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主權移交20年座談 分析本土與中港矛盾

  • 湯惠芸 香港

華人民主書院舉香港主權移交20年回顧系列講座。(美國之音湯惠芸)

今年是香港主權移交20周年,有民主派組織舉辦回顧系列講座,最近一場的主題是中港關係的變遷,邀請本土派代表人物以及學者出席,分析本土派興起及中港矛盾成因等議題。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表示,不認同主張香港獨立是叫價太高,他承認本土派目前處於低潮,主要是由於欠缺理論基礎,未來他們會加強地區組織工作。

華人民主書院今年2月開始,舉辦一系列回顧香港主權移交20年講座,最近舉辦的第4場講座,以「中港關係的變遷」為主題,分析近年中港矛盾升溫,引發本土、港獨思潮冒起等政治及社會現況。

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變化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應邀出席講座,以「本土派的立場」為題發表講話。黃台仰表示,本土派在2010年開始冒起,當時中國自由行旅客「逼爆」市區;大量水貨客滋擾上水、新界北等地區的民生,導致中港矛盾升溫,而本土派的冒起,是主張香港人優先、保護香港人自己的權益及文化,抵抗中國的殖民及意識型態入侵香港。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美國之音湯惠芸)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台仰強調,本土派不是主張排外及歧視,最重要是確立香港人身份認同。黃台仰並表示,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到2008年的11年間,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不斷下降,而中國人身份認同則不斷上升,至2008年北京奧運達到高峰。

黃台仰表示,但是2008年5月發生汶川大地震,揭發很多學校的豆腐渣工程,導致災區大量學童身亡;後來又揭發三鹿毒奶粉事件,令香港的中國人身份認同,在2008年北京奧運之後,不斷下跌。

黃台仰說:揭發了大量的豆腐渣工程,揭發了原來中國貪污、賄賂這些風氣仍然是十分之盛行。三鹿奶粉事件也揭示了,一個這麼大的國家,連製造最基本的、安全的食物,給嬰兒的奶粉,都做不到。開始令到香港人去反思,究竟這個,我們過去以為會走向改革開放、以為它會逐漸走向文明的中國,是不是真的會跟我們香港人的價值接到軌、跟我們香港人的文化接到軌呢﹖

反對太多中國新移民來香港

黃台仰表示,本土派不是歧視所有中國人,只是歧視一些「不文明」的人,例如在香港隨處便溺、不排隊、大聲喧嘩等。黃台仰並表示,本土派亦不會歧視所有中國來香港的新移民,因為他自己的父母以及本民前另一位發言人梁天琦,都是中國來香港的新移民。

黃台仰表示,他身為中國第二代新移民,而梁天琦在中國出生,兩歲才來香港生活,但是他們都反對太多中國新移民來香港。

黃台仰說:就是因為太多中國新移民來到香港,他們自己形成了他們自己的一個生活圈,他們不需要去融入、不需要被同化、不需要去理解香港人的價值觀、不需要理解香港人的政治立場。

研究指同化新移民可能要40年

黃台仰表示,去年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公佈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大多數來香港的中國新移民,他們的政治立場都是傾向建制派,與香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的政治立場,有很大的差異。

黃台仰表示,有泛民主派或者左翼的政治團體,主張「同化」中國新移民,不過,據馬嶽的研究報告顯示,要同化一個中國新移民,令他的政治立場與土生土長的香港一樣,可能要接近40年。黃台仰認為,香港主權移交後,大量中國新移民來香港,其實是要清洗香港人所堅信的核心價值,包括民主、自由及法治等等,也是中港矛盾最大的成因。

黃台仰說:這些中國新移民他們的政治立場,可能過去受到中國共產黨的教育,他們認為中國、或者民族主義、或者共產黨的意識型態的意志,是凌駕於我們香港人所相信的普世價值的意志,這些其實就是中港矛盾最大、最大的成因,就是兩者(中港)之間的意識型態,是存在著根本的差異。

黃台仰指制度內無法改變香港困境

黃台仰表示,過去很多香港人會認為,爭取特首及立法會雙普選、實現全面民主化,由香港300多萬選民普選出來的特首,一定會維護香港人的核心價值,但是2014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公佈的普選特首8-31框架,是不設期限、可能永遠存在,代表香港人可能永遠無機會選擇到一個真正代表香港人意志的特首,他認為在制度內,已經沒有方法去改變香港目前的困境。

黃台仰說:所以我們本土派得出的結論,唯一的方法就是只有脫離中國共產黨、只有脫離中國、才是唯一的方法,可以保障到我們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可以保障到我們香港人過去的核心價值。

黃台仰表示,經歷過2014年底的雨傘運動、2015年的反水貨客光復行動,以及2016年初、猴年年初一的旺角衝突,當本土派開始走向激進,甚至希望奪權、當家作主,北京對本土派及港獨的打壓愈來愈明顯,例如剝奪本土派參選立法會的政治權利,就算當選也被取消議員資格。

黃台仰說:我們生活在這裡,無辦法選擇我們的出生、無辦法選擇我們的政府,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其實只有推翻這個政權,脫離這個政府。所以這些就是為何在這兩年,香港獨立的聲音愈來愈大、愈來愈多年青人支持香港獨立,而我們這一班年青人,因為無經歷過70年代、5、60年代香港開始繁榮起步的階段,我們的成長已經在香港最繁榮的巔峰,我們望到主權移交之後,我們的環境逐漸走向劣質化。

有觀眾質疑港獨叫價太高

有現場觀眾提問表示,本土派推動香港獨立以及執政會不會叫價太高,這些論述反而加深中港矛盾,是否本土派預料之內﹖

另有現場觀眾提問表示,去年底兩名本土派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及游蕙禎,被法庭取消議員資格之後,本土派陷入低潮,過往香港人是愈打壓愈走上街抗議,但是本土派被打壓之後,上街聲援他們的市民不多,是否反映本土派已經被邊緣化﹖

黃台仰回應時不認同主張香港獨立是叫價太高,他承認目前本土派處於低潮,主要是香港獨立的論述不足夠。黃台仰表示,本土派興起主要是透過激進的抗爭,爭取輿論的關注,但是當主流傳媒不認同他們的主張,又或者本土派無能力再發起激進的抗爭行動,他們就會在主流傳媒消失,目前他們正陷於這樣的低潮。黃台仰表示,未來會加強地區組織工作。

黃台仰說:我們知道過去的問題,其實就是我們沒有去做好一些基礎的組織工作,沒有去做好一些基礎的群眾工作,可能一些深耕細作,例如在地區,我們見到其實地區工作是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學者指「人心回歸」愈走愈遠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助理教授黃偉國。(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助理教授黃偉國。(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助理教授黃偉國在座談會分析中港矛盾的成因。黃偉國表示,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之後,北京希望香港人甘心情願認同中國,但是20年來中國期望的「人心回歸」卻愈走愈遠。

黃偉國認為,主要是由於北京誤判,以為金錢及經濟利益,例如開放大陸自由行旅客訪港,可以解決中港差異的問題。

黃偉國說:這些經濟利益最敝、最慘的是帶來一些不可預期的後果,譬如租金不斷上升、舖租不斷上升,但是工資沒有怎麼上升、工作環境也沒甚麼改善,是令到那個(中港)矛盾不單只成為政治議題,甚至這些矛盾成為我們的日常生活一部份的時候,我想這個矛盾本身已經再不是單單我們口頭所講,或者報紙報道的狀況。

建議港人將抗爭日常化

黃偉國表示,香港人透過中港矛盾去探索身份認同,例如雨傘運動提出的命運自主。他認為中港矛盾是由政權帶出的問題,不應該針對中國來香港的新移民及學生。黃偉國表示,面對中港矛盾,香港人可以將抗爭日常化。

黃偉國說:而這種抗爭的過程當中,我們可以充滿創意,我們不看簡體字的聖經、我們不講公交、不講公車,我們是「舊香港人」。

黃偉國表示,如果正面去審視以及面對中港矛盾,有可能成為重新找尋香港本土化及定位的契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