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特首選委會選舉分析

  • 湯惠芸 香港

十多位民主派議員呼籲選民參與選委會選舉投票。(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特首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星期日(12月11日)舉行,25個需要競爭的界別或小組,有1,239名候選人爭奪733個選委席位。選舉管理委員會將會在全香港各區設立110個一般投票站,讓大約23萬名選民投票。

明年由1,200名選委選特首

由於港府提出的2017普選特首政改方案,去年被立法會否決,明年3月底舉行的新一屆特首選舉,仍然由1,200人組成的特首選舉委員會提名候選人,以及投票選出新一屆特首。選委會的成員必須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來自4大界別,38個界別分組,代表不同行業、專業、勞工、社會服務團體及區域組織。

民主派於上屆2011年的選委會選舉,贏得173席,連同32名立法會議員及其他友好界別,親民主派人士共有205席選委。今屆民主派動員352人參選,並組成「民主300+」名單,希望爭取約300席。

醫學界競爭歷屆最激烈

參選醫學界的民主派名單「真普選醫生聯盟」成員黃任匡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該界別有30個席位,選民大約12,000人,全部是個人票。黃任匡並表示,今屆有80多人參選,約2點幾人爭奪一個議席,選情是歷屆最激烈,但是他認為不是一個公平的選舉。

真普選醫生聯盟成員黃任匡(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真普選醫生聯盟成員黃任匡(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黃任匡說:一萬多人選30個席位,我不會說是很公平的事,雖然都是個人票,比起一些公司票已經是公平、民主一些,但是我都不會說是一件合理的事,因為為何做醫生就會有票,為何不是做醫生的,其他700多萬香港人就不一定有票呢﹖這不是一件公平的事,這是醫生是有特權的,但我會這樣理解,就是醫生也好,或者其他專業人事也好,你有這個特權,就即是反映你同時間亦意味著,你有多一份的責任。

黃任匡表示,過往醫學界的投票率偏低,而且民主派在上屆的選委會選舉,30席只是取得兩席,當選率也是偏低。黃任匡表示,對今屆的選情也不是太樂觀,他認為提高投票率對民主派有利,但是今屆的選舉氣氛相當冷淡,可能與當局宣傳不足有關。

泛民取300席會對北京造成壓力

黃任匡說:這個我自己會陰謀論地看,其實是政府有意無意造成,即是你見到它那裡有宣傳呢﹖立法會選舉它有宣傳,你見它選委會選舉那有宣傳呢,幾乎沒有,甚至給人有感覺是好像不是很想讓你知道投票了,也不是很想讓你知怎樣投票,所以我們很多同事都不知道怎樣投票,他們又不知道去哪裡投票,又不知道究竟每人有多少票,又不知道怎樣投票,甚至有些人連選甚麼都不知。

黃任匡表示,難以估計民主派在選委會選舉中能否贏取300席,也不會天真到以為取得300席就可以「造王」,這個也不是民主派參選的目標。不過,他認為如果民主派取得300席,在1,200人的選委會當中,會發揮一定的影響力,對北京幕後操控的勢力造成相當大的壓力。

黃任匡說:現在有些人經常說,投票選選委都沒有用,小圈子而已,都是「阿爺話事」(北京決定),無用的,不要理它。這不是完全正確的,因為這300席你現在很明顯看到,它都要看著你這300席來「睇餸食飯」,你未必可以影響到最後的結果,但是在過程當中,你好肯定是可以給當權者、給那些(特首)候選人,甚至給那些候選人背後那些操控他們的勢力,一些相當大的壓力,要不然它們不會有所顧忌。

梁振英不連任對泛民選情有影響

對於特首梁振英突然在選委會選舉前兩日,星期五(12月9日)下午宣佈不競選連任,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表示,目前民主派的選舉策略應由「ABC(anyone but CY)」(任何人只要不是梁振英),改為「CBA(choose best alternative)」,即選擇最好特首人選。

法律界選委候選人、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表示,相信北京早已決定不容許梁振英連任,他認為梁振英選擇在選委選舉前公布不連任的決定,是要打散民主派早已凝聚的人氣,梁家傑形容是「幾毒的招數」。不過,他強調,民主派一直都不是講「ABC」,而是somebody better than CY(比梁振英更好的人)」,他相信選民是明白這個道理。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星期五召開記者會,強調爭取特首換人之外,更重要是換制度以及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呼籲香港人絕對不能鬆懈,尤其星期日有票可投的選民,一定要參與選委會選舉投票。

選委會產生方式北京容易控制

10月底宣佈參選特首的退休法官胡國興最近表示,爭取開放讓全香港300萬選民都可以投票選選委,這樣就不需要要求中國人大撤回8-31決定。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如果北京願意開放讓300萬選民、合乎比例去選出1,200名特首選舉委員會委員,即是變相給予香港人真普選,他認為可能性不大。涂謹申表示,選委會的組成由不按比例的方式產生,讓北京容易控制。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涂謹申說:以及它(北京)覺得那個安全系數去到那裡,以及全部開放的時候,它覺得會影響、危害它的是甚麼,譬如如果是這樣選出來的(特首)會不會搞港獨呢﹖會不會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會不會最後挾著幾百萬人的選票,最後不聽它說、執行它的命令,又或者它如果真的不能夠接受的(特首當選人),它可以不委任的時候,會產生多大的震盪﹖其實我想這些是它要詳細思考的。

涂謹申認為,香港人理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香港人可以選自己的特首,不受北京操控,他認為與北京對港政策互相有影響。

涂謹申說:中央(北京)對香港愈好的,我想沒甚麼人會選一個人去反它的,但是如果你中央是每每對香港人要壓迫、打壓的,當然自然它(北京)更加不會給一個制度讓香港人選(特首),就是這樣而已。所以這裡是互為作用的,我覺得中央的政策是至關重要的。

今屆選委不足1,200

今屆選委當中有300人已經自動當選,包括立法會議員以及中國全國人大有101名當然委員,餘下25個界別或小組需經投票產生選委。而宗教界較早前已經抽籤或自行協調得出60人的選委名單,即是選委會選舉前已經產生461名選委。

選舉委員會的投票制度以「得票最多者當選」,而選委會的選民分為「個人票」及「團體票」,今屆登記選民合共約24萬6千個單位。而投票採取「全票制」的方式,即是該界別有多少個選委名額,選民在投票時可以一次過選相關數目的候選人。以社會福利界為例,有60個選委名額,選民投票時可以一次過投最多60個候選人,因此選民可以攜帶提示名單協助投票,但不能在票站內向他人展示,投票後亦必須帶走,否則或會觸犯選舉條例。

今屆選委會也出現前所未有的情況,其中進出口界協調的有效提名人數只得17人,較該界別議席數目少1人,而且沒有競爭對手,提名期結束後不能遞補,因此原本18席的進出口界變成只有17席。而立法會議員及中國全國人大原本應有106名當然委員,但因為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二人被取消議員資格,加上立法會議員馬逢國、田北辰及廖長江等3人與港區人大身分重疊,令當然委員議席再少5人,導致今屆選委最多只有1,194人,不足1,200人。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