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在抗議與不抗議之間 香港西方人怎麼看?


香港示威者2019年9月8日遊行前往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敦促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1 0:00

香港星期天的下午,哪裡該出現人潮呢?9月8日原本星期假日的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外,出現大批請願遊行民眾,而逛街購物中心的銅鑼灣時代廣場,也依舊有不少人群,但是兩相對照,一邊是情緒激昂,劍拔弩張,而另一邊則是悠閒輕鬆,這兩邊的人群中都不乏有西方面孔,他們在香港或工作,或旅遊,而他們對今日香港的看法是如何呢?

9月8日星期天下午1點左右,在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外,大批香港警力進駐,嚴陣以待,過不多久,在中環遮打花園集會的請願民眾,揮舞著美國國旗,鋪天蓋地的由花園道一路朝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步行而來,並在警方設置的路障前轉向下亞厘畢道,遊行民眾塞滿兩條街區,用行動來敦促美國國會在9日復會後,能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朱先生是遊行人士之一,他說:“我想在法案通過後,我希望美國能堅定執行法案並持續觀察香港情勢,因為法案中除了對中國和香港政府官員,以及香港特殊貿易地位的制裁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2020年香港實現全民普選,選舉立法會議員及特首。”

遊行民眾沿路用英語喊口號,包含“與香港一起 為自由而戰”,以及“解放香港,抵制北京”,只有當遊行群眾經過列隊的防暴員警面前是,才會用粵語喊出“黑社會”及“走狗”。

遊行群眾裡不乏西方面孔,山姆·比克特來自美國北卡羅萊納州,是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律師,看見遊行隊伍中出現這麼多的美國國旗。

山姆·比克特:“只有強大的力量能讓中國傾聽,而香港沒有力量,所以我們需要美國,我們需要美國不僅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還需要更進一步實現它的承諾,美國需要做好把軍隊送到南中國海的準備,或駐軍台灣來表達美國不能接受一個持續擴張的中國。”

曾經來過香港7,8次的美國紐約遊客約翰,和女友到現場旁觀請願遊行,對於遊行的訴求,他覺得美國能夠做得並不多。

約翰:“我不知道美國能施加什麼樣的壓力讓中國對香港事務讓步,我也不知道美國有什麼財政或其它方面的原因來做這件事,我們已經跟中國深陷在貿易戰中,所以我認為這得全靠香港人的意志來開闢新局。他們沒有軍事力量來支撐他們,但是他們每個人都有聲音,團結一起就有希望能讓中國在目前的一些事上讓步。”

塗鴉,與警方對峙,遊行群眾大多以口罩遮臉,氣氛有時劍拔弩張,一個原本香港周日下午不會出現人潮的地方,卻擠得水泄不通。

鏡頭轉到銅鑼灣時代廣場,這裡原本周日下午應出現逛街購物人潮的地方,應該是受到請願遊行的影響,雖然依舊有不少人出現,但是不願接受採訪的店家表示,生意的確不如從前。輕鬆逛街的人群中也不乏西方的面孔,梅耶及格里莫是兩位來自法國的商人。

格里莫:“你知道法國人民的故事,我們為自由而戰,我認為當人民有好的理由,不管什麼年紀,能看到年輕人參與,有意志與膽量站出來說“我們不同意”,是一件好事,他們用和平的方式表達,我認為從這就看見希望。”

而示威抗議回影響他們對香港的商業計劃嗎?梅耶這麼說; “不,我認為這個情況只是暫時的,我們是要在這裡建立長遠的事業,我們不會因為目前的情況就改變這個決定。”

而來港度假7天的芬蘭大學生朱索,今天也將帶著滿足愉快的心情返回芬蘭。他說: “是的,這裡很安全,我非常喜歡。”

一個香港星期天下午,兩種不同的群眾,對於西方人來說,這大概就是東方之珠,面貌千變萬化的迷人之處。

在記者離開銅鑼灣商業區不久,民眾的示威行動蔓延到了銅鑼灣地鐵站一帶,警民之間出現了激烈對峙,繁華的崇光商場及附近的一些店家受到影響。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