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港版國安法實施前多個政治組織解散 社運領袖談山雨欲來感受


香港民間集會團隊召集人劉穎匡表示,港版國安法立法過程荒謬。(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37 0:00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星期二表決並全票通過訂立”港版國安法”,多個自決及獨派社運組織,包括香港眾志、香港民族陣綫以及學生動員等隨即宣佈解散,部份保留海外組織工作。多位不同年齡及政治主張的社運領袖,包括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民間集會團隊發言人劉穎匡、學生動源前召集人鍾翰林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談港版國安法實施前夕山雨欲來的感受,他們表明會留在香港堅持自己的社運理念。

中國人大全票通過訂立港版國安法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5月中公佈制訂”港版國安法”,主要針對4類犯罪行為,包括分裂中國、顛覆中國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及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整個立法過程完全由北京召開的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負責,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引入香港實施,完全繞過香港的立法程序。

經過一個月左右,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星期二(6月30日)早上在北京閉幕,會上表決並全票通過訂立”港版國安法”,不過,法案內容在通過後沒有即時公佈,多家香港傳媒引述消息指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預料星期三(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23周年紀念日正式實施。

黃之鋒羅冠聰周庭等退出香港眾志

”港版國安法”通過的消息傳出後,2016年成立、主張自決的香港眾志3名創會核心成員,包括創黨主席羅冠聰、秘書長黃之鋒、成員周庭,以及在美國華盛頓擔任國際遊說工作的敖卓軒,相繼在社交網站宣佈退出香港眾志。

黃之鋒表示,”港版國安法”即將實施,在香港從事民主反抗活動,憂心性命安危不再是無稽之談,無法確定明天。黃之鋒宣佈,會以個人身份踐行信念。

羅冠聰表示,在”港版國安法”之下香港掀起一鼓腥風血雨的文革潮,香港人將被以言入罪、人心惶惶,難料自身安危,但他強調不會輕言放棄。羅冠聰亦宣布,會以個人名義繼續參與反抗活動。

周庭則表示,退出香港眾志是個沉重且迫不得已的決定,未來的國際連結工作,她亦將無法再參與。周庭表示,即使活在絕望當中,香港人都要繼續堅強地生活,她認為只要活着就會看見希望。

香港眾志秘書處隨後在社交網站帖文表示,多名核心成員相繼自行宣布離任眾志職務及退出香港眾志,認為難以持續運作,必需化整為零,以更靈活的方式繼續投入抗爭,宣布即日起解散及停止一切會務。

獨派學生動源解散香港地區成員

主張港獨、成員以中學生為主的”學生動源”亦在社交網站宣佈,停止香港地區一切事務,星期二(6月30日)即日起遣散香港地區全體成員,所有組織事務將會交由海外成員繼續運作。學生動源海外成員將設立外國分部接管組織一切事務,繼續推動香港獨立,直至香港作為獨立主權國家前仍然會繼續前進。

學生動源前召集人、19歲的鍾翰林接受美國之音表示,香港的成員希望解散組織是因應”港版國安法”即將實施的舉措,有成員認為即使他們願意違犯國安法繼續公開宣傳香港獨立的訊息,例如擺街站、搞遊行,但是大部份香港市民都未必敢再公開接收這些訊息,因此轉移由身在海外的成員透過網上發放資訊。

鍾翰林說:”坦白講去擺街站、去喊口號、去發傳單,叫香港獨立,有沒有香港人敢接收一張傳單﹖有沒有香港人夠膽站在那裡聽你講香港獨立呢﹖這個是我們的成員比較疑惑的。即是繼續去這樣做、犯法之餘,但是有沒有成效呢﹖與其是這樣,他們希望交給已經身在外國的成員,繼續去做一些撰寫文章、設計一些宣傳圖,繼續在網上的層面去宣揚我們想宣揚的東西。”

鍾翰林指香港人感到恐慌

對於港版國安法實施前夕,多個自決及港獨社運組織相繼宣佈解散,有山雨欲來的氣氛,鍾翰林認為,很多香港人都感到恐慌,相信明日7月1日之後局勢才會逐漸明朗化。

獨派學生組織"學生動源"前召集人、19歲的鍾翰林表示,港版國安法以終身監禁等嚴刑峻法, 可能會造成兩極化,不排除有人會發動更激進的武力抗爭。(美國之音湯惠芸)
獨派學生組織"學生動源"前召集人、19歲的鍾翰林表示,港版國安法以終身監禁等嚴刑峻法, 可能會造成兩極化,不排除有人會發動更激進的武力抗爭。(美國之音湯惠芸)

鍾翰林說:”明日7月1日之後我想一切才會比較明朗化,可以見到會不會政權即時去拘捕某一些人士,違反國安法,而香港人究竟有多大的決心去反對、試圖去抵抗這個國安法的實施,明日亦都會見到。亦都會見到政權如何去因為國安法的通過之後,怎樣去鎮壓、怎樣去打壓香港人的示威,我相信經歷了明日這三個範疇的事情之後,香港的局勢會相對明朗化,比這一刻大家都繼續去胡亂猜想、胡亂去猜測,繼續去無知地恐慌,我相信未來是會、過了明天相對是會好一些。”

嚴刑峻法可能造成兩極化

鍾翰林表示,接受訪問那一刻仍然未有離開香港的打算,會繼續留在香港,希望最終會看到他追求的理想能夠實現。不過,他坦言自己有可能是”港版國安法”針對的對象,面對最高刑罰可能是終身監禁的政治檢控,他坦言未有心理準備要坐牢十幾年。但是他強調,自己的政治理念是值得去宣揚,所以目前仍留在香港。

不過,鍾翰林認為,嚴刑峻法可能會造成兩極化,不排除有人會發動更激進的武力抗爭。

鍾翰林說:”我相信會兩極化的,一邊就會可能做回”順民”,可能不是太講很多事情,或者這樣不能講、那樣不能講,要在合法的情況之下去表達他想表達的東西,但是已經是”閹割”了。另一種是將會去到”極端”的武力,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講甚麼,即是橫豎都要死,難聽點講,不排除可能會有某些人,是會用更加高等、更加高程度的武力,去發動一些可能是武裝的、小型的武裝的衝突、襲擊,我覺得這件事情是不能夠排除。”

劉穎匡指立法程序非常荒謬

反送中運動期間多次向警方申請舉辦遊行集會的民間集會團隊發言人、26歲的劉穎匡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港版國安法通過確實是有點怕,但是過去一年多的反送中運動,香港人經歷了很多恐懼,包括催淚彈、警察暴力等,香港人仍然有勇氣去面對。

劉穎匡又認為,港版國安法通過後,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成為被針對的對象,其實香港人包括特首林鄭月娥,都未能即時知道法案的具體內容,情況非常荒謬。

劉穎匡說:”其實很荒謬的,即是一直以來自己會不會被拘捕,一個人平時我們生活,自己會不會被人拘捕呢﹖你就是應該會知道現在有些甚麼法律在這裡,我有沒有犯到這些法,譬如我有沒有偷水喝沒給錢,我知道自己有沒有被人拘捕的風險,現在我們根本連我們自己將會犯一條甚麼法又不知,幾時犯了它(當局)會不會追溯也不知,所以我也沒辦法猜,這一條不是法律來的,這一條只不過是政權找一個藉口、找一個工具來打壓它的異見者而已,所以我們沒辦法猜,它當然盡量想打壓愈多的異見者愈好,甚至乎它可能會看看,我覺得它未必7-1抓人,你問我,坦白講它未必會的,它刺激一些人出來(上街遊行)嗎﹖它反而可能是想看看7-1立了法,香港人還會不會上街(遊行)呢﹖香港人還會不會抗爭、會不會反抗呢﹖”

劉穎匡指會留守香港

去年7-1遊行後大批抗爭者史無前例佔領立法會大樓,劉穎匡是其中一名被捕人士,最近更被警方加控最高刑罰監禁10年的暴動罪。劉穎匡表示,每次想到最高10年的刑期心裡都很沉重,而且目前有600多人面對同樣的控罪。

劉穎匡表示,尊重流亡海外的抗爭者,但是他會選擇留守在香港,如果將來因為港版國安法被加控其他罪名都會面對,他又認為港版國安法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的嚴刑峻法,加上條例可能有追溯力甚至送到中國審訊,或會引起更激烈的抗爭。

劉穎匡說:”可能如果將來以言入罪,而且那個刑期是這麼高的話,即是你叫所有異見者要嗎完全”收聲”,但是無可能的,還有可能追溯期,以前講過(的說話)都”死得”(可能入罪),你即是叫大家”本死為大”,橫豎都是要出來反抗,不如更加激烈吧,或者更加不計代價,因為你是不是都已經去到終身監禁,是不是都去到要”送中”,又說死刑那麼恐怖,你最後是不是又會好像當年那樣催生一場革命呢﹖我覺得這個是很愚蠢的,即是政權用這個方法、用高壓的方法打算去壓止一場抗爭,我就算讓你今年成功又如何﹖你保得幾多年的穩定呢﹖我覺得是很愚。”

何俊仁指香港高度自治消失

68歲的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對港版國安法通過感到心情沉重,他認為港版國安法的實施,意味香港的高度自治消失,違反一國兩制的大方針,企圖令一個開埠百多年自由開放的城市”滅聲”,人心惶惶。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強調,他不需要流亡,亦不需要解散支聯會。(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強調,他不需要流亡,亦不需要解散支聯會。(美國之音湯惠芸)

何俊仁說:”而今日來到香港,竟然一個百多年來都相當自由的地方,很多人很嚮往,感到人身安全自由受到保障的地方,竟然在回歸(主權移交)之後,現在大家看得到20多年了、回歸了,現在有一個印象就是有些老人家跟我說,好像上海快要解放之前那樣,走或者不走,不走好像覺得這個錯、如果是作出一個錯誤的判決、判定呢,可能就是大禍臨頭,所以最後一句說話講就是,如果要這樣消失香港的自由,要香港民間滅聲,甚至將很多不同政見的人送進去監獄,這樣”香港已死”了已經,香港的精神已死,香港的靈魂已經被取去,香港已經失去了以往的生活方式。”

何俊仁:不需流亡不需解散支聯會

支聯會的五大綱領包括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被親中人士認為,有可能觸犯港版國安法的顛覆國家政權罪,何俊仁強調,他不需要流亡、亦不需要解散支聯會,因為他們從來沒有主張香港獨立,他會堅持支聯會的政治理念,希望民主不但在香港實現,也盡快在中國實現。

何俊仁說:”我不需要流亡、都不需要解散任何的組織,因為我們從來是沒有主張獨立,亦都從來我們是主張用和平的方法來推動改革,我們從來都是不贊成用一些非法的組織進行暴力的鬥爭來改變現狀,這個是不現實的,但是我們會很堅定維持我們的訴求,縱使這些訴求現時在中國的憲法來講,並非是可以容許實現的,譬如爭取一個民主的中國,譬如結束一黨的專政,但是這些是可以實現的,這些是可以透過憲法、可以透過憲法的修訂以及法律的改革來實現的。”

何俊仁因為參與去年反送中運動,與14名民主派人士今年4月中被警方大搜捕,控以非法集結等罪名。而今年六四燭光集會也因為武漢肺炎”限聚令”,30年來首次被警方禁止,何俊仁與多名支聯會成員及民主派人士,堅持到維園點燭光悼念六四死難者,被警方拘捕,控告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明年六四燭光集會或需靈活應變

何俊仁強調,明年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後,支聯會仍然會堅持舉辦維園六四燭光集會,如果仍然被警方阻止,他們會靈活應變,相信總會找到空間去表達反抗的聲音。

何俊仁說:”如果政府用盡很強大的警力,將來不讓人入維園,或者出來就拘捕,說如果入維園就拘捕,譬如這樣,那沒辦法變成要”水銀瀉地”了,總會有我們的方法使到市民是可以相對地感到自由、安全地出來表達,除非你整個香港宵禁,但是宵禁都總有一個時間的,你6月4日晚宵禁,我6月5日晚出來拿一枝燭光出來走可以嗎﹖我相信將來你不准蠟燭,我拿一個手機可以嗎﹖即是我相信以往很多地方受壓迫的人民,就算中國社會以前都是這樣的,都會有反抗的聲音,尤其是絕大多數的人民他會找到一個空間來反抗的,而香港這個地方,如果你完全是要窒息它的,沒甚麼、這樣大家都會受傷。”

兩獨派組織遣散成員及暫停運作

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陣綫星期二亦在社交網站帖文表示,即日起遣散所有香港地區成員(包括發言人梁頌恆在內),不過,海外分部繼續運作。香港民族陣綫表示,”遣散不代表停止”,組織海外分部將會接手目前全部工作,並於海外繼續推動香港獨立,”直至勝利為止”。

去年11月區議會取得3席、被親中傳媒認為是港獨組織的維多利亞社區協會,星期二在社交網站宣佈,組織將暫停運作,直至另行通知,專頁封面相片換成一張全黑的圖。灣仔區議員李永財、中西區區議員何致宏以及維協主席周世傑星期二亦宣佈退出維協。另一名成員中西區區議員彭家浩早前已經宣佈退出。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