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共同體音樂集會 聲援在囚抗爭者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共同體音樂集會聲援在囚及面臨審訊的117名抗爭者。(美國之音湯惠芸)

2014年6月反對新界東北發展撥款,衝擊立法會案,以致後來的雨傘運動,2016年初一的旺角衝突等案件,據香港「守望前線」等民間團體統計,有117名抗爭者及社運人士,已經被判入獄,以及面臨審訊有機會被判入獄。

香港音樂集會聲援117名抗爭者

已經被判入獄的抗爭者,包括「新界東北案」及「公民廣場案」,今年8月中因律政司覆核刑期,被改判即時入獄6至13個月的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等16人。

支持者在集會攤位寫信給在囚抗爭者。(美國之音湯惠芸)
支持者在集會攤位寫信給在囚抗爭者。(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守望前線」及多個文化界團體,最近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辦「共同體」音樂集會,聲援近年因參與雨傘運動等抗爭行動,被判入獄及有可能被判入獄的117人。在音樂會舉行前,設攤位讓市民寫信給在囚抗爭者打氣,亦舉辦街頭論壇,討論不同議題。

香港眾志成員林淳軒(左)及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出席論壇後握手。(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眾志成員林淳軒(左)及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出席論壇後握手。(美國之音湯惠芸)

因參與去年年初一旺角衝突,以及去年11月反釋法遊行示威,同樣面臨審訊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以及香港眾志成員林淳軒,在音樂會前出席「與抗爭者對話」論壇。

林淳軒對可能被判入獄感難受

林淳軒表示,6年前與黃之鋒及林朗彥等中學生,成立學民思潮,5年前發起反國教運動,嘗認為社會帶來一些改變。林淳軒表示,6年後見到社會改變了很多,抗爭的成本亦比以往高很多,例如以往衝擊可能只是判社會服務令,現在就會判入獄,可能數以月計。

香港眾志成員林淳軒。(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眾志成員林淳軒。(美國之音湯惠芸)

林淳軒坦言,他因為參與去年反釋法在中聯辦外的示威行動,有可能被判入獄,感到非常難受。

林淳軒說:其實入獄是很難受的,即是任何一個人跟你說他有心理準備入獄,例如(佔中發起人)陳健民、戴耀廷說,他們不開冷氣睡覺、他們不穿長袖衫準備入獄,這是心理上的準備,但是到這件事真的來到的時候,是不會有辦法準備到,無論你練習多少次都好,它都比你想像中更艱難。我是非常之誠實,我不會跟大家說我一點都不怕,入去就減肥及看書,我不是,即是我都會做,但我跟大家說,我是很難受的。

呼籲支持者放下分歧團結一致

林淳軒認為,去年港府入稟法院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以致法庭判決多名年輕抗爭者入獄,預示香港進入威權管治的時代。他又認為,過去幾年非建制派支持者,因為路線分歧等,產生了仇恨和敵視,他呼籲支持者放下分歧及仇恨,團結一致,面對未來更艱難的抗爭之路。

林淳軒說:滴水穿石,這才是那個我認為,日後漫長的對抗、漫長的抗爭的一個致勝之道。我覺得永遠第一步,第一步就是要放下一些不必要的仇恨,而過去我們已經用兩年時間去證明了「互相攻訐」是一個錯的方法,而將來的日子,我們需要的是,就算我們政見不同,就算我們政治主張不同,但是我們都是在同一個打壓之下的話,我們就要去互相支援。

黃台仰思考將情緒轉化動力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在論壇上表示,近年非建制派的抗爭路線之爭,其實只是大家就同一件事有不同面向,例如傳統一派會認為,還可以同中共「又傾又砌」,但本土派就認為,已經「冇得傾」。他又認為,雨傘運動的抗爭者各有經歷,因此出現抗爭路線分歧,兩派又不願溝通,以致矛盾日深。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美國之音湯惠芸)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台仰表示,雨傘運動、旺角衝突至今,越來越多抗爭者入獄,他曾經有抑鬱症的徵狀,不願意見人,他認為有需要思考「由情緒主導」的抗爭模式,長遠是否好事。他坦言因參與旺角衝突,將於明年初開始,面對較長刑期的審訊,有很多情緒,但他認為負面的情緒不會帶來任何幫助,反而應該積極思考,如何將情緒轉化為動力。

黃台仰說:可能就是讀多些書、增進一下自己,盡量在多些不同的場合,去傳播我們的理念,去講我們的想法。希望可以透過一個人很小、很小的力量,去改變每一個(人),然後最終就帶來一個改變。

黃台仰指北京收窄香港言論思想自由

黃台仰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最近一個月多間大學學生會在校園掛上「香港獨立」的橫額,亦有建制派人士舉辦反港獨集會,甚至高呼「殺無赦」等激烈的口號,他認為最近的社會現象,反映北京針對香港的言論及思想自由,劃下一條模糊的界線,而分裂中國就是不可超越的界線。

黃台仰說:現在它(北京)針對的對象是香港獨立,但是可能未來它說你主張修改《基本法》又是分裂國家(中國),你主張民主都是分裂國家,我們需要去看清楚,就是政權只不過是利用分裂作為一個晃子,去慢慢收窄香港的自由。其實這個也是我們本土派過去的論述,就是中共根本無意給香港人有自治,無意給香港有民主,它只不過是用一些暗中的方法,去收窄香港的自由,只不過現在它已經放上枱面,「明刀明槍」而已。

在香港灌輸「中國邏輯

黃台仰表示,律政司針對被判社會服務令的年輕抗爭者覆核刑期,令他們即時入獄,但是針對建制派人士的激烈言論就不採取任何調查,有檢控不公或者選擇性檢控之嫌。他又認為這是北京試探香港人的底線,定下了兩條標準,只要是「愛國」、親中的人,可能做一些很「過火」的事情,都無問題,但只要被認為是分裂中國,只是存在就已經是犯罪。

黃台仰說:我覺得其實它(北京)是塑造一個新的價值,去改變香港人的意識型態,我們香港人過去是遵從理性的,我們用理性的思考去決定我們的價值是甚麼,但是中國不是,它開始在香港灌輸「中國邏輯」,就是只要你僭越到民族、僭越到國家(中國)的時候,那些就不可以再用理性去溝通,其實這是很嚴重的思想移植,去改變香港人的思想。

黃台仰認為,面對這樣的政治環境,非建制派陣營應該要檢討缺失,他認為首先要加強教育,令市民對民主及香港的核心價值有更多理解,亦要參考其他國家的民主化,甚至獨立、爭取自由的經驗,去強化香港新一代追求民主自由的思想,不要讓北京操控香港新一代的思想。

何韻詩指音樂會重點不在人數

多位香港歌手包括何韻詩、黃耀明、創作人周博賢,以及多隊樂隊都有參與「共同體」音樂集會,大約有500人冒雨參加。

香港歌手何韻詩。(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歌手何韻詩。(美國之音湯惠芸)

帶頭出場的何韻詩表示,原本對政治不太熱衷,但她認為成年人有責任與在囚的抗爭者同行,作為後援力量。何韻詩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不應該計較參與音樂會的人數有多少,重點是凝聚一股團結的力量。

何韻詩說:心態其實不是純粹說我們引到多少人來,即是數字其實不是重點,而是我們不斷去提醒其實還有這些人,他們為公義、為這些弱勢去坐牢的。

黃耀明籲港人一起面對逆境

黃耀明接受傳媒訪問表示,香港人其實是命運共同體,不單只是在囚的抗爭者,其實在外面的人都感覺到好像被一個牢籠囚禁,甚至對言論及創作的自由都帶來很大的影響。

香港歌手黃耀明。(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歌手黃耀明。(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耀明說:我們其實都好像覺得我們的言論、表達自由,我們很多的信念都被人鎖著那樣,我們這個地方愈來愈不能夠暢所欲言,創作的人愈來愈不敢有行錯半步,覺得甚麼都會踩到地雷,我覺得其實是要所有人都恐懼,每個人都變成乖乖的順民,不敢對這個威權有任何的異議都不可以講出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恐怖的環境,所以我們必須要在這樣的時候,站在一起去面對這個逆境。

創作人以歌曲聲援抗爭者

音樂創作人周博賢創作了一首新歌《後備》,為在囚的抗爭者打氣,由多位歌手及樂隊在音樂會上唱出。

眾歌手唱:遠去長時期,我替你做後備,堅守於每個崗位裡去撐起。

周博賢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首歌將來錄製好之後,希望可以通過電台點唱,讓在囚的抗爭者都可以聽到,亦希望可以凝聚香港人的力量。

香港音樂創作人周博賢。(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音樂創作人周博賢。(美國之音湯惠芸)

周博賢說:因為經過了一段很長時間,香港人都覺得很無助、很無力,甚至乎覺得很氣餒,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再加上發生了這些政治犯的事件,尤其是我們音樂人、從事藝術的朋友,應該用我們的方式,去給希望群眾及社會。

多名在囚抗爭者親友上台分享。(美國之音湯惠芸)
多名在囚抗爭者親友上台分享。(美國之音湯惠芸)

多名在囚抗爭者的親友亦有在音樂會上台分享。東北案何潔泓的母親及妹妹何潔明上台,代何潔泓向公眾發出訊息:「縱然大家會有軟弱之時,讓我們都變得堅強,相信公義在身旁,大家一起撐。」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