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年終報導:歷史敘事之爭加劇重大考古發現頻傳


弗吉尼亞州州長辦公室2020年12月21日提供的照片顯示,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的邦聯名將羅伯特·李的塑像被從華盛頓國會大廈的國家塑像廳移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3 0:00

誰是歷史的主人?誰的歷史版本會成為正統?過去一年來,已有長期定論的歷史解讀普遍受到了重新審視,歷史學者有時甚至對他們自己的作品提出了控訴。

抵制為約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恢復名譽並且記錄“大恐怖”史實的俄羅斯歷史學者繼續遭受圍攻。7月間,其中一位歷史學者---研究斯大林時代的尤里·德米特里耶夫(Yury Dmitriyev)在卡累利阿被判三年半監禁。他被判犯有性侵罪。支持者說,對他的指控是出於政治動機的不實之詞。

歐美重審歷史人物

在美國和英國以及其它歐洲國家,有關紀念歷史“偉人”的塑像和其它紀念碑的爭議加劇了。這些人物包括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以及從事奴隸販運但對本地施有恩惠者,包括比利時殖民主義者利奧波德二世國王(King Leopold II)和美國內戰時期的邦聯將領。

倫敦一座前英國首相丘吉爾的塑像被抗議者污損和塗鴉。(2020年6月7日)
倫敦一座前英國首相丘吉爾的塑像被抗議者污損和塗鴉。(2020年6月7日)

所有國家都有令人感到矛盾的歷史經歷,即使沒有政治黨爭,也避免不了這種糾結。歷史依舊不是靜止不變或者可以預見的。大流行病肆虐的2020年尤其凸顯了這一點。

歷史學者們指出,新的發現、考證和敘述歷史的新方式、克服扭曲和封殺某些群體往昔經歷的偏見、蒐集舊日碎鏡的殘片,等等,這些都意味著歷史真相會不可避免地發生改變,因為每一代人都在不斷進行重新詮釋和補充。

顛覆性的考古發現

著名美國歷史學家戴維·洛文塔爾(David Lowenthal)2018年去世前不久曾在一篇題為《歷史的脆弱》(The Frailty of History)的文章指出:“歷史學者總是因為泥足而跌倒。”

然而泥中也有真相。2020年的亮點是一系列的重大考古發現,豐富了人類對自身歷史的理解,而且在有些情況下,還挑戰了由來已久的觀念,包括古人類的性別角色以及智人與尼安德特人之間的互動。

11月間,考古學者在南美安第斯山高地的一處葬坑發現了一具9千年之久的年輕女性遺骸。她的身邊堆放著20個石製拋射物的尖頭和鋒刃,顯示她是一名獵手。

一開始,考古學者以為這是一具男性遺骸,死者很可能是一名酋長。然而,他們後來注意到輕巧苗條的骨骼。經過鑑定分析,死者被證明是一位女性,這顛覆了有關史前人類性別角色的解讀,並對那種狩獵者幾乎全是男性、採集者幾乎全是女性的觀念提出了挑戰。

因為擔心這次發現可能只是偶然事例,由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蘭迪·哈斯(Randy Haas)率領的考古團隊梳理了年代超過8千年的美洲埋葬地點中的107處其它考古現場的數據。他們發現還有10名女性和16名男性的陪葬物有狩獵工具。他和同事們在美國科學促進會(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出版的由同行評議的開放獲取式科學雜誌《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上報告說,這種綜合分析顯示,“早期捕獵大型動物的人有可能不分性別。”

現代人類祖先與尼安德特人的隱情

這一年,葡萄牙也有重大考古發現。在一個洞穴中出土的石製鋒刃和削刮器顯示,現代人類在4萬1千年到3萬8千年之間抵達伊比利亞,比之前的估計早了5千年。從這些狩獵-採集者生活的地方走不多遠,就到了另一處洞穴。那處洞穴似乎在3萬7千年之前一直有尼安德特人居住,這些居民屬於歐洲最後一批尼安德特人。

遊客在法國里昂匯合博物館觀看代表人類和尼安德特人女性的模型並拍照。(2014年12月18日)
遊客在法國里昂匯合博物館觀看代表人類和尼安德特人女性的模型並拍照。(2014年12月18日)

路易斯維爾大學人類學專家喬納森·豪斯(Jonathan Haws)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中報告說:“這些群體有可能並肩生活了幾百年。”

這一發現進一步表明,尼安德特人中的最後倖存者有可能漸漸被智人同化,並與智人有過雜交。

葡萄牙阿爾加維大學的考古學者努諾·比戈(Nuno Bicho)說:“如果這兩個群體在葡萄牙大西洋高地有過一段時間的交集,那麼他們有可能彼此之間保持著接觸,而且不僅交換技術和工具,還有配偶。”

遠古人類石壁藝術曝光

在哥倫比亞,由人類學專家卡洛斯·卡斯塔諾-烏里韋(Carlos Castaño-Uribe)率領的團隊詳細揭示了他們曾經長期精心保密的研究。他們在哥倫比亞亞馬遜深處發現了7千5百多個岩洞和石壁繪畫,這是全世界岩石藝術最大的集中點之一。有些壁畫有2萬年之久。其它很多壁畫的年代還沒有確定,但是它們都在瑪雅文明和阿茲特克人之前。

這項發現的規模一度秘而不宣,以保護這些藝術和當地的生態系統。卡斯塔諾-烏里韋2020年就這些壁畫出版了一部書。這些藝術作品描繪了打獵、戰鬥、舞蹈和禮儀場面。它們還展示了有關動植物的知識,表現出對當地生態的深入理解。這些岩石藝術被稱為“遠古人類的西斯廷教堂”。

用新技術探究古文化

過去一年來,考古學和人類學專家通過利用和改善先進的技術來發掘過去。在意大利,比利時和英國研究人員利用雷達掃描土下,測繪出整座法萊里諾維(Falerii Novi)古城的地圖。這座古城位於羅馬城外50公里,建於大約公元前241年。研究人員不用破土挖掘就得以辨識出一座精緻的澡堂和一座大型公共紀念碑。

穿過層層土壤,研究人員對這座古城進行成像處理,得以描繪出法萊里諾維從公元前241年始建到公元700年中世紀初被棄為止期間的演變和成形。研究人員說,這項技術不僅在意大利而且在其它國家都有可能把對古定居點的研究革命化。

基因專家加入歷史研究行列

發掘出人類歷史新信息的並不僅僅是考古學者。7月間,新的基因研究顯示,南美洲原住民在歐洲殖民者抵達之前的300年就飄洋過海踏上了南太平洋島嶼。

科研人員披露,他們檢查了807人的DNA,這些人來自十餘座波利尼西亞島嶼以及從墨西哥到智利的太平洋沿岸的美洲原住民人口。研究人員發現,波利尼西亞人帶有顯示曾與南美人混血的DNA。

一段時間以來,人們就一直在辯論古時是否曾有過接觸,部分原因是波利尼西亞有甘藷,而這是一種源自南美和中美的主食。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