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間團體指國際高度關注中國人權狀況


香港支聯會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召開記者會。(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57 0:00

今年11月6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舉行中國第三輪普遍定期審議,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支聯會、香港職工會聯盟等,多個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民間團體,較早前共同提交報告予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並派代表到瑞士日內瓦,出席10月9至12日的前期會議。

籲國際關注新疆維吾爾勞教營

身兼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及支聯會主席的何俊仁,最近聯同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執委、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召開記者會,交待他們在聯合國出席前期會議的最新情況。

何俊仁表示,這次到日內瓦參與游說,是期望國際社會更多關注中國和香港的人權狀況,並讓世界清楚中國政府打壓異見人士的行為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尤其新疆的維吾爾人”勞教營”,估計有大約100萬人被迫接受”勞教”。

何俊仁說:"其實它們(中共)就說是教育,實際上是一個”集中營”,亦是強迫那些人(維吾爾人)進入這樣的”教導所”,實際是進行思想教育、洗腦,要他們歌頌共產黨、歌頌這個習近平,甚至有很多人他們的宗教都被矮化。"

身兼香港支聯會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的何俊仁。(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身兼香港支聯會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的何俊仁。(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促當局釋放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

何俊仁表示,香港代表團促請中國政府停止逼害,包括禁止使用例如”再教育營”、酷刑等手段逼害維吾爾族人。現時新疆維吾爾族人面對的處境近乎種族清洗,絕對是反人類的行徑。

何俊仁並表示,促請當局立即釋放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並爭取聯合國派特別報告員探訪新疆觀察當地人權狀況。

何俊仁說:"他(伊力哈木)是在幾年前曾經因為呼籲種族和解,中間亦呼籲中國政府放寬一些對維吾爾族的壓迫,即是停止這些壓迫,從而使他被判終身監禁。所以我們提出,要求各國提出,對伊力哈木先生的關注。"

關注709大抓捕的延續

何俊仁表示,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提出2016年的"709大抓捕”之後,北京實施兩個新的管理辦法,包括《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律師執業管理辦法》,這兩個管理辦法令很多維權律師即使沒有在”709大抓捕”之後被檢控及判監,都失去執業資格或者就業機會。

何俊仁認為,這些手法其實是”709大抓捕”的延續,促請北京立即廢除這兩條管理辦法,並停止以吊銷或註銷執照等行政懲戒手段,以及利用年檢制度威脅律師執業權,以保障律師能享有集會、言論及表達自由。

王全璋律師疑被晨運受傷退出案件

何俊仁表示,促請中國政府立即釋放所有維權律師,尤其關注被失蹤超過3年的王全璋,他的案件至今仍未開審。何俊仁並表示,近日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透過社交網站表示,唯一代表王全璋的律師劉衛國,因為晨運時意外受傷,摔斷3顆牙齒,要退出代表王全璋的案件。

何俊仁質疑,劉衛國的傷勢是否嚴重到要退出王全璋的案件?亦有網上言論猜測,劉衛國摔斷3顆牙齒的傷勢可能是”被晨運”引致,即是有可能是受到侵犯而受傷,迫使他退出王全璋的案件。

劉衛國懷疑”被晨運”受傷,加上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近日被當局指因”抑鬱症”墮樓身亡,外界懷疑鄭曉松等多名中國官員,在去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後”被抑鬱”身亡,這些現象應如何解讀?

何俊仁指中國政治氣氛極度緊張

何俊仁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反映中國的政治氣氛極度緊張,有很多高級的官員可以開完記者會立即被拘捕,今年5、6月就有很多高級的官員所謂”自殺”身亡。何俊仁又認為,鄭曉松自殺身亡疑點重重。

何俊仁說:"包括今次很震驚的是澳門、即是接近香港的澳門最高的中聯辦官員,而更加使人覺得奇怪的是,為何死因研究都未做,家人都未講,港澳辦就說人家(鄭曉松)是抑鬱症,港澳辦怎知他是抑鬱症自殺呢?如果你知道他抑鬱症嚴重就不要讓他履行公職,還讓他履行公職前些時候,還出去見人。"

何俊仁表示,不清楚鄭曉松的真正死因,但是這些事件反映目前中國的政治環境是極度緊張,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星期二(10月23日)到珠海主持港珠澳大橋開幕,也是最後一刻才對外公佈。

何俊仁說:"當然我也理解,這些一定是保安的理由,但是一個領導人在自己的國家裡面,保安都要緊張到這樣,聽聞整隊軍隊來的,他(習近平)去到那裡都整隊”御林軍”,不是上萬都不知有幾千人來保護,所以情況是這樣。一個這樣高壓的環境去統治,使到很多都變型,包括香港也是。"

國際高度關注中國人權狀況

記者問及今次香港代表團出席中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三輪普遍定期審議的前期會議,各國與會代表的反應如何﹖

何俊仁表示,中國雖然在1998年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不過,20年來都沒有經過人大確認,亦沒有定期提交人權狀況的報告書以及接受聯合國的監管,因此在這次游說中,香港代表團一再促請,中國盡快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何俊仁並表示,與5年前出席前期會議比較,當時各國代表的入座率只有3分之2左右,今年則全場爆滿、座無虛席,他估計11月6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舉行的中國第三輪普遍定期審議,亦將會是反應空前,反映中國的外交,在目前美中貿易戰等”新冷戰”的情況下,中國的人權狀況,受到國際高度關注。

何俊仁說:"到問問題的時候,可能很多支持中國的(國家)爭著去講,亦有很多準備提問的都會準備去講,所以為甚麼將(發言)時間擠到只有幾十秒就是這樣。中國政府也會找很多支持它的國家去講,所以今次我看到整個場爆滿。現在中國的外交,在整個我們叫”新的國際關係”的環境下,你稱為”新冷戰”也好,沒這麼嚴重也好,現在(美中)貿易戰的情況下,中國現在在國際上的角色,它有很多的行為是會受到關注的。"

香港民主黨前主席、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執委劉慧卿。(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民主黨前主席、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執委劉慧卿。(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港府過期未提交人權報告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執委、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表示,出發到日內瓦之前,代表團已經在香港與多國駐港總領事會面,包括美國、英國、比利時、加拿大、紐西蘭和歐盟等,代表團在日內瓦期間,亦有約見這些國家的官員以及民間團體的代表,希望他們在11月6日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國第三輪普遍定期審議,提出香港代表團的關注。

劉慧卿表示,主權移交前港英政府已經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援引到香港,至今一直都適用,香港政府過去亦定前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報告,不過,今年3月報告到期時,香港政府仍未提交,她相信有立法會議員將會質詢有關官員為何今年的報告會脫期。

劉慧卿表示,在日內瓦會見多國政府官員時,覺得對方都關心及知悉香港目前的人權及政治等情況。

劉慧卿說:"他們都明白到香港的情況不單只是一個7百幾萬人的城市的問題,而是我們是中國的一部份,而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裡面,是最自由、最有法治的地方,所以他們都不想見到這些情況消失。"

DQ議員及馬凱事件引國際關注

劉慧卿表示,多個國家的官員都擔心香港政府及北京的作為,令香港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可能很快”名存實亡”。劉慧卿表示,中國政府利用人大釋法無理取消(DQ)6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資格,甚至因候選人的政治立場而取消參選立法會選舉的資格,剝奪他們的政治權利終身,可見香港高度自治蕩然無存。

劉慧卿又表示,最近港府拒絕外國記者會副主席、英國《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馬凱工作簽證續期的事件,亦引起聯合國關注。

劉慧卿說:"這件事情是全日內瓦都知道,我相信全球都知道,即是有些人造夢都想不到,特區政府會驅逐外國記者離開,所以這些事我們都是趁機會提出,我們亦會繼續同這些外國政府保持聯絡,看他們還有沒有其他資料需要,希望他們的政府在下個月的審議時,會提出我們的憂慮。"

劉慧卿不同意外國懲罰香港人

記者問及香港的國際地位是基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與中國大陸有所區分,但是目前香港的一國兩制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是否認同有團體呼籲,美國考慮取消香港關係法﹖

劉慧卿表示,絕大部份香港人都希望在主權移交後有一國兩制,與中國大陸有不同的制度,她不同意要求外國政府懲罰香港人。

劉慧卿說:"如果你罰大陸或者罰(特首)林鄭,我覺得是對的,豈有此理,你們搞到我們現在一國兩制”雞毛鴨血”,所以我們要分清楚,有人有這樣的想法,這個無問題,有言論自由,他們亦要為自己的行為及言論負責。我自己選了這麼多年(立法會),我相信我對香港市民有基本的了解,我不相信香港市民好多會叫我們民主黨、(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也好,你出去叫外國這樣對我們,我不覺得,香港市民只是想叫大陸(不要干預香港)。"

何俊仁表示,美國將香港當作獨立關稅區,有別於中國,是基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如果中國大陸不斷插手香港事務,甚至影響經濟運作,會令美國懷疑已經違反香港關係法的基礎。他呼籲北京停止破壞一國兩制,否則會危及香港獨立關稅區的身份,更會使到國際社會質疑香港能否遵守曾簽署的國際條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