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主派團體聯合聲明反對當局取消教師註冊 批港式文革入侵校園


香港多個民主派團體、學生及教師組織10月7日舉行記者會發表聯合聲明,譴責教育局以有計劃宣揚港獨信息為由,取消一名小學教師註冊資格,是無理處罰,形同對教育界政治迫害及批鬥。(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49 0:00

香港一名小學教師被教育局指透過教案內容,有計劃宣揚港獨信息,被局方取消教師註冊資格,終身不能再當教師,是最嚴厲的懲處,亦是去年反送中運動以來,首次有教師涉及宣揚港獨而被取消註冊資格,事件引起各界關注。多個民主派團體星期三召開記者會,發表聯合聲明譴責局方對該名教師的無理處罰,形同對教育界政治迫害及批鬥,掀起教育界白色恐怖。有教師組織成員形容是”香港式文革”,多個學生及教師組織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教育局撤回取消教師註冊決定。

香港一名小學教師2019年3月,反送中運動爆發前,在”生活教育科”課堂安排學生觀看香港電台時事節目《鏗鏘集》,在2018年9月播出的一集,名為”觸不到的紅線”,探討當時的熱門話題,香港政府首次引用《社團條例》,考慮禁止主張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運作。

教育局指有計劃散播港獨DQ一名教師

該名教師設計一套教案,該校的小學五年級學生就節目內容及被訪者的觀點作出歸納,包括學生認為甚麼是言論自由;根據影片內容,提出香港獨立的原因是甚麼﹖沒有言論自由,香港會變成怎樣等等。

據知情人士透露,該教案清楚列明教學目的是討論言論自由,更引述《基本法》有關條文,在時事內容上有涉及香港獨立問題,目的是從而反思香港的言論自由是否被收窄。

香港教育局星期一(10月5日)公佈,該名教師被投訴”專業失當”成立,在今年9月底被取消教師註冊資格,終身不能再當教師,是最嚴厲的懲處,亦是去年反送中運動以來,首次有教師涉及宣揚港獨而被取消註冊資格,事件引起各界關注。

教育局常任秘書長陳蕭淑芬星期二(10月6日)在記者會表示,涉案教師的教案、教材、工作紙有計劃地散播港獨,詳細介紹被港府定性為非法組織的香港民族黨宗旨、政綱,亦有在課堂談及藏獨、疆獨、台獨、分裂國土等問題。

民主派發聯合聲明譴責局方無理處

多個民主派團體及學生、教師組織,包括公民社會發展資源中心、教育野、進步教師同盟成員、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及毛孟靜等,星期三(10月7日)召開記者會,發表聯合聲明譴責局方對該名教師的無理處罰,形同對教育界政治迫害及批鬥,掀起教育界白色恐怖。多名民主派團體代表高呼口號。

多名民主派團體代表高呼號:捍衛教育自主、反對政治干預。

公民社會發展資源中心成員歐贊年宣讀聯合聲明表示,教育局在沒有認真聽取涉事教師答辯的情況下,單方面作出取消註冊資格的判決,是恫嚇學校和教師,質疑局方決策過程不透明。聲明又批評,港府過度介入教育事項,這次行為是打破常規,對教師不尊重以及對教師的專業能力嚴重誤判。

歐贊年說:”我們認為局方的在這次事情裡面是嚴重的反應過度,如果一個老師在讓學生了解一些所謂香港的歷史議題,就等於推動某一個議程,這個說法是非常牽強,亦都是政府強加於這個老師、學校的一個看法。我們怎樣令到香港的教育可以得到真的一個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教育自由,就是我們覺得香港政府不能夠以(中國)國家安全為藉口,限制教學及言論自由,更不應以這個理由懲罰老師及學校。我們強調作為負責任的教育界代表,特別是以政治掛帥打壓教學自由的教育局,應該重新回到正軌,就是尊重人權及教學自由,以培養意見多元的環境,確保學生能參與一些公共討論。我們對於今次學生的正常學習以及老師正常教學,被這樣扭曲感到十分遺憾。我們呼籲政府回歸教育專業及教育自主,亦希望公眾人士能在各方面支持我們優秀的教育工作者。”

教師組織批評”香港式文革”

進步教師同盟成員吳美蘭在記者會上表示,今次事件是政治凌駕一切,她形容是”香港式文革”,批評教育局在教師選擇教材時設下一條清楚的紅線,有如一把刀架在教師頭上。

進步教師同盟成員吳美蘭表示,教育局以有計劃宣揚港獨信息為理由,取消一名小學教師註冊資格, 是政治凌駕一切,她形容是”香港式文革”。(美國之音湯惠芸)
進步教師同盟成員吳美蘭表示,教育局以有計劃宣揚港獨信息為理由,取消一名小學教師註冊資格, 是政治凌駕一切,她形容是”香港式文革”。(美國之音湯惠芸)

吳美蘭說:”原來在選材上面,已經有一條很清楚的紅線,整把刀一樣壓下來,究竟是否全部的選材都要歌頌我們的祖國(中國),歌頌我們(中國)的領導人,才是一些合適的選材呢﹖”

吳美蘭批評教育局將涉事教師除牌是”黑箱作業”,她表示,校方調查事件後作出報告,經校董會確認,認為涉事教師沒有宣揚港獨,她認為報告有一定代表性,質疑教育局的調查團隊人員資格。

對其他教師造成威嚇及掣肘

吳美蘭又表示,過往只有教師涉及刑事罪行才會被取消註冊資格,她批評今次教育局繞過停職調查等慣常程序,對涉事教師不公平,對其他教師亦會造成威嚇及掣肘。

吳美蘭說:”究竟教育局裡面那些是甚麼人去看這件事呢?校管會的代表性是很高的,我不明白為甚麼去到教育局會這樣,如果不是政治凌駕一切,不是文革式的批鬥,是甚麼﹖我懇請現在還在教育界服務的同工,這一件事證明了我們現在很多在教育界裡面工作的同事,很多的掣肘,或者其實一個威嚇來的,令到你們所有的人都不要發聲,最好就(是)所有校長、副校長做”打手”,最好學校其實亦都有發生的,學校是老師舉報老師,有很多事情傳媒暫時未必知道,這些不是文革式的批鬥是甚麼﹖”

學生組織批政治原因對教師窮追猛打

學生組織教育野發言人鄭家朗在記者會上表示,老師與學生是命運共同體,當老師出事,學生會感到心痛及難過,他批評教育局趕走有教育熱誠的老師,以政治原因對教師窮追猛打,甚至對其他教師及校長實施”連坐式”的處罰。

鄭家朗說:”其實是教育局因為政治原因窮追猛打,去要求這個老師去不斷交出所謂的證明,諸如此類這些東西,其實最後又是要吊銷他的牌照,終身剝奪他教學的資格,其實教育局這樣做,它不是保障所謂的教育專業,而是將一個有心對待學生、是幫助學生的一位好老師剔出教育界,是永久地剔出教育界,以及還有一點就是,你見到今次教育局不只是懲罰製作教案的那位老師,連教的那位老師、支持那位老師的校長、副校長通通都是被教育局這樣懲罰的,試問一個這樣的校園,怎樣給學生有寧靜學習的環境呢﹖”

鄭家朗表示,教育局限制教師以電視新聞專題,作為探討言論自由的教案及教材,甚至以此作為處罰教師的理據,與觸犯刑事及風化案作為類比非常不恰當。

學生組織教育野發言人鄭家朗表示,多個學生及教師組織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教育局撤回取消教師註冊決定。(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生組織教育野發言人鄭家朗表示,多個學生及教師組織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教育局撤回取消教師註冊決定。(美國之音湯惠芸)

鄭家朗說:”在這個事件裡面,用新聞(電視專題節目)教會學生甚麼是言論自由的價值,竟然是將這件事情與風化案去類比,這樣是不是同老師講其實只要是教言論自由,就好像性侵犯別人、性侵犯政府那樣,跟著之後就是等同這個法院的刑事罪行,就被終身剝奪教席呢﹖”

發起一人一信要求局方撤回DQ教師決定

對於建制派要求公開專業失當教師的資料,鄭家朗表示,到目前為止已經有247宗投訴教師的個案,有18名教師被口頭提示,另有19名教師被書面勸喻,他形容公開被投訴教師的資料是對教師的”公開謀殺”,目的是扼殺相關教師所有工作機會,他呼籲教育局停止以政治紅線侵犯校園。

鄭家朗說:”從學生的角度而言,就是一批又一批關心學生、去了解學生、有心有力教育學生的老師是被教育局清算,名單陸續有來,清算繼續而來,我希望教育局真的聆聽學生的意見,令到這個教育環境不要成為一個政治角力的環境,真的還學生一個學習的權利,擁有一個好的教師的權利,其實你知、我知、教育局知道,今次的事件是一個政治紅線侵入校園,所以希望教育局不要再以這個政治紅線繼續侵犯校園,繼續侵犯每一位的學生。”

鄭家朗又表示,教育野、進步教師同盟等多個學生及教師組織,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常任秘書長李美嫦撤回取消教師註冊決定,他呼籲教師、家長、學生參與,守護教師專業及學生言論自由的權利,詳情將會稍後公佈。

區議員質疑中華民國成教師紅線

新同盟大埔區議員任啟邦在記者會上展示一本小學二年級常識科教科書,當中提及1911年推翻滿清帝制之後,沒有提及成立中華民國,立即跳到1949年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他質疑中華民國成為教師的紅線。

新同盟大埔區議員任啟邦展示一本小學二年級常識教科書,當中提及1911年推翻滿清帝制之後,沒有提及成立中華民國,直接跳到1949年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他質疑中華民國成為教師的紅線。(美國之音湯惠芸)
新同盟大埔區議員任啟邦展示一本小學二年級常識教科書,當中提及1911年推翻滿清帝制之後,沒有提及成立中華民國,直接跳到1949年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他質疑中華民國成為教師的紅線。(美國之音湯惠芸)

任啟邦說:”當我們的小朋友去問,我們在1911年推翻滿清之後,到1949年中間是甚麼政權、或者甚麼政府管治中國呢﹖老師夠不夠膽在日後講中華民國在1911年成立了呢﹖亦都不會講到中共在1920年代一直搞,搞到1949年推翻了中華民國,推翻了(國民黨)蔣介石(政府),這些歷史我們的老師會不會夠膽在日後講呢﹖今天的紅線之下,是在干預學術的自由,干預著老師的取材。”

葉建源批事件造成教師自我審查

教協副會長、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星期三早上出席電台節目表示,教育局在無任何預兆及警告下就用取消教師註冊資格的”極刑”是很少發生的事,他認為教育局判案過程粗疏,只是依照教案判斷涉事教師專業失德,甚至不容許涉事教師面對面向教育局解釋,就註銷他的牌照,有失程序公義。

葉建源批評今次事件在教育界設下紅線,令教師在課堂上自我審查,造成人心惶惶。

葉建源說:”我相信今次事件會令到老師很擔心很多事,港獨能不能講﹖其他的東西能不能講﹖例如三權分立能不能講﹖究竟即是在社會上每一日在發生的事,有那些能講,那些不能講﹖這種人心惶惶的情況,將會導致到自我審查,將會導致我們的教學的活力大大下降,因為我們不知道有甚麼可以講,有甚麼不能講,所以這個問題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葉建源表示,當事人在今年7月已尋求教協協助,接下來將會協助當事人向上訴委員會上訴,成功的話可推翻教育局的判決,但如失敗將上訴至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以及進行司法覆核。教協亦發起眾籌,為被DQ(取消註冊)教師打氣,以及支援他的訟費及生活費。

香港民主派團體聯合聲明反對當局取消教師註冊 批港式文革入侵校園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3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