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支聯會宣傳六四悼念活動 呼籲港人不應自我審查


香港支聯會街站宣傳六四事件29周年悼念活動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15 0:00

香港支聯會星期一舉行六四事件29周年街站宣傳,呼籲各界人士參與悼念六四死難者的遊行以及維園燭光集會。近日有香港私人住宅大廈,將入口閘門的密碼改為「8964」,被住戶投訴有政治主張之嫌,最後管理公司要更改密碼,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認為,事件反映中共「洗腦」已經深入香港的社區,令一些香港人認為不應得罪大陸,要自我審查、政治正確。

今年是六四事件29周年,香港支聯會星期一(5月14日)中午在港島區鬧市,灣仔地鐵站出口舉行街站宣傳,呼籲各界人士即席簽署吊唁冊,參與5月底舉行的「愛國民主大遊行」以及6月4日晚的維園「燭光悼念集會」,悼念八九民運北京六四屠城的死難者。

六四燭光集會續呼結束一黨專政

六四事件發生之後,支聯會每年都在六四前的星期日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去年大會統計約有1千人參與遊行,是歷年的第二低紀錄。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星期一中午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不會估計今年參與遊行及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的人數,他相信最近有關呼喊「結束一黨專政」口號,可能影響參選立法會議員資格的爭議,不會影響參與六四燭光集會的人數,他強調結束一黨專政是支聯會五大綱領之一,希望建設民主中國,不是要消滅共產黨。

何俊仁說:結束一黨專政不是要消滅共產黨,共產黨是有權去參加競選,有權可以透過公平的選舉贏得繼續執政的地位,我們不是要消滅共產黨,不是好像共產黨那樣,要消滅其他那些異見、不同的政黨,包括中國民主黨,全部打到盡、全部要坐牢。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何俊仁不預估六四遊行集會人數

何俊仁並強調,對香港人有信心,無論有幾萬人、十幾萬人,或者回顧過去曾經有一百萬香港人上街,聲援八九民運,這些數字都不是少數目。

何俊仁說:尤其是過了這麼多年,香港的政局到了今日,大家看得到共產黨要全面去管治香港,但是我們相信香港人仍然是勇敢站出來,繼續去捍衛歷史的真相,這個我覺得我們大家值得為香港人感到驕傲。

年青人代表出席燭光集會薪火相傳

2016年學聯宣佈退出支聯會,包括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等十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都不派代表出席支聯會六四燭光悼念集會。香港大學生會前會長孫曉嵐2016年受訪時表示,相信未來一兩年,悼念六四不會再是學界議程,令各界關注香港人悼念六四薪火相傳的問題。

何俊仁表示,暫時今年可能未必有大專學界學生會代表答應出席六四燭光集會,但是他認為情況可能會改變,支聯會已經聯絡年青人代表出席六四燭光集會,並安排對話環節,希望薪火相傳。

何俊仁未有透露參與今年六四燭光集會的年青人代表的身份,只是說很多都是在學的年青人。何俊仁表示,支聯會兩三年前曾經被學界痛罵,要取代他們,但是今年已經沒有發生這些情況,亦沒有在六四當晚另起爐灶,想拉散參與六四維園燭光集會的人數。何俊仁並強調,尊重其他人以不同的方式悼念六四死難者。

何俊仁說:我們尊重大家用不同的方式來悼念(六四死難者);我尊重大家對中國未來如何發展有不同的看法;我尊重有不同的身份認同,但是去到咒罵支聯會,說支聯會出賣香港、說支聯會是投共,這些認真是顛倒是非的說話。

難以估計六四事件何時平反

有記者問及今年已經是六四事件29周年,對於平反六四的前景有何看法﹖何俊仁坦言,難以估計六四事件是否能在可見的將來得到平反,他希望香港人認清歷史真相。

何俊仁說:不過始終我覺得公義是站在我這邊、時間都會站在我這邊,我亦看到當權的人,在面對六四這個大是大非的討論的時候,他們是迴避的,包括從江澤民時代、鄧小平江澤民時代,到今日他們都不敢就六四問題大造文章,更不敢重申以前開槍之後所講的,六四是一個暴亂、是一個動亂,他們不敢這樣講,他們只希望大家遺忘這件事,將它當成一個六四的風波。

有大廈8964閘門密碼被要求更改

近日有香港私人住宅大廈,將入口閘門的密碼改為「8964」,被住戶投訴有政治主張之嫌,最後管理公司要更改密碼。有記者到該住宅大廈訪問時,一度被保安人員驅趕,更聲言要「打爛(記者)部相機」。

香港支聯會秘書李卓人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支聯會秘書李卓人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星期一中午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很多香港人都知道1989年6月4日所發生的事,他不明白「8964」有何敏感。他又認為,事件反映中共「洗腦」已經深入香港的社區,對香港人造成無形壓力,令一些香港人認為不應得罪大陸,要自我審查、政治正確。

李卓人籲港人不要放棄一國兩制

李卓人呼籲,香港人不應該自己放棄一國兩制,否則香港會變成中國那樣,連「8964」都要刪除。

李卓人說:難道連香港都不可以用「8964」這個密碼﹖難道我們香港淪落到好像大陸那樣,在微信、在所有的網絡裡面凡有「8964」這4個號碼,就已經要立刻刪除﹖我自己覺得香港一國兩制,我們仍然有自由,我們希望香港人自己捍衛自己的自由,不要自己放棄,但亦看到中共的滲透,是逼香港人去放棄自己的自由。

香港市民簽署六四吊唁冊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市民簽署六四吊唁冊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理解年青人抗拒中國人身份認同

在支聯會街站簽署吊唁冊,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作為地球村的一份子,他認為應該要憐憫及悼念六四事件無辜的死難者。這位香港市民表示,29年前六四屠城發生的時候,他在香港看新聞得知事件,心情悲痛。

香港市民說:心情當然是很悲痛,因為軍隊不是用來打學生的,軍隊用來對付敵人的。

這位香港市民表示,29年過去香港人悼念六四的心可能被時間沖淡,他亦表示理解很多香港年青人因為中國人身份認同等問題,不願意參加支聯會悼念六四的活動。

香港市民說:始終時間會沖淡憤怒,這是很自然的現象。二來(中國人)身份不認同,是太過仇恨那個制度,即是共產黨是極權主義,仇恨這個制度,那麼仇恨就有對抗對立,不能走在一起,那就不認同我是中國人或者大陸人。

市民慨嘆時間沖淡悼念六四的心

在支聯會街站簽署吊唁冊、年約40歲的香港市民林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她只有10歲左右,不明白當時發生甚麼事,直至2014年雨傘運動,令她有興趣了解六四事件的真相,因為當時是香港首次有百萬人上街聲援八九民運,爭取中國及香港的民主自由。

林小姐表示,有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等活動,如果有時間亦希望參觀六四紀念館,了解更多六四歷史真相,對於近年有親中團體質疑支聯會公佈的六四歷史真相,她對這些混淆視聽的團體感到厭惡,亦慨嘆時間沖淡了很多香港人悼念六四的心。

林小姐說:老一輩會覺得舊了,將那些事情變到不痛不癢,年青人又未必知道那麼多,而且年青人覺得我都不關心(中國)內地的事,我為何要理六四呢﹖我只要繼續不喜歡共產黨、繼續不喜歡大陸就可以了。其實不是這樣的,其實如果愛國的話,應該痛恨(六四)這些事才對。

港大學生會不參與六四燭光集會

剛當選的新一屆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彭家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認同支聯會以中國人的情懷去包裝六四燭光集會,今年香港大學學生會連續第4年不參與六四維園燭光集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彭家浩(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彭家浩(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彭家浩說:六四那個晚會其實是否應該要用中國人的情懷去包裝呢﹖這件事情我們不是太認同,好像講到是一個責任那樣,因為我們是中國人,這件事情我們當然是不認同,因為我們見到近年來香港學生、大部份的香港學生以及一些年輕人,都是覺得自己的身份認同不是中國人,其實是不是要有其他方式去討論(六四)這件事呢﹖

基於人權角度悼念六四死難者

彭家浩強調,尊重支聯會舉辦六四燭光集會,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想法,同時希望不要強迫學界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彭家浩表示,不參與燭光集會,不代表不認同要悼念六四,香港大學學生會今年仍然會舉行洗擦國殤之柱及重漆太古橋六四標語的活動。

彭家浩說:因為我們認為從人權的角度來講,六四的死難者、當年的民運學生是為了爭取一個廉潔的政府以及民主自由,這件事情其實我們是非常認同,對他們的殉難我們亦感到很可惜,所以以人權的角度來看,我們都有責任去做紀念。

過去3年的香港大學學生會沒有參與支聯會燭光集會,都有在港大校園舉辦六四論壇。彭家浩表示,過往3年論壇的主題聚焦討論身份認同與六四及香港前途的關係,他們認為近年已經討論過相關議題,今年港大學生會未必再在六四前後舉辦類似的論壇,如果學界有興趣舉辦六四論壇,港大學生會可能會共同參與。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