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主派包圍特首辦要求與林鄭對話 大批示威者再佔領龍和道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大部分是年輕人及學生,部分人高舉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05 0:00


發起6-16 “反送中”大遊行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的香港民間人權陣線估計,有200萬零一人參與,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林鄭月娥只是透過新聞稿致歉,未有回應撤回修例及下台等問題。大批遊行人士不滿林鄭月娥的書面致歉,星期一凌晨留守在夏愨道及龍和道,他們後來轉移到立法會示威區繼續集會。至星期一下午,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帶領大批示威者包圍特首辦,要求與林鄭月娥對話,一批示威者再衝出馬路佔領特首辦對出的龍和道。美國之音香港特約記者湯惠芸連線報道香港6-16 “反送中”黑色大遊行之後,示威者再佔領馬路的情況。

上千名示威者6月17日晚上八時過後,仍然佔據香港特首辦對開的龍和道馬路。(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上千名示威者6月17日晚上八時過後,仍然佔據香港特首辦對開的龍和道馬路。(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 多名香港立法會議員星期一(6月17)下午,帶領上千名示威者包圍特首辦,要求與特首林鄭月娥對話,一批示威者後來衝出對開的龍和道馬路再次佔領,目前最新的情況如何?

記者:我現在的位置在香港特首辦對出的龍和道馬路上,目前仍然有上千示威者佔據這段東西行線的馬路,他們圍站在路中心的行車線,一直站滿到特首辦對面的添馬公園。而駐守特首辦大門的警察不算多,亦不見有防暴警察駐守,警方架起幾重鐵馬分隔與示威者的距離。

這次是過去一星期以來,示威者第四度佔領龍和道馬路,但是暫時未有重演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長期佔領的局面,每次佔領都是維持幾小時或者一晚。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高舉示威訴求。(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高舉示威訴求。(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星期一晚上7點左右,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向在場示威者解釋,把要求林鄭月娥回應訴求的 “死線”定於星期三(6月19日),包括問責下台、撤回修例、取消6-12暴動定性等,亦因要時間籌備下一個大型行動。他又表示,定於星期三已給予林鄭月娥足夠時間回應,屆時亦給予足夠時間讓市民準備在星期六、日繼續參與反送中的抗爭行動動。朱凱迪又表示,而現時民主派未定出 “死線”要求林鄭月娥回應,是因為希望與不同理念的人達成共識,屆時一同行動。

事原有大批參與民陣6-16黑色反送中大遊行的示威者,星期一凌晨留守在政府總部對開的夏愨道馬路,以及特首辦對開的龍和道馬路,再次佔領。他們不滿林鄭月娥在200萬人大遊行行,仍然不願意撤回被稱為 “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亦不願意收回6-12警民衝突的暴動定性及下台,示威者聲言 “不撤不散”。

至星期一清晨,大批軍裝警員到場,又派出談判專家與示威者對話,他們願意撤離馬路,到立法會示威區繼續集會。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區諾軒及范國威,下午3時半左右帶領上千名示威者,由立法會遊行到特首辦門外,包圍特首辦要求與林鄭月娥對話,他們沿途高呼廣東話及英文口號,諷刺要求撤回修例,取消6-12暴動定性。

遊行人士高呼口號:孩子不是暴徒、學生沒有暴動,Carrie Lam talk to the people (林鄭月娥與群眾對話)。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出獄後會投入反送中運動。(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出獄後會投入反送中運動。(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香港眾志等民主派團體及工會,星期一發起罷工、罷課及罷市 “三罷總集會,剛出獄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都有出席,他對這次 “反送中”運動有何看法?

記者:因為2014年旺角佔領區清場期間,被控刑事藐視法庭罪而被判監的黃之鋒,星期一上午刑滿出獄。他下午隨即趕到立法會示威區參與三罷集會,期間一度引起混亂。

黃之鋒在集會上表示,他因為雨傘運動而兩次入獄,所以不能參與過去一星期的反送中抗爭,不過,他表示在監獄一直有看關於這兩星期百萬人上街的新聞,他今天出獄後就會參與這場抗爭。黃之鋒又表示,港人在這兩個星期的經歷,包括上星期三6-12捱警方的橡膠子彈,已超越雨傘運動時港人所承受的經歷。黃之鋒又認為,現在唯一的出路是特首林鄭月娥問責下台,撤回修訂引渡條例及收回暴動定性,停止濫暴及檢控抗爭者。

黃之鋒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反送中運動與過去兩場大規模的抗爭,包括雨傘運動及反國教運動有所不同。

黃之鋒說:因為其實在這場(反送中)運動裡面,自發的性質是更加高,但是我在這裡真的很想感謝每一個香港人所作的付出,9月28日的時候、5年前的9-28我被警方拘捕,在差館(警署)裡面無辦法同大家一齊在夏慤道並肩作戰,結果去到5年後的6-12和6-16兩次的夏愨道佔領,我都是在監獄裡面,無辦法同大家並肩作戰,兩次出催淚彈、三次佔領夏愨道我都錯過了,但是在未來的日子,反送中的行動我一定會同大家一齊、全情投入、全程參與。

6月17日下午立法會示威區逼滿罷課、罷工、罷市的”三罷”集會人士。(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6月17日下午立法會示威區逼滿罷課、罷工、罷市的”三罷”集會人士。(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參與罷課集會的中學生對林鄭月娥的回應有何看法?他為何要 “反送中?

記者:參與罷課集會15歲中學三年級的馮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林鄭月娥的書面致歉只是分化香港人,而且她致歉但堅持不撤回修例,道歉根本無意義。

馮同學表示,有參與6-9及6-16兩次百萬人及200萬人的反送中大遊行,他說置身遊行中,感到香港仍然有希望,因為還有這麼多人敢出來發聲。馮同學又表示,校長不贊成學生參與罷課集會,回校可能會被記小過,不過,他認為就算被學校處罰,參與罷課集會反送中仍然是值得,他參與反送中運動是要爭取香港的民主,維護一國兩制。

馮同學說:我們現在不罷課的話,我們香港的民主就沒有了,一國兩制被人破壞,我們前途都難保,我覺得我們罷課的意義就是希望政府能夠、透過這次罷課聽到學生的聲音。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與警方隔著鐵馬對峙。(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與警方隔著鐵馬對峙。(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參與立法會示威區集會的大專生,對警方定性6-12包圍立法會集會為暴動有何看法﹖他為何要反送中”?

記者:19歲的大專學生呂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6-9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是他第一次參與遊行,之後亦有參與6-12包圍立法會行動,他當時做後勤支援的工作,負責傳遞物資及叫口號。他認為,現場大部份的示威者都是和平抗爭。

呂先生說:除了前排,在二線、三線中間那些全部人都是無裝備、甚麼都沒有,他們很和平地坐在那裡,或者站著、就是叫口號,其實他們甚麼都沒做過,只是傳物資上去給前面的人,甚麼阻救護車這些其實是沒有發生過,因為那時候人們是很合作地,即是一旦有人受傷、或者一旦要傳物資的話,很自然大家都會分開讓救護車或者讓一些人去行、去跑,不會堵著,即是大家都有秩序。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高舉大型標語抗議警方6-12清場行動使用過度武力鎮壓示威者。(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高舉大型標語抗議警方6-12清場行動使用過度武力鎮壓示威者。(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呂先生表示,當日警方施放催淚彈的時候,他到附近的海富中心休息,到他打算返回集會場地的時候,連海富中心商場裡面都充滿催淚煙,他吸入之後都覺得眼部及喉嚨不適,他認為警方施放催淚彈,反而激化了示威者。

呂先生說:其實如果它(警方)不放催淚彈的話,人們分分鐘情緒都不會這麼激漲,因為人們只不過是想留守住條線,看看(可否)留守在夏愨道,大家都無想過去衝擊,以及是因為政府不去回應,所以才會去衝擊(警方立法會)防線,但是留在夏愨道的人都沒有想過去衝突,即是很和平地留在那裡。

呂先生表示,反送中運動會激發他人生第一次走上街頭,是因為擔心會影響香港人將來的自由,尤其中共對言論及新聞自由的打壓,不希望香港會變成這樣。呂先生表示,不認同警方定性6-12警民衝突是暴動,要求收回定性,而他繼續參加星期一的立法會示威區集會,是不滿特首林鄭月娥不願意親身回應遊行訴求,他說如果林鄭月娥不撤回修例、會堅持繼續集會。

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6月17日在石壁監獄親筆寫給反送中抗爭者的信。(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6月17日在石壁監獄親筆寫給反送中抗爭者的信。(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星期一到石壁監獄探望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帶了一封戴耀廷親筆寫給反送中抗爭年青人的信,內容是怎樣﹖

記者:戴耀廷親筆寫給反送中抗爭者的信表示,致香港的年青抗爭者:非常佩服你們的勇氣及創意,把佔領這抗爭意念發揚光大,但我更要感激你們愛香港的心。就讓我們一起守護香港的未來。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高舉英文的反送中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高舉英文的反送中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特首林鄭月娥一直沒有親身回應6-16黑色反送中大遊行的訴求,但是她星期一在禮賓府會見教育界人士,與會者轉述林鄭月娥暫緩修例的意思是甚麼?

記者:特首林鄭月娥在星期日200萬人黑色反送中大遊行後,未有再公開現身,只是透過政府新聞處發聲明致歉。她的聲明就政府工作的不足令香港社會出現矛盾和紛爭,向市民致歉,並重申並無重啟程序的時間表。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高舉標語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高舉標語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林鄭月娥星期一早上在禮賓府與多個界別會面,包括中小學校長等教育人士。有參與的教育界人士表示,林鄭月娥在會上表示,政府暫緩修訂《逃犯條例》是 “實質上等於”撤回,現屆政府亦不再重提修例,並再次就今次爭議造成社會不安,向與會代表親自道歉。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高舉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包圍特首辦的示威者高舉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與會者又表示,“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矛盾,政府已宣佈暫緩工作。政府的措辭是受限制的,其實 “暫緩”,從程序上已不可能 “重啟”,即與 “撤回”無異,從政府聲明中,林鄭月娥已就事件道歉,未來也會在不同場合重申。

香港《星島日報》引述消息,有校長代表向林鄭月娥提出,政府過早把上星期三的警民衝突定義為 “暴動”,未能兼顧沒有涉及暴力的年輕人感受,建議政府只處理過激行為的個案。

6月17日下午,香港政府總部公民廣場鐵閘外掛了很多白絲帶、白花,悼念6月15日在金鐘太古廣場墮樓身亡的反送中示威者。(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6月17日下午,香港政府總部公民廣場鐵閘外掛了很多白絲帶、白花,悼念6月15日在金鐘太古廣場墮樓身亡的反送中示威者。(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