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螞蟻上市突然叫停,官民爭鬥使螞蟻金服秒變“馬已經服”


資料照:中國浙江杭州螞蟻集團總部標識前的攝像頭 (2020年10月29日)

據最新消息,螞蟻科技集團上市計劃被中國監管當局突然叫停。從上海證券交易所發出的通知中可以看出,叫停的決定跟該公司實際控制人馬雲與監管機構在對移動支付業務的監管問題發生的爭執有很大的關係。

週二(11月3日),上交所給螞蟻科技集團發出的通知說,該公司高層被有關部門聯合進行監管約談,螞蟻金服的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可能導致你公司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上交所決定暫緩螞蟻科技集團的上市計劃。

上交所的通知還要求螞蟻集團依照規定作出公告。

最近幾天,螞蟻公司實際控制人馬雲與監管機構之間意見分歧引起公眾高度關注。但上交所暫停螞蟻金服上市計劃的決定還是讓外界感到震驚。

按照原來計劃,螞蟻科技將在周四,也就是後天,在上海證券市場科創版上市交易。該公司已經在上週在香港上市。螞蟻科技在兩地股市的融資規模達到創紀錄的370億美元,被稱為世界證券市場規模最大的一次IPO發行活動。

螞蟻科技集團是從阿里巴巴集團分離出來的移動支付業務。目前該公司的市值大約為3150億美元。

馬雲和監管部門的分歧發生在周一在上海召開的一次由中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組織的金融峰會上。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會上發表了主旨講話,提醒監管部門注意中國金融系統目前存在的系統性風險。

馬雲在發言中對王岐山所說的系統性金融風險表示了不同的意見,對目前中國的金融監管模式提出了質疑。

馬雲認為,中國還沒有建立起來一個完整的金融系統,所謂系統性風險根本就不存在。他批評金融監管思維落後,只知道管控風險卻不注意鼓勵創新,難以引領未來的新金融。

馬雲指出,監和管是不同的。監是看著你發展,管是有問題的時候才去管。馬雲說:“我們現在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不夠。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昨天的監管,我們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來管理機場,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理未來。 ”

對馬雲的這種截然不同的觀點,官方作出了出人意外的強烈反應。中國央行下屬的金融時報連續三天發文,反駁馬雲的觀點。文章說,以金融科技為代表的新金融是有特殊風險的,部分大型科技公司金融價值觀扭曲,誘導過度負債消費,且容易有市場壟斷和不公平競爭、侵犯客戶隱私的問題。

文章稱,螞蟻集團個人用戶多達十億,機構用戶超過八千家,數位支付交易規模達人民幣118萬元。一旦出現風險暴露,將會引起嚴重的風險傳染。

緊接著,中國央行、中國證監會、中國銀保監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四家監管機構在周一聯合約談了螞蟻集團高層包括實際控制人馬雲、集團董事長井賢棟和總裁胡曉明。觀察人士表示,這種多家政府機構聯合約談某一企業主管的方式在約談司空見慣的中國也是極為罕見的。

不過,約談的內容沒有立即公佈。到當天晚上,螞蟻科技集團只是泛泛的表示將會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沿著“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的方針。

週二(11月3日)路透社的消息來源說,四個政府監管部門在約談中明確向螞蟻集團高層表示,該公司利潤豐厚的移動支付業務將會受到政府更為嚴格監管。

監管部門說,政府監管的重點將是它的現金牛(利潤穩定的業務)和消費貸款業務。政府將對螞蟻金服的資本充足率、槓桿率等方面提出更為嚴格的要求。

消息人士稱,監管部門對螞蟻金服的業務、信貸業務規模和盈利數據感到非常“意外”。路透社說,監管部門還在約談中要求螞蟻金服切實遵守小額貸款規則。

據報導,截至到今年6月份,螞蟻集團的消費借貸餘額為1.7萬億元人民幣,佔中國儲蓄金融機構發放的消費貸款總額的21%。

移動支付是一塊而利潤豐厚的行業,中國國有銀行對螞蟻金服獨占這塊大餅早有不滿。馬雲和監管當局之間的衝突發展的如此之快,讓觀察人士也感到有點猝不及防。在這一回合中,馬雲似乎還沒有展開就已經結束。難怪網友們用螞蟻金服的諧音戲稱馬雲為“馬已經服”、“馬已今服”。

基金經理們對螞蟻科技股票上市持非常樂觀的態度。他們估計該公司的市值可能會高於原計劃的一倍。大媽大叔投資人購買這支股票的人數也超過預期。螞蟻公司的股票很有可能會進入一些全球性主要股指。

中國許多基金經理們認為,螞蟻金服的股票擁有巨大的增長潛力,是各家基金“必須擁有的”一支股票。廣州澤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預計,螞蟻金服在滬市的增長幅度可能高達150%。

這家設在中國杭州的公司是中國移動支付行業的龍頭老大,其業務包括提供貸款、保險、資產管理、為金融實體提供技術等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