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富豪郭文貴 美國尋求政治庇護


富豪郭文貴4月30日紐約接受訪問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9 0:00

郭文貴已經向美國政府尋求政治庇護。星期三,華盛頓的移民律師托馬斯拉格蘭德告訴美國之音,中國富豪郭文貴於2017年9月6日上午向美國國土安全部下屬的美國移民局遞交了政治庇護申請。

拉格蘭德律師說,郭文貴提出申請的主要理由是政治性的,即他有回國遭政治迫害的恐懼,“郭先生的申請基於他的政治言論,特別是他對中國腐敗的揭露,他的舉報,他在媒體上發表的聲明、視頻、推特上的貼子,對中國腐敗對揭露。 ”

*出於安全和安定考慮*

拉格蘭德律師說,郭文貴此時提出申請,主要是出於對自身安全和生活安定的考慮。 “他僱傭保安保護他,他很擔心中國政府採取行動傷害他,或將他送回國,對他進行懲罰,因為他揭露和舉報腐敗。因此,他覺得有必要尋求美國政府的保護,以免受傷害。”

紐約的移民律師李進進說,郭文貴回國有遭迫害的恐懼很容易建立起來。但是他還面臨幾個庇護案在法律理論上的障礙。

*可能面臨的法律障礙*

李進進說,第一是“妥當安置”,即,是否有第三國可以讓他找到妥當安置?比如,郭文貴在英國居住,有自己的房子;

第二,非政治性刑事定罪。中國政府已經在尋求對他定罪,並威脅要將他再度列入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告;

第三,美國政府不會授予任何因政治觀點或宗教信仰理由參與迫害他人的人以庇護。李進進說,郭文貴曾為中國國安部工作過。

對此,拉格蘭德律師表示,他不清楚郭文貴有哪些其他國家的公民或永久居民身份。郭文貴曾說,他擁有11個國家的護照。

*美國是唯一安全的國家*

不過,拉格蘭德律師說,雖然“妥當安置”問題會在郭文貴申請庇護過程中提出,“但是我們相信,郭文貴的案子裡並不存在'妥當安置'問題。對他而言,美國是唯一安全的國家。”

拉格蘭德律師指出,中國政府對郭文貴的任何指控,包括紅通,都不能成為美國拒絕授予他庇護的理由。他說:“因為我們要解釋並揭示,中國政府的所有這些行動,包括紅通、各種指控和任何可能出現的定罪,都是有政治動機的。唯有有證據的刑事犯罪才會限制獲得庇護,而如果是有政治動機的,就不能成為拒絕庇護的理由。”

拉格蘭德律師說,在郭文貴提出庇護申請的同時,這一程序也自動地申請了另外兩項保護性措施:停止遞解出境和反酷刑保護,“所以我們的部分主張將顯示,如果他回到中國會有遭受酷刑的恐懼。”

李進進律師表示,這些保護措施的區別在於,獲庇護保護未來可申請綠卡和公民身份;免遞解出境只是臨時措施,反酷刑保護則不能申請這些身份。

有報導稱,川普總統有可能把郭文貴當作與中國討價還價的籌碼以換取美國所需要的東西,比如對北韓施加更大壓力。但拉格蘭德律師說,這不可能。

*總統也不能繞開對申請人的保護*

拉格蘭德律師說:“因為庇護是根據美國法律同時也是根據國際法。事實上根據這些法律,美國不能將某人送回一個他們會面臨迫害的國家。另外,根據聯合國《反酷刑國際公約》 ,我們也不能將某人送回他將可能面臨酷刑的國家。因此,任何申請人一旦進入申請庇護的程序,他們就獲得了這種保護。即便是美國總統,或是政府官員,也不能繞開,這些保護在申請人提出申請之時就自動生效了。”

另外,郭文貴在美國還面臨多項民事訴訟案,但拉格蘭德律師說,他並不擔心這些案子,“這些都是民事案,即便是經濟糾紛也不會影響庇護申請。”

*初始申請加三層上訴機制*

被問到如果郭文貴申請被拒,法律上還有甚麼別的補救措施時,拉格蘭德律師說,初始申請後還有三個層次的上訴機制。他說:“首先是移民局的庇護官做第一個決定,如果庇護官決定申請人不夠資格,就會把案件送到移民法庭,然後申請人就要去見司法部的移民法官,在法庭程序中再次遞交申請,法官將做出授予還是拒絕庇護的決定。”

他補充說:“如果移民法官拒絕了庇護申請,申請人可以向移民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如果再被拒絕,申請人還可以在聯邦最高法院提出審核上訴。”

拉格蘭德律師說,根據現在移民局大量案件積壓的情況,平均大約需要兩到三年時間才能等來第一個決定。他說,也可申請加快處理,“可以是一個月或一年,完全看庇護辦公室,看他們案件積壓的程度。”

拉格蘭德律師說,郭文貴現在的美國身份是“訪問者簽證,叫B-1、B-2 簽證。他是以此簽證入境的,他保持著這一身份。另外提出申請庇護六個月後,如果他願意可以申請工作許可。”

拉格蘭德律師說,郭文貴選擇今天申請庇護跟他簽證期限沒有關係 ,“決定今天申請庇護不是基於簽證期限,而是基於他對安全的考慮。”

當問到郭文貴是否是中國公民時,拉格蘭德律師沒有正面回答,只說“他來自中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