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分析:阿富汗陰影下,賀錦麗的亞洲行是挑戰,也是機遇


2021 年8 月10 日,副總統哈里斯在華盛頓在白宮就兩黨支持的基礎設施​​法案發表講話。
分析:阿富汗陰影下,賀錦麗的亞洲行是挑戰,也是機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0 0:00

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星期五(8月20日)按計劃啟程前往新加坡和越南訪問。由於美國撤軍後阿富汗局勢的混亂,有些人認為,在這次訪問中,賀錦麗​必須回答盟友和夥伴對美國可信度的質疑。不過,另有分析人士指出,賀錦麗​的訪問固然具有挑戰性,但是,對美國來說,這也是一次極好的機會,賀錦麗​可以藉此向東南亞的盟友和夥伴強調美國對該地區的決心和承諾。

阿富汗局勢讓哈里斯訪問籠罩著陰影

賀錦麗​將在這個週末首先訪問新加坡,然後,在星期二抵達越南。根據白宮7月30日公佈的新聞稿,副總統此行將就符合雙方利益的一系列話題與兩國領導人進行討論。這些話題包括區域安全、全球新冠疫情的應對、氣候變化以及如何共同努力促進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一名沒有透露姓名的美國高級官員星期四(8月19日)在介紹哈里斯亞洲行的記者會上說,賀錦麗​之所以前往這兩個國家訪問是因為印太地區對美國太重要了。

他說:“副總統……意識到21 世紀的大部分歷史將印度-太平洋地區書寫。我們在那裡有持久的興趣。這就是她為什麼如此專注於這個地區並進行這次旅行的原因。”

不過,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以及阿富汗目前的混亂局面給賀錦麗​的南亞兩國之行籠罩上了陰影,美國的可信度和能力因為阿富汗的撤離遭到質疑。

在傳統媒體和社交網絡平台上,美軍通過直升機載送大使館人員到喀布爾機場的畫面與1975年美國動用直升機在越南西貢(現在的胡志明市)的大樓屋頂接送美國外交、情報人員和越南籍僱員撤離的畫面被不止一次地相提並論。一些反對拜登政府和美國的人說,喀布爾已經成為另一個西貢,“同樣的倉皇跑路”,顯示了美國的“無力”和“不可靠”。有分析預計,賀錦麗​在新加坡和越南訪問的時候可能不得不就這個類比做出表態。

中國更是發動官方的宣傳機器不遺餘力地實施心理戰,稱美國也會像放棄阿富汗那樣放棄台灣。官方的《環球時報》就發表社論說,“美國不顧一切的撤出計劃展示了它對盟友承諾的不可靠。(美國)這次失敗比越戰的失敗更清楚展示了美國的無力:它的確很像一隻'紙老虎'”。新華社也說,“有台灣專家看得透徹:(美國)一直風聲大,雨點小,且關鍵時刻必定縮手。”

美國高級官員在介紹賀錦麗​亞洲行的記者會上試圖將越南和阿富汗區分開來。他說,“他們是完全不同的國家,處於世界的不同地方”。

他還說:“確保亞太地區海上通道的開放是美國的重中之重,這一點與持續介入另外一個國家的內戰是有區別的。”

白宮官員還說, 無論是從經濟還是戰略上來說,美國在印太地區的政治影響力以及海上主導地位對美國而言都很重要,這一點不會因為阿富汗而改變。

拜登政府官員還表示,他們相信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崛起不會損害美國的伙伴們對美國對整個印太影響深遠的戰略目標的承諾的信任。

其中的一位官員說:“我們相信,我們在整個印太地區的合作夥伴將美國視為堅定的合作夥伴。這肯定會成為副總統在這次訪問中強調的事情之一。”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沃爾特·洛曼(Walter Lohma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美軍從阿富汗撤離的畫面確實是災難性的,拜登政府本來可以做得更好。不過,他認為阿富汗的局勢應該不會動搖美國亞太盟友和夥伴對美國的信任,雖然賀錦麗​可能不得不做出很多的解釋。

他說:“我認為在東南亞,她會被問到很多問題,關於(阿富汗)正在發生的一切,這也可能會導致一些長期的損害。但這取決於他們如何回答問題,阿富汗局勢如何繼續發展,以及我們如何履行其他承諾。”

他覺得賀錦麗​在回答有關阿富汗的問題之外,應該也會向美國的盟友和夥伴強調美國是印太國家的全面夥伴,無論是經濟上、軍事上還是環境上的。

美國官員在賀錦麗​亞洲行的介紹會上說,賀錦麗​此行將展示美國是印太地區的一部分,並將“繼續存在”,同時,她將進一步推進拜登政府維護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的目標。

自阿富汗局勢發生變化以來,拜登總統和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不同的場合都表明,阿富汗情況不同,美國對盟友和夥伴的承諾不變。

在美國廣播公司(ABC)新聞頻道星期四播出的一則採訪中,拜登強調,阿富汗的情況不同,且美國一向信守承諾。他說:“美國對(北約創立條約)第5條做出神聖承諾,若任何人入侵或對我們北約盟友採取行動,美方會做出回應,對日本、南韓和台灣也一樣。這根本(與阿富汗)無法比較。” 當時,他被問及美國從阿富汗混亂撤軍的影響,以及中國媒體對此的反應。拜登的上述說法甚至引發外界猜測美國是否改變了在台灣問題上的策略。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8月17日說,“我們對盟友和夥伴的承諾神聖不可侵犯,過去一直如此。”在談到台灣和以色列時,他說,美國對他們的堅定承諾一如既往。

哈里斯的越南之行提醒世人“美國沒有因為越戰而完蛋”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研究員、負責歐洲和歐亞事務的錢助理國務卿丹尼爾·弗里德(Daniel Fried)告訴美國之音,雖然拜登政府從阿富汗撤軍有很多合理的理由,但是,美軍撤出的方式的確“混亂”、“沒有計劃好”,無從辯解。他認為,因為這些問題,賀錦麗​的訪問的確充滿了挑戰,美國的可靠性也會遭到質疑,但是這也為賀錦麗​闡述美國的政策和決心提供了很好的機會。更重要的是,他認為賀錦麗​的越南行正好提醒美國人和亞洲人,美國並沒有因為越戰這個看上去“災難性和無可救藥的”挫折而完蛋。

他說:“賀錦麗​的越南之行恰逢其時,因為她去越南讓她有機會提醒美國人,我們雖然在越南被打敗了,但是,我們的國家沒有他們想像的那樣陷入災難之中。是的,那的確很可怕,但我們康復了。現在,我們能夠與越南合作。越戰結束15年後,我們還取得了冷戰的勝利。事實證明,美國並沒有因為越南而完蛋。”

他說,賀錦麗​應該把這個困境變成機會。他認為,賀錦麗​應該讓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盟友和夥伴明白,“就算阿富汗目前的局勢比較糟糕,但這不會讓美國退卻。美國會繼續與朋友和盟友在一起, 繼續維護國際秩序,繼續站在新加坡和越南的站在一起,不允許自己被中國的霸凌嚇到,也不會允許我們的朋友被中國欺負。”

撤離阿富汗,美國加速準備與中國的大國競爭

賀錦麗​此行的一個主要目的是應對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崛起。新加坡雖然不是美國的條約盟友,但是新加坡一直堅持認為美國應該留在亞太地區,並與美國保持著密切的軍事聯繫。美國與越南的貿易關係日漸增長,同時越南也是中國在南中國海權益的強烈反對者之一。上個月,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的亞洲行中也包括新加坡和越南。傳統基金會的洛曼認為,美國高層官員對這兩個國家的訪問顯示,拜登政府對這兩個國家的重視。

拜登總統在宣布美軍從阿富汗撤離時說,美軍從阿富汗撤離,將專注與中國等其他優先事項。他在7月8日的講話中說,“美國需要的是專注於鞏固美國的核心優勢,以應對與中國和其他國家的戰略競爭,這些競爭將真正決定我們的未來。”

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台灣問題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告訴路透社,從阿富汗撤軍後,美國可以從反恐戰爭中騰出更多的資源來更專注應對中國。

她說,“隨著反恐心態的消退,美國會加速轉變,為威懾和更好應對與實力接近競爭者(near peer competitor)做準備。”葛萊儀所指的“實力接近競爭者”自然是中國。

不過,傳統基金會的洛曼擔心,美軍從阿富汗的撤離可能會讓美國在短時間內無法從阿富汗問題上分心,反而有可能推遲應對中國的挑戰。

他說:“這肯定會進一步分散我們的精力,使得我們不能專注與中國的競爭,因為這將是我們必須要管控的問題。我們不知道它會如何發展……我們必須向那裡派遣更多的軍隊。短期內,我們都會非常關注這一點。是的,這會分散我們的一些力量,讓我們無法集中精力專注於中國挑戰。”

他還擔心,從中期來看,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掌權可能會讓恐怖主義分子在阿富汗重新聚集,而這也有可能讓拜登政府不能完全專注與中國的競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