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團體憂教育建立中共官方看法


香港眾志在尖沙咀天星碼頭舉辦中國國歌法街頭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12 0:00

香港教育界最近發生一連串爭議,包括歷史教科書用詞審查、母語教學是否廣東話,以及中國國歌法香港本地立法,訂明中小學需要教育學生唱中國國歌,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香港眾志最近舉辦街頭論壇,討論中國國歌法對香港新一代的影響,有成員擔心當局逐步以教育政策對香港新一代進行文化清洗,再建立一套中共官方的看法。

去年底中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將中國國歌法寫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香港政府即將於今年暑假前,展開中國國歌法的本地立法程序。

學者指應培養批判性愛國者

香港港府今年3月向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提交文件,簡述《國歌條例草案》的概要,當中包括要求中小學教授中國國歌,了解歷史背景及精神,亦將中國的國歌法條文當中「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寫進香港本地法例,引起教育界以致法律界廣泛關注。

以年青人為骨幹成員的政團香港眾志,最近在尖沙咀天星碼頭舉行街頭論壇,討論中國國歌法香港本地立法對教育界以及香港新一代帶來的影響。

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客席副教授梁恩榮在論壇上表示,中國國歌的教育,肯定是國民教育的一部份,應該放在國民教育去看中國國歌的教育。梁恩榮認為,國民教育應該放在公民教育的框架,培養學生批判思考,成為「批判性的愛國者」,而不是盲從附和的人。

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客席副教授梁恩榮。(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客席副教授梁恩榮。(美國之音湯惠芸)

梁恩榮說:如果我們在學校做(中國)國歌教育的時候,我覺得教育工作者就要持守住這個教育的原則,就是要從教育的專業去做,不是政治正確,而是「教育正確」,這個教育正確就是當(中國)國歌相關的歷史,田漢、作曲作詞的人那段歷史是爭議的地方要拿出來。現在最忌的是政府說只能夠用我這個版本,如果一出現這樣(的情況)那個就不是教育,那個就是灌輸。

立法規管或造成學生虛情假意

梁恩榮表示,教育與灌輸的分別,就是灌輸只能用一個方向,不能用多角度去看事物。梁恩榮又表示,中小學教授中國國歌是要培育中國國民身份認同,他認為國民身份認同是學生個人的感受,當局以立法規管教育,是要處理學生對中國的負面感覺,他擔心會造成學生的虛情假意。

梁恩榮說:如果我們用國民身份認同的感受的框架去看的時候,我們就會看得到所謂立法、立這個(中國)國歌法的目的,實質上是要處理負面的感覺,即是說你這班人如果你不喜歡中國的,都不准你表現出來,因為它捉不到你的心,要班學生呆呆地站著面對(中國)國旗,然後好像很斯文、很尊敬那樣,但是他心裡可能在講粗口、在咒罵。

中國國歌法或對年青人適得其反

進步教師同盟成員陳智聰在論壇上表示,在立法前香港的中小學已經有教授中國國歌,而近代中國歷史亦有教授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之後,中國的國旗、國徽及國歌的背後的歷史,包括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作詞人田漢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被批鬥,死於禁閉之中。

香港進步教師同盟成員陳智聰。(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進步教師同盟成員陳智聰。(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智聰並表示,年青人的特性是反叛,擔心訂立中國國歌法只會適得其反。

陳智聰說:你愈跟他說、你愈是吹虛,他反而愈質疑,你沒有讀過物理都知,「作用力愈大、反作用力愈大」。或者你用毛主席講的說話,「沒有無原無故的愛,亦沒有無原無故的恨」。你愈是逼他這樣東西是好的、你一定要學,還要立法強制,而不是老師很自然地在某個學習階段,自然地將那件事情帶出,其實就是年青人的抗拒及疑心會很大。

不希望學校成培養順民黑心工廠

陳智聰表示,當局立法規定中小學教師一定要教授中國國歌,亦會對教師造成很大壓力,擔心不符合當局或者辦學團體教授中國國歌的準則,可能失去教席。他希望教師能夠政治中立,教導學生以批判思維去學習中國國歌。

智聰說:為甚麼這個國家現在這麼想人民去尊重它的國歌呢﹖為甚麼盲目的愛國主義會為國家帶來負面以致個人成長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呢﹖總之我覺得教師去教(中國國歌)的時候,必須要秉持住最基本的良知以及理性,不能夠成為一個政權的宣傳機器,不是政府說甚麼就甚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良知及思考,學校不可以成為培養順民的「黑心工廠」。

教協憂立法引起司法覆核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內務副會長莊耀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無必要立法去規定中小學必須教授中國國歌,因為在立法前學校已經有相關的教育,他擔心立法會對教師造成壓力,影響教育自主,甚至引起司法覆核。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內務副會長莊耀洸。(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內務副會長莊耀洸。(美國之音湯惠芸)

莊耀洸說:立法會引起之後有很多細則會出現,很多官方會再出指引等等,你不跟從有機會違反法律精神,因為它的來源就是這些法律條文,你沒有跟從這樣做,日後會不會多了司法覆核的案件﹖因為現在我們的框架基本上不是用法律的形式,如果你一旦用法律形式、是一個成文法的話,就容易有司法覆核,你這樣教不對,變成教師會更難做,你做一個有心的教師也好,這麼麻煩、法律我們不是很認識,現在立了法於是會有很多制抓,以及令老師教學時有很多束縛。

教育界連串爭議企圖改變固有思維

香港教育界最近發生一連串爭議,包括歷史教科書用詞審查,一直原用的「中國堅持收回香港主權」、「香港位於中國南方」等,被評為「措辭不恰當」需要修改。而香港的母語教學是否廣東話,亦因為一篇中國學者的文章,提及粵語「不是嚴格意義上母語的含義」,普通話才是「正規的語言教育」,包括特首林鄭月娥以及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立法會被問及他們的母語是甚麼,竟然不敢面回答,引起廣泛爭議。

記者問及最近有關教育界的爭議,加上中國國歌法即將在今年暑假進行香港本地立法,背後似乎有環環相扣的關係,對香港教育界以及新一代會帶來甚麼影響﹖

莊耀洸表示,香港政府對一些用詞定義的理解,例如「收回香港主權」以及廣東話是否香港人的母語,這些事情表面上違反香港人的常識以及一直以來的想法,但是背後可能是推動一個社會工程,企圖改變香港社會固有的想法。

莊耀洸說:當我們要做一個社會工程,即是改變整個社會的人的想法的時候,一個政府它怎樣做呢﹖教育入手或者輿論入手,其一樣事情就是對於字詞的定義是改變,甚麼叫民主呢﹖甚麼叫人權呢﹖當那些詞、我們一直理解的自由,原來這樣也叫自由﹖這樣也叫有自由﹖慢慢那個收窄怎樣來,就是根本那個字詞的意思不同了。

香港眾志憂當局對新一代文化清洗

香港眾志常委鄭家朗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教育界最近一連串爭議,他認為是當局逐步以教育政策對香港新一代進行文化清洗,改變年青人身份認同等看法,再建立一套中共官方的看法。

鄭家朗說:現在香港學生的身份認同危機,是源自國民教育做得不足,它(當局)想動身份認同的部份,它將來想動批判思維的部份,再來加上文化的清洗,我們稱它為文化的清洗,因為語言是我們共同的文化,它做文化的清洗,是想在不同的範疇摧毀我們一定既有的價值,之後再建立一套中共官方的看法,這個部份我們很明顯不能夠讓它們得逞。

鄭家朗表示,香港眾志會舉辦更多有關中國國歌法立法等街頭教育論壇,讓各界人士表達不同意見,亦會更緊密接觸學生。鄭家朗表示,他去年才高中畢業,過去一年接受大專教育,他看到當局推行《基本法》教育,加上中國國歌法本地立法,企圖限制學生的思想自由,亦關注中國國歌法立法後,對二次創作的限制,可能令年青人在網上發表意見時誤墮法網。

香港眾志常委鄭家朗。(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眾志常委鄭家朗。(美國之音湯惠芸)

鄭家朗說:是不斷好像緊匝罩那樣限制學生的思想自由,但是我們學生會不會這麼輕易被洗腦,或者是不是一下來教育就會立即洗了我們腦﹖不會的,但是我們不能夠去輕視這些威脅。尤其是(中國國歌法)作為一條法例,一個法規去規管之下,我們真的會愈來愈怕,因為始終是一條法例。

香港律師會關注中國國歌法或違憲

香港律師會最近首度就中國《國歌法》本地立法發表聲明,認為香港政府建議的立法框架不夠清晰,包括未有明確列明貶損、侮辱及尊重等字眼的定義,擔心未來或會為法院惹來不公平的批評,並非香港社會之福。

香港律師會關注,港府建議將中國大陸的國歌法中列明「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適當地列入香港法例草案中的弁言,律師會擔心此一條文會與《基本法》第5條有抵觸。根據《基本法》第5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