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禁蒙面法》暫時失效 梁家傑:北京的態度會軟化


香港一名示威者面帶反對港府禁蒙面法的字樣的面罩上街示威。 (2019年10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1 0:00

香港高等法院上訴庭星期二拒絕就《禁蒙面法》違憲案批出暫緩執行令,導致該法暫時失效。香港這個判決是否會鼓勵香港的抗議者進一步挑戰港府和北京的權威?北京又會採取什麼行動呢?

香港高等法院拒頒暫緩令,禁蒙面法失效

香港高等法院原訟庭上個月裁定政府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違憲,其後港府向上訴庭申請延長暫緩判令生效,直至上訴有結果為止,但上訴庭的這一申請。

上訴庭認為,律政司未能說服法庭有必要繼續維持《禁蒙面法》有效,亦無證據顯示政府有急切的需要再次引用《緊急法》另行立例。

這個決定意味著,《禁蒙面法》目前已屬無效,而且在上訴庭明年1月9日至10日就律政司提出的上訴進行庭審前,警方無法執行這一法律。

不過,高院署理首席法官潘兆初和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強調,拒頒暫緩令並不等於處理了律政司的正式上訴,也不應被視為是鼓勵或縱容任何人在《禁蒙面法》涵蓋的情況下蒙面。

梁家傑:對判決不感到意外

在最近的香港區議會選舉中成為第二大黨的公民黨的主席梁家傑資深大律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對香港高院作出的這個判決不感到意外。

他說:“這個高等法院的決定,其實我老早就覺得是很正確的,就是說政府根本不應該去申請暫緩執行一審的判決。”

出任過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的梁家傑認為,港府也沒有必要申請暫緩執行一審的判決,因為《禁蒙面規例》是一個無中生有的規例,而且警方也表示有別的法律來對付抗爭者。

他說,他根本看不出來港府有任何提出申請暫緩執行令的理由,唯一的原因可能是因為“自高自大”的特首林鄭月娥認為她的威望受到冒犯。他一直認為,1922年香港殖民地時代製定的《緊急法》現在已經不合時宜了,是應該被廢除的。他還指出,《禁蒙面法》沒有起到半點作用,是一個很無聊的動作。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10月4日以“危害公安”為由,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該法在次日生效。不過,這個法律不僅沒有緩和香港的局勢,反而引發大規模的抗議遊行以及多個司法覆核申請。

林鄭月娥當時強調,港府推行《禁蒙面法》有清晰的法律基礎。

律政司:不宜做出評論 梁家傑:北京最好什麼也不要說

對於香港高等法院做出的這個最新決定,香港律政司回應說,由於司法程序尚在進行,不適宜做出評論。

北京目前也沒有對高等法院的這個判詞做出回應。

曾經挑戰曾蔭權競選香港特首的梁家傑認為,北京最好是什麼也不要說。

他說:“如果中共真的是尊重香港的司法獨立的話,你根本就不應該指指點點的,尤其是在高等法院作出了判決後,因為法院有司法自主權。現在如果你大聲的批評法官,你是對香港法治制度極大的不尊重。”

在高院最初宣布《禁蒙面法》是“違憲”的第二天,中國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楊光表示,該判決是“公然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威和法律賦予行政長官的管治權力,將產生嚴重負面社會政治影響”。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言人臧鐵偉當時也表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的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香港資深大律師李柱銘當時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說,如果全國人大常委會強行介入,這將毀掉香港的司法體系。

香港立法會議員同時也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梁美芬則認為,藏鐵偉的這個說法並不是什麼新的說法,只是重申人大常委會的立場。

但是香港大學研究憲法的法學教授陳文敏認為,法工委的有關表態是“不明智的”而且不符合《基本法》第158條的有關規定。

高院:違反《禁蒙面法》的人仍可能承擔法律後果

不過,一些人擔心,高等法院做出的最新判決可能會鼓勵一些茲事者採取激進和暴力的行為。對此上訴庭強調,公眾應要明白原訟庭雖裁定有關法令違憲,但上訴庭仍可能會推翻結果,因此在這段時間違反《禁蒙面法》的人,仍可能要承擔法律後果。

梁家傑律師指出,在高等法院做出一審判決到目前的這段時間,律政司未能說服法庭有必要繼續維持《禁蒙面法》有效。他說,如果出現了不同的情況,他相信高院也會做出不同的判決。

梁家傑:習近平對香港的態度會軟化

至於香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梁家傑認為,在美國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很多國家都在採取行動,支持香港。

他說:“在這樣一個國際形勢地下,我覺得習近平沒什麼別的選擇。他不能再大力的鎮壓。因為他如果再大力的鎮壓,我恐怕中共在內地都自身不保了。”

他認為,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對香港的態度只能軟化,而軟化會以什麼形式出現很快會見分曉,因為特首林鄭月娥這個週末會去北京述職。

梁家傑:我們做好了長期抗爭的準備

在他看來,北京和港府可以先從免除對香港的亂局負有最大責任的司、局長開始,然後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解決這次群眾運動的定性等問題。

他說,香港局勢會如何發展,關鍵要看北京能否抓住機會。他表示,香港民主派已經做好了長期抗爭的準備,包括把重點放在2020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上,爭取在功能組別中獲得最多的立法會議席。

XS
SM
MD
LG