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抗爭者指法治淪喪人民自衛 整理9-15北角事件


香港抗爭者第13次民間記者會指控警方疑似與黑幫份子合作,縱容他們襲擊市民,認為示威者和市民必須自救。(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9:35 0:00

由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等各界人士組成的民間記者會,星期五以”法治淪喪、人民自衛”為題,召開第13次記者會,指控警方疑似與黑幫份子合作,縱容他們襲擊市民,並整理星期日9-15北角事件中,示威者自救的原因,認為為抗爭者不可以再信任警方,必須自衛。抗爭者重申,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如果港府再不回應,勇武抗爭將會升級。另一方面,國際特赦組織公

9-15北角事件不同政見人士在街上互相指罵。(美國之音湯惠芸)
9-15北角事件不同政見人士在街上互相指罵。(美國之音湯惠芸)


佈一項最新的實地調查發現,有證據顯示被捕人士在扣留期間遭受香港警方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做法令人震驚。我們接通美國之音香港特約記者湯惠芸的電話,連線報道香港反送中運動第13次民間記者會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香港民間記者會星期五整理9-15北角事件等,疑似警黑合作的個案,他們為何認為港人必須自衛﹖

記者: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超過100日,多次發生元朗、荃灣及北角疑似黑幫份子襲擊市民及示威者的事件,由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等各界人士組成的民間記者會,星期五(9月20日)以”法治淪喪、人民自衛”為題,召開第13次記者會,指控警方疑似與黑幫份子合作,縱容他們襲擊市民,並整理星期日9-15北角事件中,示威者自救的原因。

化名”吳挨打”的民間記者會發言人表示,中國《環球時報》在星期日的9-15北角事件後,仍堅定支持香港警方執法,反映政權在制度內外疑似警黑一家親維護”法治”。他表示,7月初香港青年捱拳打不還手;8月5日荃灣持刀”藍絲”被市民鬧走後,竟聯群持刀折返斬人;9-15北角福建幫更持摺凳追打市民後,被警方放生,又有警方與福建幫”搭膊頭”,甚至以警盾替被拘捕的施襲者遮擋鏡頭。

”吳挨打”形容,疑似警黑合作已不是個別例子,香港人別無他法被迫自我防衛,面對黑社會武器升級,警不制止,只有挺身而出為民除害,反抗不應在文明社會出現的暴力,他強調這種自衛絕非”私了”,而是以不主動出手、不傷及無辜的原則下自衛,以武抗暴,與警黑的無差別攻擊有本質上的分別。

社交網站北角群組的圖片可見,9月15日晚接近11點,警方在北角新光戲院一帶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網上圖片)
社交網站北角群組的圖片可見,9月15日晚接近11點,警方在北角新光戲院一帶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網上圖片)


吳挨打說:“香港的法治制度已經土崩瓦解,制度內已經沒有任何有公信力的執法力量保護市民,抗爭者變得更加勇武,是因為一句說話:”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沒有用的”。現在香港人選擇自衛,都是因為一句說話:”是你教我們捱打沒有用的、報警沒有用”。我們衷心希望有一日香港人可以重拾免於恐懼的自由,但是在那一日來到之前,每個人都有權自衛。這場時代革命,Be Water(上善若水)是我們一直的信念,希望各位謹記我們可以逝流如水、無形無相,但面對警黑濫捕,我們同樣可以剛堅如冰、不畏懼、不易碎。”

主持人:抗爭者為何認為日後遇到問題都不會報警﹖為何對警方完全失去信任﹖

記者:”吳挨打”表示,在多次衝突中,警察到場後往往都持警盾面向市民,對施襲者視而不見,因此,他認為看不到報警會對他們有任何幫助,反而會拖累抗爭者,甚至由原告變被告。至於黑社會施襲、示威者還擊,會否演變成惡性循環,吳挨打反駁表示,所謂的惡性循環是港府所造成,如果港府一早回應市民的訴求,便不會出現今日的局面,更不會有黑社會與示威者衝突的情況。

”吳挨打”強調,沒有人想同人打交、想流血,現在靠制度並沒有辦法制止黑社會施襲,香港人是被迫與他們對抗。

吳挨打說:“現在見到的就是例如前幾日9-15(北角)事件裡面,我們見到的是警察來到之後,竟然是面向市民、他們是拿盾牌面對市民,他們不是面向那班施襲的黑社會。現在見到市民無固被人打,而那班警察坐視不理,反而”放生”一些施襲者的時候,我們見不到報警會有任何的幫助,反而好像我們前面嘉賓有講過,反而會拖累了我們,甚至我們可能會由”原告變被告”。”

主持人:9-15北角事件對該區居民及學生造成甚麼影響﹖

記者:記者會上播放一名北角街坊的親身經歷,他表示自己9-15當日目擊近百人在砲台山,手持中國五星紅旗撕毀連儂牆的反送中標語及海報,其後突然在沒有任何原因的情況下,對在場的街坊拳打腳踢,並用手中五星紅旗追打他們。該北角街坊表示,警方到場後只是將兩邊不同政見的人士分開,更反而要求街坊冷靜,不接受街坊的質問及報案,而在警察身後的藍衫施襲者,卻已換好身上衣服,向天後方向離去。

該北角街坊表示,自己現時已不敢穿黑衫戴口罩出街,更擔心放工返家會被人攻擊,而面對警方選擇性執法,該街坊表明已對自己的社區失去信心,因此他認為9-15一群示威者,面對黑社會及福建幫的施襲自衛還擊,是”情有可原”及”可以理解”。

在砲台山就讀中學化名”鍾學生”發言表示,福建幫襲擊市民的地點,是他每日返學、放學必經之路,他又表示,現時他返學、放學要非常小心,並密切留意周圍有沒有可疑人物,怕突然被襲擊”斬斷手筋腳筋”,因此多間砲台山區的學校學生都發起拖手”一齊返學”的活動,希望可以互相保護對方。鍾學生又認為,現時報警完全沒用,更可能會”原告變被告”,他呼籲香港人要靠自己自保。

化名”習武者”的抗爭者在記者會上表示,勇武的前線抗爭者是希望保護香港人的家園,他認為過去超過3個月的反送中運動抗爭,多次見到警方疑似與黑社會合作,不願意保護市民,令前線勇武必須負起保護市民的責任,他又說看到有”和理非”的市民變成勇武派。

習武者說:“我想各位試想想,當一個城市不斷受到暴徒恐怖襲擊,而掌握權力以及武力的警察仍然無動於衷,任由這些福建幫等等的恐怖份子無差別攻擊香港市民,是不是需要有一班人勇敢站出來,去保護大家的家園﹖我想講的是勇武前線絕對不會去主動攻擊,而是對方出手即將有人受傷,或者已經有人受傷,勇武才會保護示威者及一般市民,而勇武亦要告訴他們,就算警黑合作、暴力當道,香港人都不會因為強權的威迫,而放棄爭取五大訴求、放棄我們的初衷。”

主持人:有記者問及抗爭者的武力升級,包括投擲氣油彈之類,他們如何回應武力升級的原因﹖

記者:化名”吳挨打”的民間記者會發言人回應表示,抗爭者武力升級到投擲氣油彈,他認為應該要回顧過去超過3個月以來,警方回應反送中示威者的行動做過些甚麼。他又引述國際特赦組織最近公佈一份訪問了超過20位被捕人士的報告顯示,有警員直接用鐳射筆去照射被捕示威者的眼睛,甚至要求一名疑似未成年的被捕男生自己拿著鐳射筆去照射自己的眼睛20秒,警方都曾經做過實驗,近距離用鐳射筆定點照射可以會著火。

吳挨打表示,對比警方用這些方式對待被捕示威者,他認為外界應該明白為何示威者會勇武升級到投擲氣油彈。他又表示,如果港府不盡快回應反送中民間4大訴求,勇武抗爭行動將會繼續升級。

有關成立民間自衛隊的可行性,吳挨打強調,自衛目的是源於恐怖分子用愈來愈強的攻擊性武器,市民報警,警察卻用盾牌面向市民,有市民無故被打,甚至原告變被告,故見不到報警有何幫助。對於警方指網上造謠,民間記者會發言人對於運動期間有人死亡感到遺憾,並指當日地鐵站內到底有否人死亡,大家都沒有答案,要解開疑問很簡單,就是警方公開當日閉路電視片段。

主持人:民間記者會如何回應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星期六(9月21日)發起全香港18區”清潔”連儂牆行動﹖

記者:化名”齊自保”的民間記者會發言人批評,該活動影響民生,包括令中小學原訂舉行的活動被迫取消,而他們撕毀連儂牆只會令香港人「撕一貼百」,而如果明日再遇到有人施襲,他相信「前線手足將會有對策」。

齊自保又呼籲,不論前線或街坊,都要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和同路人。被問具體上要如何自衛,他表示要視乎情況,他們無法代表所有人,會相信前線用任何武力製止暴力,另一發言人指,連儂牆是和平的表達,他們沒有權利叫人明天是否回家或出去做糾察,他們並不想見到暴力的出現,唯當暴力出現時,他們才會以武抗暴。

主持人:民間記者會如何回應特首林鄭月娥下星期四(9月26日)舉辦首場社區對話會﹖

記者:吳挨打表示,示威者要表達訴求不只局限於傳統形式,他認為林鄭月娥的對話是假對話,無助緩和局面,設下的入場條件包括要報名、不可以帶口罩頭盔之類,也令前線示威者很害怕,既要報名又不知入內會做甚麼,批評她多此一舉,因為抗爭者”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立場已經非常明確,就他個人而言不會參加對話會。

吳挨打說:“其實都很害怕,因為林鄭甚麼都做得出來,甚至乎這個對話她還要報名的時候,不知會不會有篩選﹖是不是先到先得呢﹖還是會篩選每個人呢﹖這些全部都是未知之數。林鄭對話想講些甚麼呢﹖她在裡面想做些甚麼呢﹖通通都是無人知。其實林鄭想知道的事很簡單,示威者要的就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就是這麼簡單,她已經知道我們的訴求,為何還要專門開一個對話(會)﹖為何要專門做這個東西﹖這個根本就是多此一舉,我不能夠代表所有人去說會不會參加,就我而言我是不會參加。”

另一發言人齊自保表示,反送中民間五大訴求已好清晰,是否回應的決定權在林鄭月娥手中,但她只回應一個撤回”送中條例”的訴求,反映她正在拖延時間可能是瓦解運動的手段,他認為示威者會更堅決爭取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主持人:國際特赦組織公佈一項最新的實地調查發現,有證據顯示被捕人士在扣留期間遭受香港警方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請你介紹調查的主要內容。

記者:國際特赦組織今年9月5日至12日訪問了21名在反送中運動中被拘捕的人士,收集了來自律師及醫護人員等的證詞,發現自6月初反送中大規模遊行示威以來,警方濫暴日益嚴重,不但對被制服人士施以不合理暴力;有被捕者更在警署及警車等警隊設施內被虐待;警方亦無理對示威者作全裸搜身、拖延將傷者送院及讓其接受法律支援,及進行濫捕。

組織透過訪問發現,警察暴行主要出現在拘捕前和拘捕期間,多宗個案顯示虐待行為似乎是對被捕者不合作的懲罰,甚至是酷刑式對待。在21宗個案中,逾85%即是18人因為被毆打入院,大部份住院1至2日,3人留院5天,最長要住院逾一周。被捕人士傷勢包括手臂多重骨折、臉上骨折、頭部有一處或多處傷口需縫針,甚至有人被捕時神智不清,有人眼睛被警棍擊中後,再被胡椒噴霧噴眼。

國際特赦組織最新報告揭示警方在拘捕時犯下最少6種罪行,示威者被制服後不但遭毒打,有人在警署內被警員以硬物打雙腿,更被警員以雷射筆直射眼睛;有人目睹警員強迫一男童用雷射筆直射自己眼睛20秒;大量示威者亦被延誤送院,有被捕人士遭拖行及被警棍打傷後等足8小時才送院。組織狠批警隊有明顯報復心態,以非法手段對付示威者,部份更構成酷刑,違反國際人權法。

一名8月在深水涉被捕的男子,警員要求他將電話解鎖被拒,威脅他要電擊其生殖器官。他扣留時更目睹多名警員強迫一名男童用雷射筆直射自己眼睛約20秒,警員對男童說:”如果你那麼想用筆照向我們,你為什麼不照照自己? ”但受訪者未有披露男童年紀。

組織亦表示,警方拘捕時使用過度武力越趨嚴重,幾乎所有受訪者都表示,即使無反抗,被捕後亦被毆打。有男子8月時在尖沙嘴被速龍小隊用警棍打頸和肩膀,將其臉壓在地上及踢傷,3名速龍警員壓在他身上令他肋骨劇痛,禁止他發聲及反問他是否當自己英雄,他因肋骨骨折等留院兩天。有女被捕人士聲稱被要求全裸搜身,更被女警嘲笑侮辱。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受訪者擔心被報復,不願公開身份及傷勢相片,但組織已核對醫療紀錄,有證據顯示警隊有明顯報復心態,以非法手段對付示威者,違反國際人權法。按國際人權法,警察只能在絕對必要時使用相稱武力,並盡量減少傷害。組織認為,虐待行為普遍,警方不再能自己查自己,呼籲港府進行獨立及公正的調查。

主持人:警方如何回應國際特赦組織的實地調查報告﹖

記者: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星期五在記者會回應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表示不認同。他表示,報告中就過去3個多月來的香港社會環境的交代不多,他又認為報告所訪問的21名被捕人士都是匿名,資料零碎,而比對警察投訴科的資料比對後,未能發現相關個案,因此無從得知相關事件是否”屬實”。

謝振中表示,報告內的指控是嚴重而且是違法行為,聲稱警方會嚴肅處理有關的投訴,但需要有關的人士向警方提供資料才能作出跟進。謝振中又批評,報告中,受害人沒有交代自己的被捕原因以及前因後果,才令警方採取相應武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