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反送中民情報告:香港自由主義與威權管治角力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與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兼行政總裁鍾庭耀,共同發表反送中事件民間民情報告,顯示反送中運動主因是捍衛香港自由的核心價值。(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52 0:00

為了解反送中運動的前因後果,以及準確記錄民情變化,前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擔任董事的智庫 “公民實踐培育基本”,今年7月委託香港民意研究所編撰《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民間民情報告》,星期五(12月13日)召開記者會發表最終報告。

民情報告指7成港人反修例

研究以電話問卷調查、焦點小組以及慎思會議三方面的途徑,探討香港人參與反送中運動的原因、想法和訴求。報告的民意調查訪問1,007人,接近七成受訪者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約六成受訪者不滿警隊的表現,亦有接近近八成受訪者認為,香港政府應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兼行政總裁鍾庭耀在記者會上表示,由於特首林鄭月娥及北京誤判民情,反送中運動由一個小錯誤開始,演變成反特首、反警察以及反極權的運動,香港政府陷入前所未有的管治危機,最終會否演變成反北京兼反共的運動,仍是未知之數。

鍾庭耀指運動主因是捍衛香港的自由

鍾庭耀表示,林鄭月娥誤解了《逃犯條例》通過的意義,他認為很多香港人擔心的是,條例通過之後對自由的侵蝕,因此這次運動的主因,是捍衛香港的自由,亦是最主要的核心價值。

鍾庭耀說:而自由我認為是香港核心價值之中的唯一核心,所以我們現在講《逃犯條例》贊成與反對、尤其是反對的一方,其實是在講他們對核心核心價值:自由的堅持或者憂慮。

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兼行政總裁鍾庭耀表示,反送中運動是香港人崇尚自由主義,與北京威權管治的一次角力。(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兼行政總裁鍾庭耀表示,反送中運動是香港人崇尚自由主義,與北京威權管治的一次角力。(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自由主義與北京威權管治角力

鍾庭耀表示,香港人認為自由和法治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得到最好的保障,隨著運動的推進,港人的訴求逐漸轉為對普選的追求。鍾庭耀又表示,反送中運動亦是香港人崇尚的自由主義,與北京威權管治的一次角力。

鍾庭耀說:另外,可能對中國人是有一點特質的,就是中文叫威權管治,或者家長思維都得,一個威權主義或者威權管治,同一個平等主義之間,其實有一個哲學上的矛盾,所以在這個矛盾之間,其實似乎反修例運動的兩邊是有不同的看法,自由對比責任、統一對比多元、個人或者人本主義對比愛國主義,都是一些我認為深層次矛盾,導致現時香港的困局。

陳方安生:中國模式與國際模式對壘

陳方安生表示,反送中運動的起因是由於香港政府只顧取悅北京,拒絕聆聽民意,而運動的核心價值是要捍衛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以及一國兩制不被侵蝕。

陳方安生說:這場運動的本質,是盲目忠誠、集體主義同服從的中國模式,與崇尚法治、多元化、自由,擁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國際模式的對壘,特首以及她的管治團隊,沒有尊重及回應公眾的情緒及訴求,亦沒有為本身的作為或者不作為負責任,導致公眾深信表達意見的唯一方法,是走上街頭,當中部份人訴諸暴力,但多數遊行的人大致上都是和平。

陳方安生表示,要解決目前香港社會的僵局,首先是要特首林鄭月娥同市民有真正的對話,去回應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她認為目前北京及香港政府都認為,回應五大訴求就是 “示弱”,這是錯誤的判斷。

陳方安生說:要市民接受及支持一個政府,首先是需要政府顯示是聽到市民的心聲,是準備去回應,而這樣做絕對不是示弱。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表示,特首林鄭月娥應該盡快成立一個由具公信力的法官主持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各方一個公道。(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表示,特首林鄭月娥應該盡快成立一個由具公信力的法官主持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各方一個公道。(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應盡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陳方安生表示,反送中運動遊行示威已經持續超過6個月仍未平息,特首林鄭月娥應該盡快成立一個由具公信力的法官主持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各方一個公道。她認為,委員會可以調查這場運動的成因,港府、示威者以及警察的行為,最後建議修補社會撕裂的跟進措施,包括特赦。

陳方安生又表示,最近監警會的國際專家已經公開指出,監警會在權力、能力及獨立調查權等方面,有明顯不足,不能滿足香港人的要求,決定集體請辭,她認為林鄭月娥不應該堅持等待監警會下個月提交的調查報告。

鍾庭耀:23條立法或令運動轉向更危險

中國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近日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表示,香港尚未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也未設立相應執行機構,是近幾年來”港獨”等本土激進分離勢力活動不斷加劇的主要原因之一。他認為,建立健全維護中國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強化執法力量,已成為擺在香港政府和社會各界人士面前的突出問題和緊迫任務。

鍾庭耀回應記者提問表示,2003年香港市民已經有一次因為23條立法的大規模反抗示威,現在反送中運動仍未平息,如果北京在這個時候硬推23條立,他認為只會適得其反。

鍾庭耀說:反逃犯條例裡面都未能掌握裡面發生甚麼深層矛盾,而以為可以推23條(立法)可以解決問題,我想一定是會適得其反,即是我會認為反對的聲音是會更加高、或者大,這個就正正是我第一個憂慮,剛剛講的,現在一般群眾都是認為五大訴求,其實都沒有甚麼人是要求(北京)中央政府做甚麼特別事情,但是如果去到23條立法,甚至市民認為其實是中央政府迫令特區政府立23條,我估整個運動的轉向是會變得很危險的。

鍾庭耀表示,香港的社會特質經過英國殖民100多年醞釀而成,不同於中國其他的城市,他認為北京無論是扶植上海或者澳門等其他城市都無可能取代香港的地位和特質。

鍾庭耀說:我只可以說我們有很強的國際化,以及自由思想,如果有任何的另類思維是要香港矮化香港的自由的話,其實最後都是得不償失的,即是如果香港真的變成澳門,或者澳門超越香港,我想損失的不單單是香港人,澳門人都會有損失、中國人都會有損失。

國際社會應提醒北京落實一國兩制

至於國際社會可以如何支援香港,陳方安生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除了立法之外,同樣重要的是國際間要提醒北京,香港能否落實一國兩制,香港人能否繼續享有基本的自由及民主,是對其他國家本身的利益都有很大的關係的,因為《中英聯合聲明》以及《基本法》是一個國際協約。

陳方安生說:如果(北京)中央政府能夠不履行他們對國際間作出的這個承諾,我相信很多其他國家,同中國有來往的,都開始懷疑能不能夠繼續信任中國的承諾,事實上國際間在香港投資,有它們的國民在香港居住,純粹是因為它們相信北京是在50年之間,是會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中學生認同反送中是捍衛香港自由

這次反送中運動有很多年輕人首次投身社會運動,包括15歲就讀中學三年級的梁同學,她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次反送中運動對香港人影響深遠,她認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民間民情報告》分析,這次運動的主因是捍衛香港自由的核心價值。

梁同學說:我覺得其實香港人對於自由為何會這麼看重,是因為他們從小到大都有這樣東西(自由),而你無緣無故跟他們說我要令到你沒有了所有的自由,甚至你做的事情我都要監察住,好像觀塘遊行那樣,就是智慧燈柱。我用一個比較小朋友的看法,就是你有一件玩具,無緣無故被人搶走了,你怎樣都會不高興,你怎樣都會用你的方法去拿回來,就算對面那個不給你,但起碼你要爭取過,你要為自己爭取,而不是那件玩具不見了,拿別的,因為這件事不是你的錯,而是其它人的錯。

梁同學表示,她第一次上街是6月16日、民陣發起號稱200萬人參與的反送中大遊行,她認為運動可以持續超過半年,是因為特首林鄭月娥誤判形勢,當全香港有接近三成人上街反對修例,林鄭月娥起初仍然以 “暫緩”等 “語言偽術”去回應,後來警方執法多次涉嫌濫用暴力,而受欺壓的很多都是年青的學生,至今被捕的學生有接近2,400人,佔整體被捕人士超過四成,但是仍然沒有任何一個警察因為涉嫌濫用武力受到應有的制裁,令很多香港人感到憤怒。

學生:北京推23條國民教育適得其反

記者問及如果北京推動《基本法》23條立法以及將來推行愛國教育,企圖藉這些手段壓制香港人上街,以及改變年輕一代香港學生的思想,梁同學認為,只會適得其反,令到香港年青人更反對北京,她認同民情報告分析,北京愈施壓,反送中運動愈有可能演變成反北京兼反共的運動。

梁同學說:國民教育我都已經親身試過了,你說我會不會接受完這個教育之後就聽你說?我才不會理會你,要不然我也不會來這裡(集會)。其實你說這個反對共產黨、反對中共的這件事會不會發生,我覺得如果你(中共)做得愈多事情,這件事情愈快發生,因為我們這班年青人,就算你拖30年,我們都只是4、50歲,有氣有力的時候,你做這些事情,我們這麼年青的時候經歷過一次,我不覺得我們長大不會走出來。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星期六(12月14日)早上啟程前往北京述職,她罕有地沒有在香港機場接受傳媒訪問,只是在面書專頁貼文表示,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將於未來兩星期作面書直播,與市民對話,其他局長亦會陸續 ”開播”。林鄭月娥表示,9月底首場 “社區對話”反應熱烈,但如果再舉辦同類活動,須要考慮場地安排,以及發言者會否再如上次一樣被 ”起底”等因素,管治團隊將會繼續積極籌備下一次社區對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