狀中指控說,字節跳動在未獲准許與授權的情況下,從事一項“通過別家平台竊取內容並由此獲利的全球性陰謀”。

餘印濤在訴狀中說,當他向公司更高的管理層就此表達關切後,他們對這些關切不屑一顧,而且要求他將這些非法的程序隱藏起來,特別不能讓公司中的美國僱員知道,因為美國擁有更嚴格的IP和集體訴訟法律。餘印濤說,他隨後便被公司解僱。

TikTok是抖音國際版,也是字節跳動公司的一款品牌產品。該公司被前僱員提起訴訟之時,美國聯邦以及絕大多數州政府和公立學校已經因為擔心中國政府對該公司以及TikTok上的視頻內容施加影響而作出禁用或限用的決定。美國國會一些議員還呼籲在美國對TikTok下達全面的禁令。

據美聯社報導,餘印濤在向法庭提供的最新文件中還透露,字節跳動公司內有一個“超級用戶”資格證書或稱上帝證書,可以讓公司內一個中共黨委成員查閱字節跳動公司收集的所有數據,包括美國用戶的數據。

美聯社引述餘印濤在法庭文件中的話說,“超級用戶”證書實際上就是“字節跳動公司為保護數據免遭中共監控而設立的所謂屏障開啟了一個後門”。

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學生舉行示威集會。(2019年12月13日)
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學生舉行示威集會。(2019年12月13日)

作為前英國殖民地的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後號稱是一個享有“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特別行政區,但是北京當局卻不斷收緊對香港的控制。在香港分別於2014年和2019年爆發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之後,北京更通過包括在香港實施國安法等一系列高壓手段,全面壓制民主派和對政府不滿的任何異議。連港人每年自發悼念六四天安門慘案死難學生的權利也被剝奪。

餘印濤在法庭文件中說,他曾看到“超級用戶”證書被用來監視香港示威者和民權活動人士身處何處和使用的器具、他們的網絡信息、SIM卡識別號碼、IP地址和通訊方式。

不過,字節跳動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餘印濤的指控“毫無根據”。

“很奇怪余先生2018年7月被Flipagram解僱以來的五年裡從未提出過這些指控,”美聯社引述字節跳動公司的聲明說。Flipagram是被字節跳動公司收購的一家美國短視頻製作程序,後來因為經營上的原因而關閉。“他的行動顯然意在引起媒體的關注。”

“我們計劃強力反對訴狀中這些我們認為是毫無根據的要求和指控,”字節跳動公司說。

餘印濤的律師鄭查理(Charles Jung)指出,他的當事人選擇提出這些指控是因為他最近聽到TikTok首席執行官週受資在國會聽證會上作證時否認中國當局能接觸到TikTok用戶數據,這令他感到不安。

“公開在法庭上講出真相是有風險的,但是社會變革需要說出真相的勇氣,”路透社引述鄭查理的話說。“對他而言,公共政策基於準確的信息很重要,因此他下決心要說出真相。”

TikTok目前在美國擁有1.5億活躍的用戶,全球用戶更是超過十億人。但是TikTok處理數據的方式正在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地區受到嚴厲的審核。外界擔心中國政府掌控這些數據,並且通過TikTok的用戶群擴大中國的影響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