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沙田接力反送中地區遊行 大會稱11萬5000人參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9:34 0:00


香港各界反送中運動衍生的地區遊行,星期日在沙田區接力舉行,除了爭取當局明確撤回俗稱”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等5大訴求之外,經網民公投加入”反DQ”,即是反對當局取消非建制派人士的參選權及當選資格的第6大訴求。大會宣布,遊行人數超過10萬人。美國之音在香港特約記者湯惠芸,連線報道沙田區反送中遊行的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請你講講網民發起的沙田區反送中遊行的情況

記者:今次的遊行路線相當長,由港鐵車公廟站附近的翠田街足球場集合出發,途經車公廟站、文化博物館及新城市廣場等地方,而終點就由網民預定的沙田政府合署,被警方改為幾百米外的沙田站巴士交匯處。不過,發起遊行的網民在社交網站貼文,如果遊行人士仍然想到沙田政府合署,可以提早幾百米離隊自由活動。

主持人:由於對上3次反送中地區遊行,包括76日光復屯門公園、77日九龍區遊行及7-13光復上水,在遊行結束後都爆發激烈警民衝突,警方應對星期日的7-14沙田區反送中遊行,有沒有特別部署?

記者:據香港《明報》星期日報道引述多個警方消息,警方星期六(7月13日)約派出2000名警員支援光復上水反水貨遊行,憂慮星期日(7月14日)的沙田反送中遊行情况可能更惡劣,警方的部署會更嚴密,派出超過2000名警員。

主持人:估計今次沙田區反送中遊行人數有多?遊行的主要訴求是甚麼?

記者:大會稱有11萬5000人參與,而警方則表示,在高峰期有2萬8000人參加遊行。

今次沙田區反送中地區遊行的主要訴求,經網民公投結果顯示,接近50%投票人認為除了一直爭取的 “五大訴求”,即是撤控示威者、取消6-12暴動定性、追究警方開槍責任、撤回送中修例,以及實行雙普選,即是特首及立法會普選之外,還應該加上 “反DQ”,即是反對當局取消非建制派人士的參選權及當選資格的第6大訴求,並且要求沙田區議會在7月的會議討論反修例動議。

受網民委託、與警方接洽遊行不反對通知書的沙田區議員陳兆陽表示,網民加入 “反DQ”可能是由於網民預定的遊行終點沙田政府合署曾在過往選舉中取消某些參選人資格,包括因為旺角衝突案被控暴動罪正在監獄服刑的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他2016年在沙田政府合署報名參選立法會議員,後來被當局DQ即是取消參選資格。

遊行前一日的星期六早,發起遊行的網民在社交網站上載照片,在城門河河面揚起畫有 “撤回惡法”的黑布,以行動表達訴求。

網民表示,特地選擇在城門河展示載有香港人訴求的黑布,是希望可以提醒大家如河水一樣無形,如同大家的抗爭,激昂也好、溫柔亦好,大家無形而有著同心,在各自社區流動而又匯合於金鐘。

網民表示,戰場就是各人的容器,由金鐘到社區,一樣的初心,不同的戰場,大家依然繼續抗爭。五大訴求一日未能達成,也會堅守下去。

網民又表示,星期日的沙田區大遊行,距離上次在沙田舉辦的大型遊行,已有30年之隔。社區本來就不應與政治分隔,而是應該讓議題在社區中牽起漣漪,感染更多人加入抗爭!

主持人:有商界人士支持7-14沙田區反送中遊行,主要原因是甚麼?

記者:泰國用品店阿布泰國生活百貨創辦人林景楠星期日凌晨遊行前夕在社交網站貼文表示,他自己是當年被香港政府因網上言論而解僱的海關關員,他呼籲港人為香港、為下一代,出來參與沙田遊行,他強調 “在極權和不公義之下,沒有中立。我,永遠會站在被打壓的一邊”。

林景楠表示,上次沙田示威活動已經是4年前的2015年2月15日,當時他的女兒仍未出生,他仍然任職海關關員,他表示,香港爸媽應該記得當時連奶粉都買不到的情境,呼籲港人無忘當時的初衷,要求香港政府立即取消深圳戶籍居民來回香港的一簽多行政策,為的就是令香港市民有一個安居的環境。

林景楠慨嘆,他的女兒現在已經4歲,香港人要面對的,不是反水貨這些問題,而是挑戰香港核心價值的反送中惡法。

林景楠創辦的AbouThai阿布泰國生活百貨目前在香港有13間分店,早在6-12包圍立法會行動,已經表示響應罷工,全線分店休業一天,他在社交網站貼文表示 “一日生意無咗,可以做得返。但我哋原來嘅香港無咗,就再救唔返”。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道,林景楠2012年入職香港海關,實習期3年,他在2015年2月在光復沙田反水貨客示威現場接受電視台訪問,隨即被人 “起底”揭露他見習海關關員身份,親建制網民更發起集體投訴。事後他被調離機場客運檢查崗位,至同年10月更被指言論不當,被勒令停職,其後接獲終止聘用通知信。

林景楠當時透露曾接受紀律調查,海關將他過去一年的臉書(facebook)截圖逐字盤問,包括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他曾經在個人臉書上發表與佔中有關的言論,他慨嘆香港人對社會上的不公義視而不見,又寫上 “我相信我做的一切,和走到街上抗命的市民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2015年3月,林景楠又在臉書上呼籲朋友參與當時的光復元朗反水貨客行動。林景楠後來提出司法覆核表示,在被解僱一事上未能受到公平審訊、違反人權法,要求法庭推翻香港海關解僱他的決定。

主持人:香港各界反送中運動,在7-1衝擊及佔領立法會大樓之後,滲入社區遍地開花,而且參與的示威者以年青人為主,他們為何會參與這些地區遊行,而且堅持不撤不散”?

記者:據記者現場觀察,參與星期六7-13光復上水反水貨客遊行的示威者,很多都是年青人。13歲暑假後升讀中學二年級的Matthew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自小在上水石湖墟居住,經常受到聚集在當地的水貨客滋擾,很多時候出入都會被拖篋的水貨客撞到,尤其家中老年人經常被水貨客推撞。

Matthew表示,小時候經常光顧的小店,很多都被經營水貨生意為主的連鎖藥房取代,Matthew說目前石湖墟的店鋪6、7成都是藥房,買文具都要走遠一些才可以買到,因此他參加光復上水反水貨遊行,希望當局正視水貨客滋擾社區的問題。

Matthew表示,只要可以幫到香港人,他會參與沙田區以至其他地區的反送中遊行,與其他抗爭者一起 “不撤不散”。

不過,Matthew表示,對於光復上水反水貨客遊行,能夠逼使建制派北區區議員支持取消深圳戶籍居民 “一周一行”政策的可能性不大,他認為建制派區議員都只會聽命於北京。Matthew又表示,參與光復上水遊行,是拒絕上水大陸化。

Matthew說:很多人都講普通話,而且很多簡體字,很多大陸的市民都在四處走,講很多當地的鄉下話、普通話,搞到這裡(上水)真的以為去了大陸,而且周圍真的很多人。

Matthew表示,有參與6-12包圍立法會集會,當時是父母帶他去參加,站在比較後的位置,他說支持反送中運動,是擔心一旦通過”送中修例”會影響香港人的人身安全。

Matthew說:通過這個 “送中條例”的話,中國政府不喜歡那個人,可能會要脅到它們的,隨便給他一個罪名”屈”了上去(中國)這樣我們就很不安全了。

主持人:昨日7-13光復上水反水貨客遊行結束後,再度爆發警民激烈衝突,多名現場採訪的記者,被警員以警棍揮打或以警盾連續推撞,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針對事件發表聯合聲明,請你講講聲明內容。

記者: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的聯合聲明表示,警方在7月13日下午6時左右,於上水反水貨遊行後的清場行動期間,多次推撞前線記者的鏡頭和身軀,更有記者被警員以警棍揮打,或者以警盾連續推撞,本會表示遺憾,促警方正視警權問題,尊重傳媒的採訪權。

聲明表示,清場期間,NOW新聞一名攝影師手持大型攝錄拍攝,被一名身穿警方黑色背心的便衣警員,在後方衝前數步以警棍揮打大腿,幸而該攝影師及時退後避開。一名文匯報記者在採訪時亦受警員攻擊,該記者身穿反光衣以及戴著寫有”記者”字眼的頭盔,但仍然被一名情緒激動的警員用圓盾揮打兩至三次。一名自由攝影記者在警察清場期間,被幾名警員多次用盾牌推撞,更有警員不斷用警棍指嚇並逼近,該記者多次舉起記者證並澄清是記者,警員仍然向前逼近大叫,以及再以盾牌推撞。一名東方日報記者在拍攝期間,亦被警員用盾牌推撞兩次,並一度推開攝影機,以及質疑記者推撞警察,最後該警員自行離開。

聲明表示,網上流傳有《香港01》記者以及《法新社》記者被警察用警棍打傷,經調查後本會確定並沒有相關事件,特此澄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