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港府首次實施封閉社區禁足令 批評指封區成效不大


香港政府1月23日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一週年當天,首次在九龍鬧市佐敦及油麻地實施封鎖社區禁足令。(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一週年,星期六累計確診宗數突破1萬宗。香港政府凌晨4時宣佈,將九龍鬧市油麻地佐敦部分社區劃為 “指定區域”,首次實施“禁足令”,強制指定區域內約1萬居民在48小時內完成病毒檢測,目標是達到 “小區清零”,是抗疫一年以來最嚴厲的措施。有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批評,特首林鄭月娥拒絕封關堵截病毒源頭,“封區”只是 “勞民傷財”,而且封區禁足實施之前,已經有區內居民離開,質疑禁足令成效不大。

香港政府去年1月23日正式宣佈,錄得首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患者是乘搭廣深港高鐵由武漢到香港的輸入個案。由於搭高鐵到香港的乘客免填健康申報表,暴露出高鐵為防疫缺口。其後高鐵輸入個案不斷增加,社會各界要求港府全面封關,以堵截中國大陸的輸入個案,但是港府一直拒絕對中國大陸全面封關。

疫情爆發一週年,香港衛生署星期六公佈單日新增81宗確診個案,累計確診宗數突破1萬宗,至10,010宗確診,死亡個案168宗,每百萬人口的死亡人數為22.3,在亞洲主要國家及地區排第三,低過日本、韓國的39.5及26.1,高過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的20.3及4.9。

去年11月爆發的第四波疫情持續超過兩個月仍未受控,有專家分析,這一波疫情的病毒株與之前幾波疫情不同,病毒傳染性更高並且深入社區,過去幾個星期九龍鬧市油尖旺及深水埗區成為疫情重災區,港府首次在這兩個地區劃出強制檢疫區,要求區內多幢大廈的居民在兩至3日內必須完成強制病毒檢測。

香港多家傳媒星期五(1月22日)報道,港府正部署引用上月新修訂的防疫規例,可能在短期內圍封油麻地的 “指定檢測區”,實施 “禁足令”。

香港九龍佐敦抗疫封鎖區內的警察和穿著防護服的醫護人員。(2021年1月23日)
香港九龍佐敦抗疫封鎖區內的警察和穿著防護服的醫護人員。(2021年1月23日)

消息傳出超過24小時,至星期六凌晨4時,港府才正式宣佈抗疫一年以來最嚴厲措施,將佐敦及油麻地的吳松街、南京街、炮台街、甘肅街,劃為次“指定區域”,首次實施 “禁足令”,強制指定區域內約1萬居民在48小時內完成病毒檢測,目標是達到 “小區清零”,截斷社區傳播鏈,是抗疫一年以來最嚴厲的措施,預計圍封區域下星期一早上解封。

特首林鄭月娥星期六下午到圍封區視察,她回應傳媒提問表示,抗疫一週年她已經盡心盡力投入抗疫工作,她承認港府的防疫措施不是一朝一日可以完全到位,希望聽取專家及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做得更加好。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等多名官員星期六早上向傳媒交代封區安排,陳肇始表示,當局已調派人手在圍封區內各大廈負責安排居民前往51個檢測站進行病毒檢測,各檢測站會運作至星期六午夜12時,她相信有足夠時間處理全區的病毒檢測。

被圍封的強制指定區域內設有51個檢測站,區內約1萬居民需要在48小時內完成病毒檢測。(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被圍封的強制指定區域內設有51個檢測站,區內約1萬居民需要在48小時內完成病毒檢測。(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陳肇始表示,由於病毒有潛伏期,可能這次封區強制檢測未能檢測出所有確診者,因此完成這次封區強制檢測之後,當局仍會視乎情況,包括感染數字、污水樣本數據、檢出病毒呈陽性的比例等因素,決定是否進行第二次強檢,不過,到時未必需要封區。

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回應傳媒提問表示,星期六凌晨4時宣布封區,是想避免區內的居民逃走,不過,他並無正面回應其實有不少區內的人士收到傳聞後,已經漏夜收拾細軟離開,他強調市民有責任做病毒檢測。

大批消防員1月23日下午到達佐敦強制檢測封鎖區工作,當局派出警察、消防、懲教署、海關、入境處等多個部門超過3千人手協助完成強制檢測。(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大批消防員1月23日下午到達佐敦強制檢測封鎖區工作,當局派出警察、消防、懲教署、海關、入境處等多個部門超過3千人手協助完成強制檢測。(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徐英偉表示,今次封區強檢當局出動警察、消防、懲教署、海關、入境處、房屋局等多個政府部門,需要時間調動超過3,000人手。

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星期六在Youtube頻道表示,林鄭政府在抗疫一周年這個時間點急忙採取最嚴厲的封區抗疫措施,他認為防疫作用不大,擔心反而會重演去年武漢封城前,居民四處逃走造成各區傳播,他批評是 “勞民傷財”。

鄺俊宇批評,林鄭月娥去年疫情爆發初期拒絕封關堵截病毒源頭,現在反而實施封區,而且事前提供的資訊不足,他形容是將圍封區內的居民當作白老鼠,他引述專家的意見認為,封區禁足的實質作用不大。他說,封區強檢 “做騷”的意義大於實質的作用,他形容是 “藥石亂投,他認為林鄭月娥可能是要做給北京看,爭取表現希望可以在1月內可以上京述職。

香港當局派駐人員看守封鎖區內的大廈出入口,禁止居民隨便出入。(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當局派駐人員看守封鎖區內的大廈出入口,禁止居民隨便出入。(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市民蔡先生星期六下午到封鎖區附近拍照,他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次是香港首次實施圍封社區強制檢測及禁足令,他希望了解該區的情況。

蔡先生表示,抗疫一週年對港府的表現不滿意,他認為目前疫情已經進入第四波,封區的作用不大,如果去年疫情爆發初期願意全面封關截斷輸入個案,相信作用會更大。

住在佐敦封鎖區內的尼泊爾籍居民Rai在社區封鎖前離家上班,她下班返家才知道當局已經實施封區禁足強制檢測,她向在場駐守的警員查詢如何返回封鎖區內。(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住在佐敦封鎖區內的尼泊爾籍居民Rai在社區封鎖前離家上班,她下班返家才知道當局已經實施封區禁足強制檢測,她向在場駐守的警員查詢如何返回封鎖區內。(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在圍封區內居住的尼泊爾的婦人Rai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在封區之前離家上班,她下班返家才發現已經封區,她向在場駐守的警員查詢如何返回封鎖區的安排。

Rai表示,她上星期已經做過病毒檢測呈陰性,所以這幾天都有外出工作,她又表示,居住的大廈衛生環境不算差,她會配合當局強制檢測,認為對抗疫有幫助。

Rai說,封鎖區內有很多小數族裔人士居住,她認為當局提供的資訊不夠,希望當局可以在每幢受影響大廈出入口都張貼包括尼泊爾、印度、巴基斯坦文的通告。

她說,一些老人他們不會中、英文,他們看不懂那些通告,所以用他們的母語是比較容易讓他們看到有關封區的資訊。

在強制檢測封鎖區內工作的清潔工人需要穿上全套保護衣。(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在強制檢測封鎖區內工作的清潔工人需要穿上全套保護衣。(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政府提醒,任何人違反今次封區強制檢測及禁足令,屬於犯罪,最高可罰款港幣25,000元(約3,200美元)及監禁六個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