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大專聯校反國安法論壇 港大學生保留六四抗爭傳統


香港市民吳小姐身穿自己設計寫上”人民不會忘記”的衣服參與六四31周年維園燭光集會,她表示今年的燭光是特別的,象徵香港人不會被專政任意宰割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0 0:00

香港反送中運動即將屆滿一周年,針對中國人大常委會制訂”港版國安法”,香港6間大專院校學生會最近舉辦聯校論壇,回顧去年反送中運動的抗爭,並探討”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對未來社運的影響。多位與會嘉賓都認為,今年首次”無大台”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反映香港年青人無懼國安法打壓,高呼”香港獨立”的聲量甚至比”建設民主中國”更大,建立香港人的主體意識。而香港大學學生會另有舉行洗刷國殤之柱以及重漆太古橋活動,延續六四抗爭精神。

香港大學學生會聯同嶺南大學、教育大學、東華學院學生會以及浸會大學、中文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上星期五在香港大學舉行題為”惡法將至、烽火再起”的聯校論壇,探討反送中運動一周年對香港未來的啟示,以及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對香港社會運動的影響。

香港大專聯校論壇向極權說不

前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吳靄儀、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等嘉賓應邀出席,約100名大專學生參與,論壇舉行期間不時高呼港獨口號。

學生高呼口號:”民族自強、香港獨立。”

香港大學生會會長葉芷琳在論壇開始前,帶領多間大專院校代表發表聯合宣言表示,警方去年重兵包圍中大及理大兩間大學,釀成人道災難,近日北京又以”港版國安法”企圖消滅異見聲音,包括容許中國國安機構在香港設立部門監控港人;又試圖令香港人不敢再尋求國際社會協助。

宣言並表示,學界相信香港人仍會勇敢向極權說不,今年6月4日香港人已經展示了毋懼強權的一面,燭光在各區開花悼念六四慘劇31周年,學界未來將會與香港人奮戰到底。

吳靄儀:港人抗爭發揮主體意識

吳靄儀在論壇發言表示,今年六四維園燭光集會30年來首次被警方禁止,反而成為一個不一樣的六四燭光集會,沒有行禮如儀的儀式,香港人自動將抗爭的方式與八九民運連結起來,將燭光晚會變成香港人的活動,發揮香港人的主體意識。

吳靄儀說:”因為香港人自動將維園的六四燭光變成另一樣東西,將香港的抗爭活動同89民運那些學生的抗爭運動精神連結起來,將這個燭光晚會變成一個香港人的活動。你不覺得偉大嗎﹖我覺得是很偉大的,而且不是事先去開幾個研討會,大家商量過,有甚麼出路,找幾個德高望重的教授來指導,教我們怎麼做,不是的,你自動就會去做。”

吳靄儀又表示,香港未來的社會運動必須保持國際能見度,讓外國了解香港人的靈活性、靭度、堅持以及團結,彰顯個人主體意識。不過,吳靄儀認為,港獨並非絕大多數香港人的想法,她認為要分階段讓國際知道香港人想要甚麼。

戴耀廷:國安法沒正當性只有阻嚇性

戴耀廷在論壇發言表示,港版國安法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立法過程完全繞過香港本地立法機關,明顯違反《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他認為立法完全沒有正當性,只是想帶出阻嚇性,在每個香港人心的內製造恐懼。

戴耀廷說:”你如果犯了(港版國安法)就會被拘捕、被控告,判得愈重、審得愈嚴的,剛剛吳靄儀講到的,可能未必在香港審,可能在大陸審,我們更害怕的是,可能不是香港的警察,而是(中國)國家安全部的人去抓、去拘捕、去審訊這樣。即是這樣的一條法律,它能夠產生的就是一種恐懼,它能夠做到的就是製造一種恐懼在每一個人的心裡面。”

戴耀廷表示,港版國安法製造的恐懼不會令香港人失去抗爭的勇氣,亦不可能平息街頭以致議會的抗爭,甚至可能適得其反。他認為將來只要讓國際社會看到香港人在港版國安法下,人權及自治的承諾受到嚴重威脅,國際社會就會考慮進一步的制裁行動。

戴耀廷說:”在9月的立法會選舉,所有人即是叫做反對政府的,或者民主派的朋友全部被DQ(取消資格),入不了閘(不能報名參選)或者入了閘(報名參選)之後被DQ,或者是贏了之後被DQ其實這都是一個可以產生我們的高度自治,我們所承諾的Self Govern(自治)是被剝奪的,這些我想是可以做的事情,會產生到更大的效用的。”

本土派:六四燭光集會香港民族誕生

本土派哲學組織”好青年荼毒室”成員豬文在論壇發言表示,經過今年的維園六四燭光集會,香港民族共同體終於被確立,終於出現一個”無大台”的六四集會,發揮反送中運動”不用等大台”、意見領䄂去指揮,大家衡量過風險就主動去做的抗爭模式,每個人都可以擁有自己的一套價值觀,可以一邊有人叫建設民主中國,一邊有人叫香港獨立的口號。

本土派時事評論員盧斯達發言表示,今年六四維園燭光集會係歷史性一刻,沒想過叫”香港獨立”的聲音大過”建設民主中國”,他認為”香港民族真的出世了”,港版國安法都無辦法阻止香港人去維園高呼香港獨立,甚至在全港各區開花悼念六四,證明了民心的變化,時代的變遷。盧斯達形容過去一年的反送中運動既悲且喜。

盧斯達說:”既悲,即是悲這一年以來以及繼續發生的事情,悲自己之後不知有甚麼打算,但是亦有喜,因為見到香港民族真的”出世了”,真的”出世了”,即是經過了幾年很艱難的輿論及行動實踐之後,大家都無辦法反對它已經出現了,國安法都沒辦法阻止大家去維園那裡叫香港獨立。”

港大學生延續六四抗爭傳統

香港大學學生會上星期四(6月4日)在校園內延續過去的傳統,洗刷國殤之柱及重漆太古橋上”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的字句。

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鄭凱盈接受傳媒訪問表示,行動是要提醒同學中共政權的殘酷不仁,大學校園作為言論自由的最後堡壘,必須守護六四屠城的真相。鄭凱盈又表示,太古橋上的大字在去年10月反送中運動期間,多次被人蓄意破壞,她認為是試圖恫嚇學生追求民主自由的決心,毁壞港大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的歷史印記。她坦言今年在港版國安法的陰霾下,活動加深了一層意義。

鄭凱盈說:”很希望之後我們都能夠以這些悼念活動,不單只是以紀念六四為唯一的目標,亦是希望能夠印證香港大學學生會的歷史,亦是鼓勵各位同學,去肩起他們作為社會棟樑的一個責任,能夠繼續為香港的前程去盡一分力。”

澳洲研究生指六四事件是轉捩點

來自澳洲的研究生Brenden參與洗刷國殤之柱及重漆太古橋活動,他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自學中國歷史及發展史,認為六四事件是一個turning point(轉捩點),他擔心今年可能是香港人最後一次公開悼念六四,但是他坦言憂慮港版國安法,只會參加校內的活動,不會參與遍地開花的悼念集會。

Brenden說:”其實很多西方的國家都覺得是可以接受中共這樣對付自己的市民,不是市民、公民,而且可以繼續貿易,為了利益無視這件事(六四),所以是一個關鍵的事件。”

港大學生紀念對抗極權里程碑

香港大學學生Oscar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洗刷國殤之柱及重漆太古橋活動是紀念當年港大學生對抗極權的里程碑。

Oscar說:”作為現在一個大學生,即是”天然獨”的一代,就算我們支持的是港獨也好,我們都應該有責任去紀念這件事(六四),但就不是作為一個命運共同體的身份去紀念,而是可能是大家都純粹是自由世界的一員,爭取民主大家都是同路人那樣,即是等如聲援維吾爾人,或者可能西藏人一樣。”

Oscar表示,國殤之柱及太古橋上的20個大字都是港大學生對抗極權的象徵,如果將來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後,當局要求校方移除它們,香港大學學生應該捍衛它們。

國殤之柱由丹麥雕塑家高智活(Jens Galschiøt)製作,共有5座,其中最著名紀念六四屠城的一座,高約7米,在1997年完成,上面刻有多個身軀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徵血腥鎮壓的死傷者。1997年6月4日,主權移交前最後一次維園燭光集會,國殤之柱在維園展出,然後由香港大學同學護送往校園,一度被警察在校門外攔阻,在數百名港大學生抗議下,順利將國殤之柱擺放在黃克競大樓平台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