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打贏對華數字貿易戰 美國專家:建立民主國家互聯網


外交關係協會《將數字貿易武器化- 建立一個數字貿易區以促進線上自由和網絡安全》報告圖標(網絡截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3 0:00

如果建立一個民主國家的數字貿易區,中國公司在美國網店裡的數字商品將被課稅;如果“中國繼續其數字貿易中的惡行,將被完全禁止進入美國市場。”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剛發表的數字貿易報告的作者告訴美國之音。

這份週三(9月29日)發布的報告名為《將數字貿易武器化-建立一個數字貿易區以促進線上自由和網絡安全》(Weaponizing Digital Trade。該報告的作者是外交關係協會網絡政策資深研究員羅伯特·科內基(Robert Knake)。

科內基說,如果美國不能提出一個可以跟中國專制模式競爭的具吸引力的方案,並說服其盟友加入,那麼中國將主導全球互聯網,一個侵犯隱私、實行審查、支持國家監視的互聯網世界將變得越來越普遍。

美中完全不對等的數字貿易現狀

“現在的情況是,幾乎所有構成美國數字經濟的企業都被禁止在中國開展業務,沒有臉書,沒有谷歌,微軟的運營受到一系列地方運營協議限制,實際上中國根本沒有從美國進入中國的自由流動的數字貿易,” 科內基對美國之音說。

雖然當今所有貿易幾乎都已數字化,但科內基指的數字貿易“專注於數字商品和數字服務的貿易”,“典型的就是亞馬遜或阿里巴巴,數字商品和服務,亞馬遜雲計算服務,數字音樂,遊戲等等,“科內基解釋道。

科內基說,現狀是“中國的技術、中國的公司在美國自由運營“,而針對華為、中興、抖音和微信的製裁措施僅僅是”例外,而不是規則“,現行規則是”中國公司在谷歌網店、在蘋果的應用商店,阿里巴巴在美國賣其技術,中國電信可以在美國擁有網絡。”

科內基表示,他建議的數字貿易區建立後,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損失會減少,而中國公司在美國市場會付出代價,“至少他們的商品會被課稅,會對那些商品徵收關稅,他們不能跟數字貿易區內的競爭者競價。如果中國繼續其在數字貿易中的惡行,他們將被完全禁止進入美國市場。”

中國已經看到數字經濟將成為其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並深知美國占據數字貿易的領先地位。北京最近又開始高唱“發展數字貿易,實現合作共贏”;中國工信部部長肖亞慶9月5日在2020年數字貿易高峰論壇上說:要“加強國際交流合作”, “為發展數字經濟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

所謂中國智慧和方案就是參與製定符合中國專制治理的國際標準。“無論美國做什麼,許多國家都將被拉到互聯網控制的中國模式一邊”,因為“中國模式對專制政府有著天然吸引力”,而倡導信息自由流動的互聯網的努力“從來無法在聯合國和其它國際組織得到推進,因為中國和俄羅斯從根本上反對互聯網應該是自由民主的觀點”,這份報告說。

美國最大優勢是盟友

科內基在報告中指出,相對中國和俄羅斯,美國最重要的優勢是其盟友。因此,美國的最佳策略是跟民主國家合作,將它們的價值觀植根於數字貿易,把數字貿易跟促進開放的互聯網相連。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形成一個數字貿易區,將民主價值觀跟數字市場在線准入聯繫在一起。

“在短期內,這是(美中)脫鉤的一種策略,創建一個市場,在裡面,民主參與者受到激勵在數字貿易區內生產商品。 從長遠來看,它將創造一種條件,使中國確信中國必須改變其行為,”科內基說。

隨著新冠病毒大流行,一個必須應對的長期潛伏的問題將是“隨著去全球化的加速,兩個敵對的經濟集團正在出現,一個以中國為核心,另一個圍繞著美國。”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新加坡分校教授和國際事務研究員邁克爾·維特(Michael A. Witt)在《準備美中脫鉤》一文中說,

也許感受到國際環境已大不如前,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9月29日在中國綠色公司峰會上說,中國的企業家必須為一個數字化和全球化世界做好準備,因為“新一輪全球化將由中國的14億消費者來驅動”,而他說前一輪全球化是美國的3億消費者推動的。

雖已退休但仍不甘寂寞的馬雲呼籲中國企業走出去,“我們走出去要贏得的不僅是利潤,而且還有尊重;我們要展現中國不是強大的國家而是善良和美麗的國家,我們不出口過剩產能,而是創造新的不同的價值,”他在同一場合說。

美國政府認為,世界上的互聯網已經被中國分成兩部分,一個是自由的,另一個是被控制的; 中國有8億網民,他們都在防火牆之內。這兩個互聯網是不對等的。中國政府以國家之力可以自由地運用自由世界的工具,來破壞自由互聯網的基石。

科內基說,他之所以用“武器化”這個詞來形容數字貿易,是因為美國有太多還沒有使用的“武器”,“美國和它的民主盟國有足以改變中國行為的市場准入的巨大槓桿,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未使用這些工具,因此,我建議數字貿易需要武器化以迫使中國改變其行為。”

科內基曾於2011到2015年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網絡安全政策主任。他著有兩本有關網絡安全和網絡戰的書,並為外交關係協會撰寫過《網絡不安全時代的互聯網治理》特別報告。

放棄全球性互聯網,建立民主國家互聯網

科內基在報告中說:“美國應該改變外交政策,從推動一個全球性開放的互聯網,轉而保存一個連接民主國家數字經濟的互聯網”。

科內基表示,必須放棄過去30年來期待一個信息自由流動的全球互聯網會改變中國的美好願望,“中國製定了不同的方案,建立了不同的互聯網,他們嚴格控制流入本國的數據,他們利用互聯網監視公民,並實行控制。”

“因此,美國必須做的是,提出一個新的方案來打擊中國的方案,而不要繼續迷戀一個開放的、可互相操作的、可靠的全球互聯網的戲劇,”科內基說。

他的報告建議,通過談判產生一個建立共同標準和實踐並排除不願受這些標準約束國家的數字貿易協議。

報告提出了數字貿易區的路線圖:美國及其夥伴在目前自由貿易協議的基礎上製定數字貿易和數據本地化的路線規則,建立對所有成員國公民的隱私保護措施;實行成員對非成員國數字商品的徵稅;聯合製裁參與被禁活動的非成員國;投資改善全球網絡安全;確保成員國間不進行單獨信號情報活動,不干擾其民主程序。

在其路線圖中,貿易區成員國都結束對非成員國在與國家安全有關的軟硬件方面的依賴,這樣的“民主數字供應鏈”,可以進一步激勵其它國家加入到這個陣營中來。而中國在被排除在這一數字貿易區的繁榮之外,會迫使其考慮改變行為。

說服歐盟是關鍵

報告認為,對美國而言,此項計劃亦有緊迫性,因為“窗口期很短“。“歐洲越來越朝著自己的方向發展。十年內,我們真的會看到歐洲擁有一個跟美國和中國都不同的的互聯網。”“到那時,要將這些重新整合回來將非常困難。因此,現在是我們集中精力思考如何為此制定道路規則的時侯了。”

歐盟主席查爾斯·米歇爾(Charles Michael)上週在聯大辯論中說,在價值觀上歐盟跟美國在一起,但在現實中必須承認中國是重要夥伴。

“我們與美國息息相關。我們分享理想、價值觀並相互影響,這些都通過歷史考驗一直得到加強的。今天,它們仍然體現在至關重要的跨大西洋聯盟中。這並不妨礙我們偶爾會有不同的做法或興趣。”

必須打一場意識形態仗

美國三一學院榮退經濟學教授文貫中說,這個計劃設想相當不錯,是應該做的,“如果最後準備要跟中國脫鉤,那麼從數字貿易來看更有緊迫性。因為實體貨物是需要運過來的,美國容易控制,但信息服務則可以滲透,因為你的網是跟它通的,而中國卻有防火牆。”

但文貫中認為,該計劃操作起來有一定難度,“如何界定誰可以加入誰不可以加入?”“說服盟國也不容易,德國可能就不買你的帳,這會是很辛苦的工作。 ”

文貫中估計,美國最後必須打一場意識形態仗,“共產主義都沉澱在全人類的記憶當中了,一提斯大林就想到大屠殺、大清洗、流放古拉格;一提毛澤東就是大饑荒、反右、十年文革。你是這麼一個底牌,現在卻要變成人類救星、新的領航者,要搞全球化,要訂立新的標準。但如果不提他的底牌,你要跟他辯論還真辯不過他,因為現在是你要收,而他要搞全球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