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總統私人律師朱利亞尼兩名合作者被捕


總統私人律師朱利亞尼兩名合作者被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40 0:00

特朗普總統私人律師朱利亞尼的兩位合作者被捕,他們被美國聯邦當局指控非法向共和黨競選陣營捐贈了幾十萬美元,受益者包括一個支持特朗普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兩人被捕之際,眾議院的彈劾調查人員正在試圖對他們進行取證。

烏克蘭出生的美國公民帕爾納斯和白俄羅斯出生的美國公民弗魯曼星期三晚在杜勒斯國際機場被捕,當時他們正試圖離開美國。一名執法官員說,他們定於星期四下午在亞歷山德里亞第一次出庭。

針對兩人的指控源自去年一家獨立監督組織向聯邦選舉委員會提出的投訴。投訴聲稱,兩人建立了一個空殼公司,以匿名向支持特朗普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美國優先“輸送資金。

22頁的起訴書證實了那家監督組織”競選法律中心“發現的問題。根據起訴書,帕爾納斯和弗魯曼利用據稱是從事液化天然氣的公司“全球能源生產商”(GEP)向那家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捐獻了23萬5千美元,還向另一個政治行動委員會捐款1萬5千美元。帕爾納斯向特朗普2016年的競選陣營捐贈了5萬美元。

根據起訴書,帕爾納斯和弗魯曼“試圖推動他們的個人財務利益和至少一名與他們共事的烏克蘭政府官員的政治利益”。起訴書沒有點出這位烏克蘭官員的姓名。

另外兩名被告---烏克蘭出生的安德雷•庫庫甚金和美國出生的戴維•科雷亞也被起訴書提及,他們與另一個違反競選資金法的欺騙行動有關。那名官員說,庫庫甚金已在加利福尼亞州被捕,但科雷亞仍然在逃。

帕爾納斯和弗魯曼有與朱利亞尼共事的歷史。前紐約市長朱利亞尼去年開始挖掘特朗普政治對手的黑材料,向烏克蘭當局施壓,要他們調查前副總統喬•拜登和他的兒子亨特•拜登。

據報導他們倆人把朱利亞尼介紹給兩位前烏克蘭檢察官,他們聲稱喬•拜登在2016年讓前總檢察長丟了官,因為那名總檢察長當時在調查一家天然氣公司,亨特•拜登在那家公司擔任董事,報酬不菲。那兩位前檢察官後來又收回了大部分說法。

在兩人被起訴之際,眾議院對特朗普進行彈劾調查的調查人員正準備在星期四和星期五兩天對他們取證。星期四,領導彈劾調查的三個眾議院委員會向帕爾納斯和弗魯曼發出傳票,索取與調查相關的文件。

起訴書沒有提到朱利亞尼或上個月觸發彈劾調查的向烏克蘭施加壓力的爭議。不過,起訴書指稱,帕爾納斯顯然是在一個或更多沒有點名的烏克蘭官員的要求下,索取未點名的某國會眾議員的幫助,趕走當時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瑪麗•約万諾維奇,與此同時,他承諾向那位眾議員的競選捐款。

特朗普在5月20日把約万諾維奇召回。在7月25日給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電話中,特朗普稱約万諾維奇是“壞消息”。澤連斯基也對她持批評態度,並在電話中抱怨說,她“對我這位新總統的接受程度不夠好”。這通電話是彈劾調查的核心。

約万諾維奇定於星期五接受眾議院彈劾調查人員的取證。

在起訴書中所列的涉及所有四名被告的另一起欺騙行動中,這四人與一名俄羅斯人合夥,在美國設立了一家休閒型大麻公司,然後串謀向美國政界人士提供競選捐款,以幫助他們獲取州營業執照。

那名未點名的外國人據稱進行了兩筆50萬美元的電匯,資助遊說努力,但是起訴書說,他在其中的角色卻被隱瞞,這是因為“他的俄羅斯根和當前對此的政治恐懼症”。

起訴書說,四名被告利用這些資金,”試圖獲得對政界人士和候選人的影響力以及有影響力的表象。”例如,2018年11月,弗魯曼利用這些資金向內華達州內的政治候選人捐獻了1萬美元。與此同時,他們錯過了申請營業製造的最後期限,他們的生意從來也沒有做起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