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納粹分子洗心革面披露親身經歷


前新納粹份子克里斯蒂安·皮喬利尼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59 0:00

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多夫·雷最近把出於種族或族裔仇恨的暴力極端主義視為急迫的頭等大事,可以和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等量齊觀。據一個仇恨團體的前成員說,這些極端主義團體正在使用伊斯蘭國組織的策略來招募新成員,通常是年輕、容易受影響、孤僻的青少年。

前新納粹分子克利斯蒂安·皮喬利尼說:“1987年,我被招募加入美國第一個新納粹光頭黨團體。”

皮喬利尼2019年在國會作證,是他轉型過程最新的一步,這個過程要從一個來自充滿愛的辛勤移民家庭的小憤青說起。

皮喬利尼說:“在這十四年的多數時間,我不受歡迎,還遭到霸淩,我因此開始尋找認同感、社區意識和人生目的。在社會邊緣,我找到了一個人生理論。我十四歲的時候,一個男子在小巷朝我走來,我當時在吸大麻,他把大麻從我嘴裡扯出來,瞪著我的眼睛說,這就是共產黨人和猶太人為了馴服你而讓你做的。老實說,十四歲的我根本不知道共產黨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見過猶太人沒有,甚至連馴服這個詞兒也不懂,但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有人真正看到了我,接納了我。”

他在這個運動裡一待就是八年。

皮喬利尼說:“1995年,我開了一家唱片行,販賣自己進口和製作的種族主義音樂,但在這家唱片行,我也賣不同的音樂產品,像朋克搖滾、說唱和重金屬音樂,而且實際上我才第一次開始碰到黑人、猶太人和同性戀者,並且和他們進行了有意義的互動。所以,你知道,在擁有那家唱片行的期間,我開始真正的用人性觀點檢驗正在我腦海裡浮現的妖魔化想法。我很感激這些人,因為他們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但他們仍然刻意用溫情來激勵我,這份溫情是在我最不配得到它的時候,他們給了我的。對我來說,那是脫胎換骨最重要的時刻。”

皮喬利尼寫了幾本關於自己經歷的書,還成立了一個叫做解放極端分子的組織,為年輕人提供了一些比極端主義誘惑要好的選擇。

皮喬利尼說:“今天我在白人民族主義中所看到的,跟我看到的基地組織或伊斯蘭國組織早期行為非常類似,宣傳策略一摸一樣,招募手法大同小異,用高品質的行銷視頻來展示說,如果你加入這場鬥爭,有希望得到這樣的榮耀。”

他說,他試著讓自己成為多年朝著十四歲的克里斯琴·皮喬利尼走來的那個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