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 阻攔政府一地兩檢議案

  • 美國之音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反對政府西九一地兩檢議案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為配合連接中國的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計劃明年第三季通車,香港政府今年7月底公佈西九龍站一地兩檢安排,將西九站超過10萬平方米的範圍劃為「中國口岸區」,全面實施中國法律。為了尋求民意及議會的授權,啟動落實西九一地兩檢的「三步走」,香港政府星期三向立法會提出無約束力的西九一地兩檢議案,不過,有民主派議員運用議事規則,阻攔政府提出議案,一地兩檢關注組並發起一連兩晚的集會,反對西九一地兩檢安排。我們接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的電話,連線報道立法會辯論西九一地兩檢安排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你現在的位置在哪裡?香港政府計劃星期三(10月25日)向立法會提出,無約束力的西九一地兩檢議案,立法會大會的情況如何?議案有沒有進行辯論?

記者:我現在在香港立法會大樓裡面。在議會佔少數的20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表明,會用盡一切議事規則容許的範圍,阻攔港府西九一地兩檢議案通過。

今日早上11點大會一開始,就有民主派議員要求點算法定人數,全日大約9小時的會議,就點算了10次法定人數,每次大約15分鐘,消耗了超過兩小時。

在政府提出西九一地兩檢議案前,立法會首讀和二讀《2017年銀行業(修訂)條例草案》,在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發言後,民主派議員朱凱廸提出根據議事規則第54條(4),動議不把有關草案交付內務委員會處理,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暫停會議超過一小時作考慮。

後來梁君彥批准朱凱迪的動議,讓議員討論相關條例草案的餘下程序。包括朱凱迪等多名民主派議員輪流發言15分鐘,直至立法會會議於晚上約8時結束,都未能表決朱凱廸提出不把《2017年銀行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內務委員會的動議,亦未能開始辯論港府西九一地兩檢議案,立法會會議星期四將會繼續。

香港一地兩檢關注組反西九一地兩檢集會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一地兩檢關注組反西九一地兩檢集會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由多個香港非建制派政黨及團體組成的一地兩檢關注組,星期三、四一連兩日在立法會外發起集會,反對西九一地兩檢安排,今晚的集會情況如何?

記者:一地兩檢關注組一連兩晚,在立法會辯論港府西九一地兩檢議案時,於立法會示威區舉行集會,表達反對港府方案。

星期三晚的集會約有200人參與,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代表、香港眾志的黃之鋒、周庭,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的劉小麗、姚松炎,前立法會議員余若薇、梁家傑、吳靄儀,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一地兩檢關注組召集人陳淑莊等民主派人士出席,集會在立法會會議結束後,晚上8時半左右結束。

主持人:剛剛獲終審法院批准保釋等候上訴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有出席星期三晚的集會,他談及在監獄服刑的感受,與反對西九一地兩檢有甚麼關係?

記者:因為3年前雨傘運動「重奪公民廣場案」,被上訴庭改判監禁6個月的黃之鋒,在集會發言表示,經過69日的監禁,剛獲終審法院批准保釋外出等候上訴,離開監獄超過26小時,就急不及待參與反西九一地兩檢集會。

黃之鋒表示,在監獄都有留意一地兩檢的消息,而香港人最擔心的是西九一地兩檢,容許中國公安到西九龍的香港市中心執法。他分享去年10月到泰國曼谷的經歷,當時他打算到曼谷的大學演講,但是剛落機就被當地海關及警察沒收護照,然後被帶到拘留室問話超過12小時才釋放,並將他遣返香港。

香港眾志常委周庭及秘書長黃之鋒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眾志常委周庭及秘書長黃之鋒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黃之鋒表示,去年在曼谷要遵守當地的機場執法安排,但是明年第三季如果真的在西九落實一地兩檢,可能有香港人進入中國口岸區,就被中國公安沒收旅遊證件及拘留。

黃之鋒又表示,在監獄的69日,最大的反思就是自由有多麼重要,他認為香港人一定要堅決反對西九一地兩檢安排。

黃之鋒說:在監獄的環境裡面,我自己當然無自由,但亦令到我對於還有沒有一個基本的人身自由,這個基本的問題更加關注、更加敏銳。所以我希望在未來的日子,我們講一地兩檢,是反對大陸公安來香港執法,講的不但是我們不希望有更多的政治犯入獄,失去人身自由,我們更不希望香港人失去僅餘的人身自由。

主持人:前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吳靄儀有出席星期三晚的集會,她發言表示,西九一地兩檢是政治安排,有何理據?

記者:吳靄儀在集會發言表示,香港立法會早於2007、2008年已經懷疑,高鐵不是一個運輸項目,而是一個政治項目,不是講經濟效益,而是講北京的權力要直達香港,「要點做就點做」。

吳靄儀表示,據香港網媒《眾新聞》的報道,有文件顯示高鐵是政治任務真有其事,是北京的要求,反映有份負責西九一地兩檢的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一再強調,西九一地兩檢安排是香港主動提出,完全是說謊。

《眾新聞》的報道表示,早於2012年北京已經決定西九一地兩檢安排,2014年知會香港特區政府,後來亦拆除福田等中國高鐵站的通關設施。

主持人:吳靄儀分析,西九一地兩檢對香港人的人身安全及法治有何影響?

記者:吳靄儀表示,3年前很多香港人為了民主進步,在立法會外集會反對中國人大「8-31決定」爭取真普選。她說,今日的情況比3年前更嚴峻,因為香港人為是要保衛香港原有的自主權,不可以被人入侵,香港最基本的就是一國兩制。

香港前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吳靄儀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前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吳靄儀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吳靄儀批評,西九一地兩檢方案是將香港的腹地變成「割地」,西九高鐵站有一部份地方,變成實施中國大陸的法律,如果香港人被拉入中國口岸區管轄範圍,連律師都救不到。

吳靄儀說:我們聽到原來中國你去告人,說你的BB是吃了那些毒奶粉,令到它會結石的,居然會被人拘捕說他尋釁滋事的,居然可以被失蹤的;居然你做一些正常的事情,都說你顛覆國家(中國)的,都說你危害國家安全的,你的律師要去幫你辯護呢,那些律師都會受到打壓的,都會被失蹤的、都會被施以酷刑的,你說怕不怕這些制度、你想不想這些制度在香港的範圍內出現呢﹖今日我們講的割地兩檢、在西九的一地兩檢,就是容許這些事在香港的範圍裡面發生,你說我們是不是到了很嚴峻的時間呢?

主持人:參與集會的香港市民對西九一地兩檢有何看法?

記者:參與反西九一地兩檢集會的香港市民楊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要西九一地兩檢,不想中共來到香港,主要是因為對中國的執法人員沒有信心,安全感會變差。

香港市民楊先生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市民楊先生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對於港府在立法會提出西九一地兩檢議案,尋求民意及議會的授權,楊先生表示,立法會不能夠充份反映香港人的民意,他會繼續參與不同的遊行集會,表達香港人反對西九一地兩檢的民意。

楊先生說:立法會一向不能代表民意,我不覺得代表到,我覺得是被建制派完全控制,所以它們的結果我個人不是太理會,我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如果有遊行、有需要上街,有需要表達(民意),我覺得每個人出來就會好很多,簡單地說如果今晚就已經塞滿這裡的話,我想效果會差很多。

主持人:有份負責西九一地兩檢安排的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表示,西九一地兩檢議案急不及待,主要原因是甚麼?

記者:陳帆星期三中午12時左右會見記者,再次主動「硬銷」西九一地兩檢方案。陳帆表示,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對香港長遠價值和貢獻非常巨大,可以將香港人的生活圈擴闊,亦將香港的發展機遇擴大,作為世界都市,與世界聯繫十分重要,因此海陸空交通運輸與世界聯繫十分重要。

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陳帆又表示,如果計劃於2018年第三季高鐵開通時,可以實施一地兩檢,必須要完成「三步走」過程,其中一步就是在香港本地立法,他認為在香港進行立法工作時間非常長和艱難,尤其現時處理的是一地兩檢政策的法律安排,現時只有不夠一年時間,要與中國相關單位達成合作框架,期後亦要尋求中國人大常委會今年年底會議,批准和通過西九一地兩檢安排。

陳帆表示,其實時間的而且確係急不及待,可能立法會星期三討論已經是太遲,他又表示,如果有得選擇的話,應該早於今天進行討論,是更為有效。

主持人:對於有香港傳媒報道,西九一地兩檢方案早於2014年已中國拍板香港政府拖延至年7月才交方案,陳帆有何回應?

記者:對於香港網媒《眾新聞》報道,西九一地兩檢方案早於2014年已在中國拍板,2016年經中國港澳辦交香港特區政府,但香港政府拖延至今年7月25日才將方案向公眾交代,而2016年6月當局仍表示,高鐵一地兩檢未有確實方案。陳帆回應傳媒提問表示,他自已都看過有關報導,承認相關報道中「的而且確有部分係事實」。

陳帆說:在相關的新聞報道,如果大家看到,它的報道當中的而且確有部分是事實,但這個事實背後的想法、動機以及背後的思考,是否有如報道所說,這個我不猜測,因為將很多事實串連成一個故事,是有很多方法的,我相信大家用自己的判斷可以作出理解。

陳帆重申,香港政府與北京是經過多年討論和深度研究,找出一個對香港長遠發展最好和必然的選擇,過程中都是有初步共識時,盡快將建議於今年7月25日向公眾公布,並在8月初到立法會進行兩次討論。有記者追問,報道有甚麼是不公道的地方時,陳帆未能具體回應,只重申「我頭先已經講咗」。

主持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對於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阻攔西九一地兩檢議案辯論,有何回應?

記者:林鄭月娥表示,一早預見議員會拖延,她認為證明香港政府早前中止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即是俗稱「樓市辣招」辯論的步驟有理據,否則拉布會更長。

林鄭月娥並表示,從無奢望立法會在一次會議通過西九一地兩檢議案,但對於反對議案的議員,利用議事規則拖延,令首讀二讀法案也成為拉布基礎,林鄭月娥感到失望,她重申,希望議案盡快通過。

林鄭月娥表示,香港政府做事要按規矩及立法會傳統,過往首、二讀也無需要辯論,有部分民主派議員利用議事規則的「窿窿罅罅」,拖延西九一地兩檢議案,她認為社會自有公論,香港政府不應該每一次都採取特別措施去應對。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